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男朋友很大 很舒服 看了让人下面湿的小黄文

2019-07-01 15:33:01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李南方和白灵儿相对而站。

两人很长时间都没说话,最终还是李南方的一声叹息,打破了沉寂。

这叫什么事啊。

白灵儿竟然认准了哥要坐牢,才愿意嫁给我。

那我要是一辈子碰不上坐牢的机会,你还故意钓我一辈子了?

唉,这种想法不对。

白灵儿毕竟是个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普通女孩,绝不会像岳梓童、贺兰小新那样,不把杀人当回事,更不把坐牢当灾难。

在白灵儿的心里,一定是认为李南方至少蹲七年大狱了。

还是有必要给这姑娘上一堂思想政治课,让她明白老公坐牢,妻子守活寡是一种非常不幸福的生活。

李南方在白灵儿的爱情演说当中,逐渐变得心态平和起来。

他来这是想看看坑他的人,有什么后招。

现在所有招数都见识到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一念及此,他张口就让白灵儿去把那什么劳什子监狱长喊来。

谁知话没出口,白灵儿先把他堵住了。

“李南方,你不要想着越狱。如果你敢用武力离开这里,我绝对是第一个抓住你并且把你绳之于法的人。我刚才说那些话,就是为了让你安安心心坐牢的,你放心结婚之后,我会每周来看你一次,绝对不让你孤单。你也要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明白吗?”

白灵儿抬起来小手,在李南方肩膀上郑重拍了几下。

李南方只想说,他明白——个屁啊!

怎么就越狱了?

怎么就是你带头把我抓回来了。

这小警花一根筋的臭毛病,到现在还没改好吗?

还安心坐牢呢,咱俩要是在这里结了婚,我就更没办法安心坐牢了。

不行,必须对白灵儿进行一次正确的思想教育。

他这种奉劝自家男人好好坐牢的想法,是完全不对的。

李南方抿着嘴,思考如何开口。

没等他想出来个合适的开场白,悠扬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牢房里的沉默。

“是局座的电话。李南方,就让局座来当我们的证婚人吧。”

白灵儿说着话,拿起手机来接听。

李南方都没反应过来“证婚人”是个什么职业,就听见白灵儿对着手机大声说道:“报告局座,我要和李南方结婚。”

李南方有无语了。

张局听到这句话,也是当场傻眼。

张局最近的业务也挺繁忙的,尤其是今天,各种事情接连不断。

偏偏每一件事情背后牵涉到的人物,他都惹不起。

在和荆红局长通过电话之后,他就努力让自己放宽心,好好当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睁眼瞎。

结果,这刚调整好身份角色,贺兰家大小姐的电话就打到了他这来。

那边贺兰小新一开口,就是让张局把白灵儿调走。

听到新姐的要求,张局才猛然想起来,他当成女儿来对待的白副局,现在还处在漩涡中心呢。

那些大人物张局惹不起,也管不着,一个白灵儿他总能管得住。

一个电话打到白灵儿手机上,就是好好骂一通这个不听话的白副局。什么事情都不懂,就削尖脑袋往前冲,到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万万没想到,电话刚一接通,白灵儿先给他来了一节当头棒喝。

“你要和李南方结婚?”

张局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下意识重复了一遍白灵儿的话。

白灵儿想也没想就回道:“没错。局座,我已经决定了,就在2号监区的这件牢房里,和李南方举行婚礼,请您给我们做一个证婚人。”

“白灵儿你——”

“局座,您先别生气。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哪怕是您不同意,哪怕您扯了我的职呢,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希望局座成全。”

“我、我,唉——”

张局“我”了半天,最终用一声叹息代替了所有想说的话。

这叹息中包含着这无奈、忧伤,还有一丝丝小惊喜。

无奈白灵儿的不听话。

忧伤白灵儿的一生幸福。

惊喜的是,他正愁着没什么理由来扛住岳家主那边的压力呢,白灵儿就给了他一个理由。

上边下了死命令,绝不能让李南方被岳梓童带走。

可岳梓童如果硬闯老方,张局也不能带着人去堵门啊。

现在好了,白灵儿要在监狱里和李南方结婚,岳家主什么身份的人,不可能连一个小小女警员的婚礼都要破坏吧。

让这场婚礼持续上一周时间。

一个星期也足够那些人把李南方这尊大佛给请走了。

作为青山市局幸运星的白警官,又一次为张局找到了完成艰巨任务的绝佳方法。

“好,我同意!”

之前还带着那种“自家好女儿让流氓给拐跑”无比痛心情感的张局,眨眼的功夫就把闺女给卖了,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兴奋,在叹息过后立刻就大声叫好。

你这让等待着,承受局座呵斥怒骂的白灵儿做何感想?

“白灵儿,你的请求我同意了,并且代表市局所有同志对你做出的牺牲、不对,是对你做出的正确选择表示诚挚的祝福。当然情况特殊,我是不能亲临现场为你主持婚礼仪式的。不过,你有什么要求,我会派人竭尽全力满足。”

张局这打着官腔的一番话,让白灵儿终于明白自己没有听错。

能被局座认可,那绝对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白灵儿带着激动的心情,产生说道:“谢、谢谢局座,我没什么特殊要求,就是希望能有人帮忙把这间牢房布置成新房。”

“好,我立刻安排人去做。”

通话结束,白灵儿盯着手机愣了两秒,这才欢呼着朝李南方扑过去,紧紧抱住了情郎的脖子。

“南方,你听见了吗。局座同意我和你结婚了,还祝福我们呢。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白灵儿大声欢呼。

她有多么兴奋,李南方就有多么无语。

想当初哥拿着钻戒想你求婚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兴高采烈的。

不就是市局那个之老奸巨猾的局座对你祝福了,你至于这么高兴吗?

你到底是和我结婚,还是和那家伙——啊呸,就是和老子结婚。

李南方很不忍心,在单纯可爱的白灵儿非常兴奋的时候,去给她泼冷水。

但是,有些话有不能不说。

最起码,也要让这姑娘明白一个道理,李老板这样身份的人是不可能坐牢七年的。

“咳咳,灵儿啊。”

“啊?什么事?”

李南方的一声轻咳,让兴奋中的白灵儿稍稍冷静下来。

但这冷静只有短短一刹那,根本不够李南方继续说话的,白灵儿就率先喊道:“啊,我想起来了。南方,我们要结婚了,你需不需要通知一下家人?啊,对不起,我忘了你是孤儿了。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我父母就是你的父母,我现在给爸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大喜事!”

白灵儿兴奋地原地转了一圈,拿出手机就去拨打号码。

李南方伸手就想拦住这姑娘。

那个老奸巨猾的局座,他可以不在乎,但是白灵儿的父母,他不能不尊敬。

老人家这么好的女儿要给他当小了,他要是敢在白灵儿打电话之前,还不把实话说出来,那就是对老人家的不尊重。

这回遭雷劈的。

可是,手伸到一半,他又停住了。

因为,他清晰地看到白灵儿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

没有丝毫虚假。

就是那种要结婚的姑娘,准备把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宣布出去,脸上自然而然洋溢出来的笑容。

李南方怎么忍心破坏这样的笑容。

要知道,白灵儿在认为李南方肯定坐牢的情况下,才决定在监狱这种地方和他举办一场婚礼。

这是下了巨大的决心。

这时候,李南方突然说我不用坐牢的。

白灵儿会怎么想?

她肯定会为李南方不用坐牢而高兴,但与此同时她心中的所有幸福幻想都会烟消云散。

李南方不用坐牢,那就意味着他们不用结婚。

这会让白灵儿主动提出的要求,变成个天大的笑话。

进而可以理解为,李南方用这种方式在委婉的拒绝。

这一次拒绝会变成白灵儿一声都难以跨过去的情感障碍,哪怕是以后两人正事举行婚礼,也会被这个单纯的姑娘,当成是李南方可怜她而给予的施舍。

聪明如李南方,绝对不会眼睁睁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灵儿是他的女人,他不能伤女人的心。

所以,他收回了手臂,安安静静看着白灵儿打电话。

这一瞬间,李南方都在想,如果能让白灵儿感觉到幸福,他真的坐牢七年又何妨。

“南方,我、我待会儿要撒个谎,你可不准在我爸妈面前说漏了嘴。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嫁给了一个坐牢的杀人犯,他们会伤心死的。等会儿,我就说——啊,接通了。喂,妈?”

白灵儿眼看着电话接通,急忙把注意力放在和父母的对话上。

李南方安静地看着她。

恰如岳梓童和沈轻舞在监控里,安静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一样。

岳梓童是在狱长办公室,看的监控画面。

刚才命令贺兰小新去给张局打电话,原以为很快就能看到白灵儿哭丧着脸离开牢房。

谁知,白灵儿竟然还留在里面打电话,而且动作表情相当兴奋。

不明所以的岳梓童,直接亲自联系张局。

另一边,沈轻舞实在女子监狱的主控室观看监控画面。

这里的监控要比狱长办公室那边接过去的,更加先进一点,不仅有画面,更有声音,宛如现场直播。

沈轻舞将李南方和白灵儿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但那个以为救了她的小警花,沈轻舞绝对是充满好感,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白灵儿嫁给人渣。

“去,找几个人把白警官带走,态度客气一点。”

沈轻舞挥手朝身边人下达命令。

可是没等几个狱警转身执行命令,她突然又大声喊道:“等一下。”

促使沈轻舞临时改变主意的原因是,监控里传出来了白灵儿一句看似无意的话语:“爸、妈,我的男朋友是个特种兵。”

男朋友很大 很舒服 看了让人下面湿的小黄文
我的极品小姨__第1647章 我男友是特种兵_男朋友很大 很舒服 看了让人下面湿的小黄文

第一天进入女子监狱开始,李南方就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一方面,是他本人受不了那么多女人的浪、叫声。

诚然,李南方对于女人的态度向来是能用枪指着,就不用眼盯着。可他的枪也不是随随便便用在任何人身上啊。

另一方面,是黑龙在这种环境下,回忆起了它的历史遗留问题。

恶魔一样的黑龙也有脆弱的时候,面对数百个如饥似渴的女人,它也认怂,无可厚非。

正事犹豫上述两个原因,李南方过的很艰难。

恐怕按照之前那种节奏,再过两天,他就真的精神崩溃了。

偏偏这时候,沈轻舞采取了一种过激的举动。

在无限屈辱的情况下,李南方和黑龙共同突破了心灵桎梏,发起反抗。

这样的结果就是,哪怕女子监狱的环境更加不堪一些,李南方都不会再产生任何心理阴影了。

只是,解除了心理桎梏,他的身体就会被那些女人给榨成人干。

怎么看都不会有个好结果。

万幸的是,白灵儿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

白警官赶走了在场所有人,直接救下来沈轻舞,实际上也是间接拯救了李南方。

对于这些,李南方很清楚。

他真心实意地感激白灵儿及时赶到,让他煞住了车。

都是一家人了,说那些感谢的话多俗啊,只把这份救命之恩记在心里就行。

刚重要的是,这时候开口说话,会耽误他享受来之不易的温柔。

趁此机会,捞点好处。

等白灵儿发现的时候,挥手一巴掌扇过来,李南方也不会躲,挨一记耳光,还能让他心中那种对白灵儿的亏欠减轻许多。

唉,挨打还要给自己找理由。

这人,就是一个字,贱。

不管怎么说吧,李南方抱着被打耳光的心思,肆无忌惮深地把舌头,伸进了白灵儿警装衬衣制服的扣子缝隙里。

你说那些设计女警制服的人,是不是有病啊?

为了凸显他们的技艺高超,竟然对制服女装进行了改善,胸前多加出来一块布料,让人很难找到点缝隙。

行,你这是报纸女警同志们对外的庄严仪表。

但是,你们没考虑过女警同志的家属,会有什么需要吗?

就这制服,必须给一星差评,没得商量。

李南方心里骂着,嘴上不停。

眼看白灵儿都快反应过来了,他还没品尝到该有的香甜,这要是提前挨了打,多亏啊。

谁能想得到,就在他有些着急的时候,眼前的扣子自己打开了。

白灵儿没有像预想当中那样,直接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反而是主动去迎合了李南方的需要。

面对这一幕,饶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李南方,也不由得痴傻在原地。

这还是白灵儿吗?

一个暴力小警花面对流氓骚扰的时候,没有悍然反击,竟然主动迎合。

天呐,我不是在做梦吧?

李南方再也装不下去了,猛的挺直身子。

谁知他刚把头抬起来,白灵儿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红彤彤的俏脸直接凑过来,主动索吻。

就算再怎么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李南方作为一个男人也不应该在女孩子主动的时候,无动于衷。

最正确的做法是,化被动为主动。

娇嫩的白灵儿被李南方的反扑,弄得呼吸困难。

虽然她很想让这么美妙的时刻一直持续下去,但是也要活着享受才行。

青山白副局因为热吻而憋死,这样的名头实在不怎么好听。

眼看支撑不住的时候,白灵儿的小手在李南方胸前轻轻捶打,终于获得呼吸的力量。

她红着脸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躁动的心绪,也不等李南方询问,勇敢地抬起头来看过去,大声说道:“李南方,我要嫁给你!”

白灵儿敢爱敢恨。

她用行动,用一声大喊表达出来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李南方感动了。

试问哪个男人在坐监狱的时候,女朋友找上门来,大声喊出“我要嫁给你”这句话,不让人感动呢。

这种时候,是男人的话,就应该将爱人牢牢抱在怀里,发下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誓言。

可李南方却很不合时宜地低下了头,扭捏着说道:“我、我没钱。”

“啊?”

“我听说你家那边彩礼重,万紫千红一片绿啥的,我娶不起啊。还有——”

“李南方!你、你,我打死你个人渣。”

白灵儿生气了,小拳头像雨点似的落在李南方的肩上背上。

光出手还不够,拳打脚踢才过瘾。

势必要打死这个不要脸的混账。

他竟然敢在本姑奶奶大声喊出爱情宣言的时候,用这种无聊的理由来搪塞,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李南方感受着白灵儿那种挠痒痒一般的踢打,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这才对吗。

白警官是谁啊?

那可是罪恶克星,刑警界的先进分子,怎么能被流氓骚扰之后,不还击的呢。

李南方没往深处去想。

他和白灵儿的关系早就非常明确,而这种关系也让他心中充满了对这个可爱女孩的愧疚。

刚才听到白灵儿的爱情宣言,李南方心中的愧疚更加深刻了一点,只好用这种贱兮兮的方式,换一顿打,来获得心理平衡。

只是,他原以为白领为不过是情之所至说出的一句话,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白灵儿能说出来,那就意味着她要做到。

“李南方,你给我下来!”

好一通踢打过后,白灵儿跳到地面上,抬手指过来。

李南方当然是乖乖下床,像个被警察阿姨逮住的小偷那样,老老实实站好。

“李南方,你听清楚了,我说,我要嫁给你。”

“哦。”

“我说,我现在就要嫁给你,就在这里和你结婚!”

“啊?”

李南方又懵了。

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在这里结婚?

“李南方,你不用怀疑我说的话。我白灵儿说到做到,不会有任何后悔的。”

白灵儿义正言辞。

李南方艰难咽口口水,急忙挥挥手,说:“灵儿,你先等等。这里是监狱啊,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和我结婚?”

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白灵儿是哥什么思维。

想当初在孙唐的大街上,李老板当众拿出钻戒求婚,实际上就是两人关系中的最后一层窗户纸被戳破。

要不是岳阿姨从中作梗,早就成就好事了。

当然,也不能全算是岳梓童的错。

实际上,当时白灵儿也没打算把自己完全交给李南方。

因为她后来自己都说了,希望能和李南方又一场婚礼,就在她的老家,在父母亲人祝福下的那种婚礼,至于什么结婚证,白灵儿也不当回事了。

那时候,李南方就看出来这姑娘对爱情的纯真心态,更是无比尊重白灵儿的想法。

可今天怎么全都变了呢?

他分明看到白灵儿眼中透着一种坚定的神采。

那神采意味着,白灵儿打算在这间牢房里和他举办婚礼,有洞房花烛夜的那种婚礼。

这节奏不对。

非常不对!

“灵儿,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说过要回老家和我结婚的吗?”

李南方试探性问出这句话。

白灵儿眼睛一红,好像有种要哭的冲动,可她却使劲把眼泪收了回去,轻轻抓住了李南方的手,说:“我是很想和你在老家结婚,可是你坐牢了,回不去了啊。”

听到这话,李南方差点一个白眼翻死自己。

什么叫回不去了啊。

老子一个大男人在女子监狱坐牢,本来就是不符合常理的,你以为这点小地方能把你的情郎哥哥给控制住?

“李南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想,有岳姐姐那样手段通天的人给你作保,你肯定能安然无恙离开这里。可那是小打小闹的问题,你这次犯事犯大了。你杀了人,还上了青山市的所有新闻头条。岳姐姐能力再大,也不可能在公众的眼皮子底下把你捞走的。”

白灵儿缓缓诉说,满面心伤。

李南方则是根本不借风情,满脑子在想,老子杀人的事都上新闻了?

他们有没有给哥脸上打码?

没打码的话,是不是把我的帅气英姿全部展现出来了?

还有,那个想坑我的家伙,连新闻媒体都用上了,认准了要把我房间监狱里不放出去,到底图谋什么啊?

“李南方,我这几天仔细研究过你的案宗。你在见义勇为的时候,出手过众过失杀人。凭借你对自身身手的了解,肯定知道你一出手就会死人。知道的情况下,还出售那么重,这已经脱离过失杀人的犯愁了。所以,你的刑期肯定是按照过失杀人罪的最高刑罚来判定,坐牢七年。”

白灵儿目光中神采,再次暗淡了许多。

李南方毫不介意。

什么七年八年的,那对哥都不是事。

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看看谁在背后坑我呢。

白灵儿小妹妹,你还是不了解你的情郎哥哥本事有多大啊。

更重要的是,我现在都怀疑那个小混混到底死没死了,好像确实有一种独门功夫,能把脑袋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的。

“李南方,七年时间太久了,我不可能等到你出来。

更重要的是,我也不想等,我现在真的彻底爱上你了。

说实话,以前的时候我还觉得你是个不务正业的,你做过那么多违法的事情,我不应该喜欢你,这很违背我的职业理想。

但是这一次,你的做法让我明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