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我的小娇妻被领导操 办公室肉小说

2019-07-01 14:41:17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李南方你给我回来,回来!”

“李南方,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能看见我。你出来!”

“我求你了,你出来吧。我再也不折腾了,我保证当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媳妇儿。我不在乎你身边还有什么女人,我只求你出来见见我。”

“你出来啊。让我看见你,让我见你一面就好。哪怕是你真的要走,走之前,让我看看你,让我听你对我说句话不行吗?”

“我求你了,真的求你了。”

青山女子监狱的监区里,回荡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嚎。

谁也没想到,岳梓童在冲进牢房并没有如愿看见李南方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贺兰小新吓坏了。

她不是没见过岳梓童哭泣。

上一次得知李南方因为花夜神而失忆,岳梓童也哭过,但泪水流过之后,她就重燃信心,还主动跑去大理要把李南方带回来。

那一次哭,只是单纯的伤心。

而这一次,贺兰小新分明听出来岳梓童哭声中的后悔。

伤心,还可以在其他人的安慰之下迅速恢复过来。

可后悔呢?

这世界上卖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岳梓童就是在后悔,她为什么非要和李南方一较高下,为什么非要逼着他的小外甥主动来见她。

如果她在李南方刚回国的时候,或者是在知道他已经恢复记忆之后,主动放下那些莫须有的女人骄傲,直接站在他的面前,结果肯定大不相同。

不需要什么南方后宫联盟,更不需要搞什么威逼利诱。

李南方是不会忍心在岳阿姨面前装傻充愣的。

他会跟着她回到花园别墅去。

他会像当初最开始住进去的时候一样,每天做饭给她吃。

而她也只需要静静待在他的身边,每天打打闹闹,偶尔撒撒娇。

然后两人真正步入婚姻的殿堂,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赶来女子监狱的路上,岳梓童就想明白了这些,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可是,一切都晚了。

就像她来时路上担心的那样,不等真正见到李南方,他就已经走了。

贺兰小新犹在叹息,傻童童如果早有这样的想法,何必让她新姐也跟着一起得不到男人滋润。

偏偏在这个时候,牢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份安静来的是那么诡异。

岳梓童的哭声戛然而止,新姐不由得以为她是伤心过度昏厥了过去。

但岳梓童并没有昏厥,只是两只手死死抓着李南方穿过的那身新郎礼服,张着嘴泪水横流,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悲无泪,大哀无声。

看到这样的岳梓童,贺兰小新彻底绝了埋怨她的心思。

新姐只有心疼。

因为每一次她觉得岳梓童对李南方的爱不过尔尔的时候,岳家主总会适时将其心中的爱意用更加痛入骨髓的方式展现出来,令蛇蝎一样的贺兰小新也升不起任何鄙视的心思。

新姐慢慢走过去,抱住了睁着眼睛无声哭泣的岳梓童,她想以一个男人的姿态给童童可以聊以安慰的肩膀。

可惜,就算她真的是个男人。

她也不是岳家主深爱的李南方。

此时此刻,唯有李南方出现,才能让岳梓童从这种悔断肠的悲哀中恢复过来。

李南方也想出现。

其实在岳梓童发出第一声哭嚎的时候,李南方就想从几百米外的监狱监控室里冲出来,冲到他小姨的身边。

她如此爱他,爱到不想失去。

他又何尝不爱她,爱到不忍伤害。

但是,李南方仅仅做出个转身的动作,就听到了沈轻舞的声音。

“去,去找她。然后我就可以把你头顶上‘很重要’那三个字彻底摘除掉。”

沈轻舞这句话说的很轻。

就像是,在说一件阿猫阿狗抢食吃的小事情。

可李南方的脚步却不得不因为她这句话而停止。

“我好像从来都没得罪过你。”

李南方面对着房门,头也不回地说道。

他听得出沈轻舞话中的威胁意味,这种威胁不仅仅是针对他本人,还有与他存在亲密关系的所有人。

他坚信,只要他敢擅自走出这扇房门。

随后就是沈轻舞狂风骤雨般的报复,让他无法承受的报复手段。

正因为听出来了,他才纳闷沈轻舞为什么是这样的姿态。

“你得没得罪我,是我说了算。就想你现在不经我允许走或是不走,你自己说了算一样。你决定走不走,我决定放过你身边的谁,或是不放过谁。”

沈轻舞没有把话挑明。

她傻了,才会告诉李南方,老娘差点被你玷污了保存三十多年的清白。

她不说,李南方就不知道。

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只会让误会越来越深。

“我只去和她道个别,最多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这也不行吗?”

李南方耸起来的肩膀慢慢垮下去,不再是背对过去,而是转身面对沈轻舞用一种乞求的姿态说出这句话。

不过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去和自己心爱的人道个别这种要求过分吗?

绝对不过分。

可是,沈轻舞不允许。

“我说了,要不要去是你说了算。不过,就像你信不信京华岳家的家主在我眼里也不过尔尔一样。你尽管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尽情做我想做的事情。”

沈轻舞翘着二郎腿,好像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

偏偏她那翘起嘴角展现出的微笑,分明是表露出“你不听话,我就杀你全家”的态度。

李南方没再说话,迈步走到监控台前,伸手关闭了显示岳梓童伤心欲绝的监控画面。

这样的动作,让沈轻舞特别的开心。

原本按照正常节奏,沈轻舞要在李南方离开之后,打着为花夜神讨回公道的幌子,好好治治岳梓童,以此来消弭她差点被李南方给玷污的怒火。

但现在看到岳梓童伤心欲绝,李南方无能为力的场景。

沈轻舞突然心情好了起来。

原来爱情才是折磨一个人的最佳手段,让相爱的人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是这么解恨的一件事。

既然能够解恨,何必再去浪费心思动手呢。

不知不觉间,沈轻舞准备放手了。

想当初,荆红命得知沈轻舞差点毁在李南方的手里后,以最快的速度打过来电话。

荆红命要求沈轻舞,不准让岳梓潼看见李南方,就是想到了会有此刻这样的局面出现。

李南方只是短时间的生气,岳梓童也只是短暂的伤心,用这种极小的代价来抚平沈轻舞的愤怒。

不得不说,荆红命真的是算无遗策,把沈轻舞的心态也算计进去,成功避免了更坏的结果发生。

但老话说的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荆红命漏算了李南方的嘴损程度。

“怪不得快四十的人了,还是个处,说白了就是欠草!”

李南方慢悠悠一句话。

随后就能看到沈轻舞的表情像过山车一样,从极度舒爽变成极度愤怒。

沈轻舞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情变化。

依靠表情来掩饰心情,那是弱者经常做的事情,就像当手下的面对老大时,无论心中多么厌恨不把他当人看的的老大,都必须笑脸相迎。

而强者是不会这么做的。

因为他们只会给别人甩脸色,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所以沈轻舞自然而然表现出了愤怒。

能让这个女人气的展现出想杀人的心思,李南方也很开心。

“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不欠草的话,总么会有闲功夫在这里敲着二郎腿说话。像你这样的女人,是不会有男人愿意放你下床的。别误会,我夸你长得漂亮呢。”

李南方很认真地看着沈轻舞,翘起嘴角伸出舌头来舔了下嘴唇。

那动作就像是,他便是那个不放沈轻舞下床的男人。

倘若荆红命、不,哪怕是带上胡老二、谢老四、秦老七一起,这龙腾四大鸟人都在这里,看到李南方敢这样和沈轻舞说话,绝对会齐齐冲过去,大嘴巴子扇过来。

然后,喝令李南方立刻给姑奶奶道歉。

不是说龙腾几人有多怂,而是他们为了李南方好,不想让他平白招惹大麻烦。

被一个守身如玉三十多年的女人嫉恨上,那结果能好吗,李南方现在也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了,难道就没考虑过后果?

就不怕祸从口出,看到自己给身边人惹来麻烦而后悔?

李南方怕。

确切的说,他刚才那句话说完之后,就无比后悔了。

因为他都没看清沈轻舞的动作,只感觉眼前一花,这位沈家大小姐,就把一把水果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特么,怎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这女人的身手这么变态?

李南方自诩身手高强,尤其是体内有黑龙协助,一旦他发起疯来,龙腾高手都要两人以上联手才能把他制服。

再加上最近这段日子,明显感觉到黑龙成长了很多。

他都感觉龙腾四人联手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就这么自命不凡的李南方,刚才竟然完全没看清沈轻舞的动作,就被人把刀给架在了脖子上。

只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让他忽然间明白过来。

沈轻舞如果真的要杀他,是不可能给他动用黑龙力量的机会。

刚才刀都架在脖子上,他丹田气海里的黑龙才意识到危险临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轻舞已经收敛了所有杀气。

“嘿,姑奶奶,您别忘了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俗话说,能屈能伸才是真男人。

眼看脑袋掉了,你要是还说不过碗大的一个疤那种话,绝对是白痴行径。

又没牵扯到国破家亡的民族大义,平生不让李南方在一个变、态老处面前认怂。

“哈哈,好,李南方你很好。你最好期待你可以一直很重要。”

沈轻舞嗤笑一声,随手扔掉那把水果刀。

随着她的动作,立刻便有两名身穿军装的青年迈步进来,做出邀请李南方离开的动作。

李南方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监控器。

那上面有一个画面已经黑了下去,却是他挥手告别小姨的唯一寄托。

我的小娇妻被领导操 办公室肉小说
我的极品小姨__第1652章 一个很重要的人_我的小娇妻被领导操 办公室肉小说

白灵儿的男朋友是特种兵?

开什么玩笑!

你说,李南方是个人渣,大家才会心安理得。雅文言情

可说他是特种兵——诚然,李南方的本事比一般的特种兵高出一大截,但这家伙的思想觉悟,是绝对比不上人家兵中王者的。

这么撒谎,简直太糟蹋“特种兵”这个神圣的称呼了。

可是,白灵儿不这么说不行啊。

“爸、妈,我们认识好久了,有一次在海外执行任务联合行动的时候认识的,他还拿过军功呢。

别不信啊,您可以问问我们局座的。

我没拿局座压你们,是真事。

怎么了,你们还不相信你们的宝贝女儿能找到这么好的老公?

呀,刚才不是都说了吗。他常年出任务,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一天假期,主动找我求婚,我想不答应都不行。

真的,局座还答应给我们当证婚人了。

他明天就要继续去海外执行任务,所以我们赶不回去老家,这能打电话给您二老说一声。

放心啦,过年的时候,我肯定带他回家让你们过目。

对对对,我让他和你们说几句话。

哦,差点忘了说,他叫李南方。”

白灵儿对着手机断断续续地诉说。

李南方站在旁边,没有故意偷听,但也能闹不出来两位老人为女儿终身幸福担忧询问的场景。

想到这些,他内心的负罪感又增加了许多。

但是,该接的电话,还是要接过来的。

把白灵儿的手机拿过来,没等说话,心情忐忑的少女现在她胳膊上掐了一把,挥挥拳头做出威胁的样子,随后伸手点开了免提。

李南方很无奈,对着话筒轻声说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李南方。”

话音落下,没等那边的老人回话,白灵儿先一把掐了过来。

“李南方,都这时候了,你还喊什么伯父伯母,该称呼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刚才还是纯真可爱的白警官,这一眨眼就变成了小老虎。

白灵儿的娇嗔和李南方下意识的喊疼,唤来了电话那头两位老人欢乐的笑声。

真不知道现在的女人都是怎么了,还没结婚呢,就都开始逼着老公改口了。而且不管多么温柔的人,也能爆发出巨大的嚣张气焰,就敢对男人动手动脚。

闵柔是这样。雅文吧

白灵儿也犯这种毛病。

好吧,看在老人的面子上,哥忍了!

李南方撇撇嘴,深吸一口气,用更加郑重的态度重新说道:“爸、妈,您好,我是李南方。”

“哎,好,好啊。南方,听到你这一声爸妈,我们就放心啦。”

遥远的偏僻山村里,两位老人守着电话,发出欣慰笑声的场景跃然入目。

这一刻,李南方就像是承载着某种重要使命一样,让自己完全变成一个真正的特种兵。说他该说的话,表达他应该表达的态度,只求让两位老人能明白,白灵儿没有选错夫君。

这一件小牢房里,四处洋溢着幸福的笑声。

牢房门前那出监控摄像头链接的另一端,沈轻舞坐在鉴于主控室的转椅上,脸上浮现出饶有兴趣的微笑。

“这个小警花有点意思啊。”

沈轻舞的自言自语,旁边人是不敢搭腔的。

总之,刚才还要气势汹汹把白灵儿从监狱里弄走的沈轻舞,这时候一点赶人的意思都没有了。

“报告!报告沈小姐,市局刚才来消息,申请在这里给白灵儿和李南方举办一场婚礼。局座询问沈小姐您的意见是什么?”

一个小狱警推门进来,打声报告。

沈轻舞满脸的不屑,随意挥挥手:“我能有什么意见,你们家局座不都同意了的吗?随便你们折腾吧。只要不把那小子放出来,也别让那个姓岳的女人走进去就行了。对了,那个姓岳的女人呢,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动静?”

姓岳的女人,说的当然是岳梓童了。

沈轻舞原以为岳梓童来到这,第一时间就会大吵大闹冲进牢房里,带走李南方。

偏偏算无遗策的丐帮帮主,第二次看走了眼。

岳梓童现在根本没想着带走李南方,她只想先把白灵儿从牢房里捞出来。

可惜,这也只是想想罢了。

刚才,在看到白灵儿长时间没有离开牢房之后,岳梓童就忍耐不住,要催促张局出面了。

谁知这一通电话打到青山市局那边,张局竟然说什么要让李南方和白灵儿,在这个监狱里举行婚礼。

你敢让岳家主,看着李南方和别的女人结婚,这不是去老虎嘴里拔牙吗?

幸亏张局不愧他“老奸巨猾”的名号。

没等岳家主发火,张局就开始絮絮叨叨诉说白灵儿有多么命苦,对李南方的爱情有多么忠贞,在这种时候还要主动结婚是多么具有大无畏的精神。

如果有人敢对她们的婚礼进行阻挠,那就是亵渎时间最伟大的爱情。

天理难容。

声泪俱下、慷慨激昂的演说,弄得岳梓童身边的贺兰小新,都假惺惺地留下来几滴眼泪。

岳家主还能怎么办。

上一次李南方求婚白灵儿的时候,她就想尽办法从中作梗了。

这一次白灵儿主动要求结婚,她要是再弄些幺蛾子出来,顾忌本就形式松散的南方后宫联盟,将会瞬间解体。

“行,就让他们俩在这里的结婚。但是除了白灵儿之外不准再有任何人靠近李南方,告诉你手下人,管好那些不安分的囚犯!不对,不对,不用管好,让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就是、就是,算了,随便你们了。”

岳梓童说完这句话,就气冲冲结束了通讯。

带着对爱情的自私心理,她想让张局关好那些女囚不准她们靠近李南方。

但是转念一想,好药依靠这些女囚这么李南方,好凸显她岳阿姨圣母一般的伟大呢。

相当矛盾的心态,整的岳梓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就这样,有可能对这场特殊监狱婚礼造成阻碍的所有因素,全部去除。

不长时间之后,市局后勤处的人送来各种婚庆用品,让青山女子监狱再一次变得热闹起来。

大红灯笼、大红喜字、大红床单、大红礼服,张局真的是用嫁姑娘的标准,用最快的速度为白灵儿置办好了一应嫁妆。然后利用武警部队的直升机,空投到了青山女子监狱的监区大院里。

为什么是空投?

因为通往监区的大门已经在沈轻舞的命令下,被人给焊死了。

沈轻舞做事相当绝,封锁了监狱办公楼通向监区的所有通道,只留下后方一个小门,只能出不能进

这一招就是为了防备岳梓童的。

只可惜一时半会儿没用上,反倒给这场特殊的婚礼增添了一些奇妙元素。

毕竟,没有谁家嫁姑娘的时候,用直升机送嫁妆的。

在韩警官的带领下,十几名狱警阿姨帮着白灵儿布置好了新房。

现在,谁都知道这个有史以来第一个关进女子监狱的那人,就是市局白副局的夫君。

之前不管是故意吓唬李南方的,还是真的看上李南方健硕身躯的,现在都不敢多看他一眼了。

虽说监狱和警局不算是一个直属体系,但监狱长看见市局的副把都要敬三分,谁敢给白副局的男人脸色看?

李南方很享受难得的婚礼时光。

这算是他这一生第三次正式举办婚礼了。

第一次和花夜神的婚礼,临到仪式开始之前,他才赶去现场。

第二次和沈云在的婚礼,他就是喝酒睡觉,等着别人安排好一切。

唯独这次和白灵儿的婚礼,他才像个真正的新郎,陪在新娘的身边,一切策划他们的婚礼仪式,一起装扮他们的新房。

也是只有这一次,才像个正儿八经的中式婚礼。

尤其是在白灵儿的帮助下,换上大红的新郎官礼炮之后,李南方突然有种冲动。

他忽然想带个电话给师母,告诉师母,她的南方又结婚了。

相信师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很高兴的。

不过,也就是师母会真心为他高兴。

其他人,诸如老头、老谢、薛婆娘之流,只会对他破口大骂,又说他祸害好姑娘,对于给红包的事情提都不提一句。

李南方不想让那些人破坏他现在的好心情,所以,只能无奈地瞒着师母了。

脱下警服,换上新娘妆的白灵儿,别有一番风味。

让李南方看得无比入迷。

自从伪装了一把特种兵,把白灵儿父母哄得无比开心之后,他就决定,将自己后面的时间完全交给白灵儿。

什么时候白灵儿享受完应该属于她的幸福,离开这座监狱了。

李南方再自己悄悄离开。

必须是悄悄地离开,绝对不能让白灵儿知道。

白灵儿已经笃定李南方要坐牢七年,如果他真的走出去,这姑娘绝对会不停任何解释,把他当成越狱犯捉拿归案的。

两人的婚礼仪式很简单。

没有家人亲友、没有伴郎伴娘、没有司仪主持、也没有礼炮齐鸣,什么东西都没有,想不简单都不行。

但是,婚礼的热闹程度,却不亚于任何普通男女。

因为整个青山女子监狱的女囚们都有幸才加了这场婚礼,并且为新人送上祝福。

犯人也是人。

她们犯过错,也对男人充满了极度的渴望,但这不代表她们全都是疯子,不代表她们没有七情六欲。

常年面对冰冷墙壁的女囚们,在这时候参加一场从未有过的监狱婚礼。

她们心中升起的异样情愫、产生的对美好生活的期许,要比进行多少年劳动改造都管用。

相信今天过后,青山女子监狱很快就会变成全国先进单位——假设它还能一直存在的话。<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