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哦啊大了哦疼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下药

2019-07-01 11:00:52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真好喝。”

看着妻子那满足的小表情,禾子晏不自觉的摸摸对方的小脸。

或许是因为喝的有点急了,脸上竟染了一层薄薄的汗。

禾子晏笑着轻擦着脸颊,满目神情的问道。

“怎么样?玩的还开心?”

听到这句话,桃花心里猛的咯噔一下。

脑袋也反映的飞快。

“开心什么?好压抑。”

随后,撒娇的扑到禾子晏的怀里,捂着自己的小心脏。

“我觉得蓝长忆这个人并不如我们见的那般,无视一切。”

当初在蓝家,蓝城怎么和众人介绍的蓝长忆?

说蓝长忆为人清高,对钱财权利都没有兴趣。

从来不干涉家族中的任何事务,当真是占着最优秀的资源,得到最深厚的宠爱,却做着不问世俗的世外高人。

蓝城对蓝长忆的评价很高。

可经过这一下午的相处,桃花总觉得干爸说的那些,有一些是不正确的。

“怎么讲?”

禾子晏当然也清楚蓝城与艾莉丝对蓝长忆的评价。

“第六感啊,我就是觉得那都是表象,是假的,是做给世人看的,可实际蓝长忆都黑出翔了!”

“翔是什么意思?”

听到军爷的反问,桃花愣住了,她要该如何解释翔的意思?

“嘿嘿,就是一坨屎的意思,说屎岂不是很不雅,所以就用翔代替。”

听到桃花的解释,禾子晏的表情立刻僵在了脸上。

平日里,见那些人总是跟妻子学一些生活用语,包括元初夏,元立秋,禾巧巧。

那时,他真没觉得什么。

如今,他忽然发现,小家伙脑袋里都想些什么呢!

“行了,无论蓝长忆如何,都与我们无关,到是你今天没去千和看看那些人的进度,放心?”

桃花把那剩下的半杯奶茶喝完后,才舔舔嘴唇的点点头。

“有什么不放心的,都那么大人了,知道这次演出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此他们都不认真努力的话,那千和也不是他们呆的地方了。”

桃花放下奶茶杯,站起身从书架上拿来下一本笔记本递给了禾子晏。

禾子晏一愣,这笔记本还是自己送给妻子的。

“做什么?”

“老公,我写了一本,虽然才写了一半,但是你看看被,给点意见。”

“?”

禾子晏收回诧异的视线,垂眸翻开笔记本。

入眼,四个字,三国演义。

“首先申明啊,我可是借鉴了历史上很多典故的,不全是我写的。”

当然基本都是抄的。

桃花心里又补了句。

原本桃花想写点别的了,可三国演义里所讲述的故事,兵法韬略却对军爷有用。

反正她空间里有很多,她还借鉴了鬼谷子里的很多典籍呢。

“这是一部历史?”

见军爷只翻看了几页,便看出名堂,桃花连忙做点头状。

“对啊,对啊,你看看,给我点意见被,如果以后等你走了,要是有机会我就把写完的那剩下一半,寄给你。”

“好。”

禾子晏收起了笔记本,半晌后,才问了一句,“你以后要往这方面发展?”

哦啊大了哦疼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下药
闷骚军长俏媳妇_第1031章 黑出翔了_哦啊大了哦疼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下药

最后,桃花作状摇摇头,“无须,那件事本就不是你做的,我何苦要为难你呢,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等你回到蓝家后,我干爸干妈还希望你能多多照顾。”

两个老人什么时候还能来东北,是个未知数,这段时间,桃花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

有蓝长忆在一旁照顾着,桃花也放心。

“那是我的三叔,不需要你吩咐,我自然也会照顾的。”

此话真假!

桃花也不拆穿,干爸和干妈受苦了那么多年,也不见蓝长忆帮过一点点。

如今却来说这些客套的,桃花也没反驳。

毕竟那是人家的私事,自己只要知道眼下的结果便好了。

“那你见我的另外一件事呢?还不打算说吗?”

桃花靠在小船上的座椅上,虽然船没动,可身体仍然有些晃。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第二件事要告诉你?”

听到对方的问话,桃花虽表面和乐,可心底早就骂开了花。

这货是装的,还是根本就没注意?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总之你说不说,不说,便把船划到岸边,我没时间陪你。”

见桃花的脸上泛起不耐烦,蓝长忆这才言归正传。

“如若这次回去,我与蓝氏文化的高层硬碰硬,将来某一天,还请元不要落井下石。”

闻言,桃花眯着凤眸,盯着蓝长忆好一会儿后,方才一声冷笑。

“你们蓝氏家大业大,我一个外人可插不得手。”

见桃花不再理会自己,蓝长忆启动船桨往岸边划去。

临下船的时候,桃花背对着蓝长忆,“蓝长忆,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不希望和你成为敌人,希望你也如此。”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两人回到了家中。

虽然此行没有任何危险,可禾子晏始终都提心吊胆的。

生怕周婷婷的人会在暗处下手。

当然他派老十去保护桃花,按理说是不会出现意外的。

见妻子平安回来,禾子晏清冷的扫了一眼蓝长忆。

“蓝兄,最近生活有些不太平,如若你真想逛逛长林,那么在下可以奉陪,我妻子身体一直不好,必须好好休息。”

禾子晏对待不相干的人或者事务上,是相当没有耐心的。

他的做法从来都直截了当。

例如此刻,他不满蓝长忆以各种名义为理由,单独与妻子会面。

蓝长忆当然看到了对方的怒意,其实本想解释两句,最后忽热那不想了。

“禾sn,此话怎么说的,既然桃花身体不好,那么接下来这几天,如果禾sn有时间能陪蓝某,蓝某甚是感激。”

禾子晏直接略过蓝长忆,冷哼了一声。

三楼书房

桃花拿着书躺在地板上,凝望着房顶,脑海却在思考蓝长忆那句话的意思。

难道蓝长忆想要做蓝氏文化的老大?

不对啊,蓝长忆那么冷情的一个人,怎么会愿意管理蓝氏文化。

正在桃花想的脑瓜仁疼的时候,禾子晏端着一杯奶茶走了进来。

“喝吧,妈妈做的。”

闻到奶茶的味道,桃花立刻接过来,水温刚刚好,一大口喝了半杯。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