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别太深太进去了 小说肉肉片段,特别撩的多肉

2019-07-01 16:31:57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今天这一天,对于青山女子监狱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首先是,险些上演“一男驾驭五百女”的可怕场面。

其次是,京华沈家大小姐的清白差点折损在这里。

再次是,市局副局座大驾光临却被关在牢房里面。

最后是,京华岳家家主亲临拍着桌子,点名要提走一个重要犯人。

女监监狱长只感觉快要崩溃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是早了什么孽,才会一天之内遭受这么多的压力。

监区里的那些女犯人还需要她去安抚镇压,牢房里的白副局还等着她去开门把人放出来,休息室里的沈大小姐还等着她去赔礼道歉,办公室里的岳家主还等着她给个解释。

别说她不可能一个人劈成四瓣做这些事了,就算是能,她也不会这么干,只会找个理由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青山女子监狱的食堂后厨里。

监狱长坐在一堆菜篮子上面,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才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局张局的电话。

“报告局座,有一件、不,是有四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向您报告。”

监狱长撑不住了,只能向张局求助,通过电话把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细细说了一个遍。

然后,张局傻眼了。

青山市2号监区所有女囚被一个男人滋润,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了,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整个青山市局都会是一撸到底的节奏啊。

管你什么原因,管你是受到什么大人的唆使,发生这么骇人听闻的事件,绝不可能是沈家抗雷,只能是他这个局座第一个背黑锅。

沈家大小姐差点被一个啥认为给玷污,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这不仅是扔了头顶乌纱帽、撤掉屁股下面椅子,那么简单就能搞定的事情。

保不齐,连命都要搭进去了。

相比上面两个问题,白灵儿被关进牢房里算什么屁大的事啊。

张局想到这些,恨不得当时就冲着手机大喊一句,对女监监狱长下命令,赶紧让岳梓童去把李南方提走,让那家伙再也别来青山了。

还好,张局比较冷静。

最起码,他比那个可怜的监狱长要冷静多了。

想当初收到上级命令的时候,张局就认真做好了睁眼瞎、张耳聋的准备,对李南方在监狱里的所有事情都不管不问。

没理由,就因为这些意外的发生,而违背了他最初的行事准则。

“小许,这些事情你都不要管了。吩咐你手下人,让那些囚犯都老实点。”

张局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对着话筒给监狱长提出了建议。

监狱长懵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局座竟然只让她去安抚那些,吼两嗓子就能老实下来的女囚?

其他人怎么办呢?

监狱长不明所以,急忙开口问道:“局座,沈大小姐那边?”

“不用管,也不要主动去道歉,甚至这件事连提都不能提!”

张局厉声呵斥。

监狱长瞬间明白过来。

大人物都是要面子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越是去道歉,就越会让他们以为这件事情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怎样才能让羞辱的事情变成从来都没发生过?

当然是把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灭口了。

整个青山女子监狱,只有她监狱长一个人知道沈大小姐差点被玷污的悲剧,她如果再去主动道歉,获得的不会是原谅,而是一道催命符。

一瞬间想通这些问题,监狱长浑身冷汗都下来了。

她只能在心中发誓,逼迫自己忘记这回事。

“谢、谢谢局座。那白副局她?”

“不用管,白灵儿爱怎样就怎样,死在那间牢房里也不用管!”

监狱长又被张局给训斥了一声,吓得腿都快软了。

她是不知道,张局听说白灵儿私自跑去了女子监狱探监李南方,就像是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老汉一样,火冒三丈,怎么可能在温文尔雅地说话。

不明白张局的心情,也被吓魂都快没了,但有些问题监狱长还是不能不问。

“局座,那岳家主这边我该怎么办啊?”

“不用管!你只需要记住,谁把李南方送到你那里去的,就是谁把那小子带走,其他人都不行。”

监狱长颤颤巍巍问了三个问题,张局那边厉声回应给她三个“不用管”。

什么事情都不用管,这应该是监狱长最开心的事情了吧。

可她没办法不管啊。

这些人都在她的地盘上,说不管就不管,再闹出来什么大事还怎么收场?

监狱长咬着牙,邮箱开口问一声局座,她该做什么。

不等他开口,张局那边先说话了。

“小许,你的裁点没有。没好的话,就回家多休息几天,带病上岗算怎么回事,干革命工作也要保重身体这个本钱,你明白吗?”

张局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监狱长更傻眼了,下意识地回道:“局座,我没病啊。”

“我说你有病,你明白吗?”

“我——啊,我明白了,明白了。谢谢局座,谢谢局座!”

监狱长对这电话连声道谢。

张局那边只是冷哼一声,就结束了通话。

可这声冷哼在监狱长听来,无异于天籁之音。

慢慢收好手机,监狱长扭头看向四周。

食堂的后厨里最不缺的就是菜刀、铁铲之类的东西,但是那些玩意儿太可怕了,许监狱长毕竟是个女人,不可能用那种东西对自己下手的。

好一阵思考过后,她一咬牙一狠心,闭上眼睛朝着吼出的不锈钢桌角,一脑袋撞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把那些在外面刚才被赶出去的炊事员给吓了一跳。

有人试探性地把房门拉开条缝,便看到监狱长满头鲜血躺在地上。

“啊,出事了,快救人啊!”

随着这声呼喊,监狱里再次乱了起来。

张局不知道许监狱长会做出什么事,他只是把罪证的选择传达了过去,至于怎么选全看其本人。

就好像张局现在这样,同样要面临某种选择。

青山女子监狱今天发生的事情可大可小,关键看怎么处理了。

张局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片刻的紧张等待过后,对面终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喂,我是荆红命。”

简短的几个字,语气中就透着让普通人不寒而栗的气势,可张局却觉得找到了主心骨。

当初就是荆红大局长直接给张局传达命令,让他配合沈轻舞的行动,并且想尽办法扛住来自岳梓童那边的压力。

现如今出现意外了,也只能找荆红局长才能把事情完美解决。

张局不敢废话,把许监狱长报告的情况的对荆红命有复述了一遍,甚至连他暗示小许装病的事情,都一字不落说出来,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荆红命听完之后,只感觉太阳穴上青筋暴起,像是有个小人在他脑袋里打鼓一样,突突跳个不停。

李南方差点玷污沈轻舞。

这件事情要是让沈家人知道了,龙腾三十六个月也不一定能安然无恙保住那个臭小子啊。

“张局,青山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是应该换人了,整个监区也应该调整一下。等这次事件过后,麻烦你好好处理一下这件事吧。另外,关于李南方的行动指令不变,希望你能顶住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

“好,我明白了,荆红局长。”

张局没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保证,只是用一句“我明白”来表达自己的决心。

毕竟没有人敢保证,能正面顶住京华岳家的家主,只能是尽力而为了。

至于青山女子监狱。

或许,在这座女子监狱正式收监一个男人的时候开始,就证明它的寿命不会太长久了。

张局和荆红命的通话结束。

荆红命揉着两边的太阳穴,盯住手机沉思良久。

手指在老谢的联系号码上停留了会儿,最终划动过去,反而是直接给沈轻舞打去了电话。

说到底,这一系列事件,都是从他荆红大局长主动联系沈轻舞那时候开始的。就算出现天大的以为,也应该是他首当其冲,而不是还没了解清楚情况,就闹到大家都人心惶惶。

“喂,小命啊,你又想我了吗?想我就来看看我啊,不要总是打电话,多没意思。”

沈轻舞浪兮兮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荆红命稍稍一愣,随即就用他那一如既往的冰冷语气说道:“我同意岳梓童去监狱里探望李南方了,但是又不能让她真的见到李南方。你有办法吗?”

“放心了,一个岳梓童而已,你还怕我搞不定吗?”

“好,我相信你。但我也希望你能按照计划行事。李南方,很重要!”

荆红命说完这句话,毫不犹豫地结束了通讯,慢悠悠长出一口气。

他给沈轻舞打电话,就是要听一听她的态度。

如果这个疯女人一开口就是破口大骂,嘶吼着要杀了李南方。

那么,李南方就真的没救了。

偏偏沈轻舞还是那副轻佻语气。

这证明刚才发生的事情,沈轻舞不想让任何人再提起来,甚至她自己都不想提到。

明白了沈轻舞的心思,荆红命只有傻了才会主动透露出他知道什么的意思。装傻充愣,对重要事件避而不谈,而是用另外一个事件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他这个电话打的合情合理。

荆红命可以确定,李南方的小命保住了。

只是苦了岳梓童。

荆红命本想着让岳梓童可以在李南方真正消失之前,能够有机会两人见一面的。

毕竟是正儿八经的两口子,即便是冷血的荆红命,也不忍心让有情人一直承受离别的痛苦。

可是,意外来的太快。

荆红命只能牺牲掉岳梓童见李南方的机会,来换取那小子安然无恙活下去。

这一通电话,其实是让岳梓童替李南方,去承受沈轻舞差点被玷污的怒火了。

“做那家伙的女人,确实需要承受一般女人不能承受的苦难。梓童以前太嚣张跋扈了,或许有个人杀杀她的气焰也好。”

荆红命自言自语,长叹一声,无奈摇头。

别太深太进去了 小说肉肉片段,特别撩的多肉
我的极品小姨__第1644章 岳梓童替夫顶罪_别太深太进去了 小说肉肉片段,特别撩的多肉

沈轻舞的想法很简单。

她一开始觉得,李南方那种人渣会对送上门的美女来者不拒。

想当然的以为,那些女囚进入牢房之后,李南方一定会惬意享受女人的侍奉。

结果,现实恰恰相反。

那家伙竟然辣手摧花,不懂得怜香惜玉似的,一遍遍去把投怀送抱的美女给踢飞。

沈轻舞不在乎几个女囚犯的感受。

可她不能不在乎自己的计划,是否可以顺利实现。

李南方转性了,对那些女人不闻不问,这没关系。

沈轻舞的目的就是让数百个女人把他榨成人干,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这都没什么区别。

所以,她决定亲自出手。

丐帮帮主的身手那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制服一个李人渣,然后让其他女囚扑上来。

这之后,她就可以功成身退。

现在,她功成了。

可惜,却退不出去了。

狭小的床铺,让任何绝世武功都失去了施展的空间。

沈轻舞被魔性大发的李南方死死压在身下,只能用最原始的力气角逐来摆脱掌控。

但是,女人的力气能比得上男人吗?

更何况,李南方还是那么强壮的一个男人。

刚才,众多女囚的连番刺激,令黑龙压抑在痛苦中,也触及到李南方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个点。

有道是,触底反弹。

无论是李南方,抑或是黑龙,都不甘心被一群女人羞辱,他和它反倒是更像女人似的,只会垂死挣扎。

于是,他们在屈辱到极限的时候,反抗了。

还管什么人性良知。

又有什么必要去回忆山河破碎的绝望。

那些都是浮云,只要此刻让所有女人彻底臣服。

让她们知道,王者,无论出于任何情况下不都容亵渎。

李南方和黑龙难得的达成了一致,在发出高亢的龙吟怒吼之后,抬脚踢飞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然后再抓一个女人过来,当成干翻搞死,以儆效尤。

沈轻舞好巧不巧的,就变成了帝王准备以儆效尤的工具。

“嘶啦”一声。

沈轻舞刚换上的崭新囚服被一扯两半,两座雪白挺拔的峰峦跃然入目。

为了表演得像一点,沈轻舞当然会学着真正的女囚那样,不穿内衣。

此刻的结果就是,她的傲人身材,给了李南方和黑龙难以言喻的刺激,让魔鬼的嚣张气焰再次高涨一大截。

“这是个极品,这个感觉和其他女人相比,要搞出去一百多个档次。征服她,蹂躏她,践踏她,从她身上找到最大的满足!”

李南方和黑龙在心里——呃,黑龙本来就是在他身体里,可以随意大喊。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反正,他们两个此刻心思一致,同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于是,李南方毫不犹豫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沈轻舞的裤子。

沈轻舞彻底慌了。

别看她已经三十出头。

也别管她和荆红命打电话的时候,说出的话有多么不守妇道。

更不用在意她敢于在纽约街头,当众换衣服,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只需要清楚一点,她还是个雏。

在沈家老爷子的强压下,不允许她和任何男人乱来,才导致沈轻舞变成个守身如玉的深闺怨妇。

被男人压在身下之后,尤其是被魔性大发的李南方给压住,不管你是丐帮帮主还是某国女皇,都只能乖乖等待临幸,不许有任何反抗。

所以,高傲过头、身手高强的沈轻舞,在这一刻只能像是十八九岁,初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一样,死死抓住身上最后一道防线,紧闭玉腿,使劲挣扎。

但是,挣扎有用吗?

如果有用的话,那——

“李南方,我来救你了!”

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了。

眼看就是李老板身披彩霞、大展神威,征服美女丐帮帮主,将天下收为己用,随后就是夜战五百女郎,称霸青山女子监狱的关键时刻。

竟然有人,破坏了这样的好戏。

煮熟的鸭子飞了。

到嘴的肉被人抢了。

好端端的你们很少能看见的香艳描写,就这么没有了。

能怪谁啊?

只能怪、不,是感谢那些既能抓坏人,又能把净网行动搞得风生水起的警察叔叔。

感谢他们让这本书能够成为干干净净的文学巨着。

感谢——算了,不扯这些没用的了。

随着那一声呼喊,一道靓丽的身影冲进了牢房。

身穿警服的白灵儿,就像是一股清流涌进这个肮脏的世界。

挤开满脸呆傻的监狱长。

撞走两个等待看好戏的狱警阿姨,顺手抢过来其中一人手上的警棍。

随后,手持警棍的白灵儿,对着这些围拢在床边的女囚,好一通穷追猛打。

刚才还是任由李南方如何出手,都悍不畏死的女犯人,却对一根警棍、一身警服充满了畏惧。

都没等白警官真正大显神威,她们就想看到猫儿的鼠群那样四散奔逃,回归自己的牢房。

眼看着屋内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看到白灵儿因为焦急担忧,额头上冒出的细微汗水之后,李南方眼中的猩红慢慢退却。

他猛的一扯身下女人的手臂,直接把沈轻舞从床上扔了下去。

愣神之中的沈轻舞,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那个傻愣了好半天的监狱长这才反应过来,哪还顾得上去管其他事情,尖叫一声冲进去,搀起来沈大小姐,快步就往外面跑。

“快,快锁好牢门。没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踏进来一步!”

临离开之前,监狱长嘶吼着对狱警下了指令。

没能看到好戏的狱警阿姨颇感失望,只能通知总控室关闭牢门,架起来受伤的女囚,悻悻然离开。

貌似,她们忘了,还把白警官也给关在里面了啊。

好吧,不管她们是真忘了和假记得,白灵儿本人也不在乎。

她只在乎一件事情。

那就是她心爱的男人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到精神上的折磨。

李南方把沈轻舞从床上扔下去的时候,就整个人缩在床头那瑟瑟发抖。

诚然,被黑龙模型控制之后,他总会出现身体乏力的状况。

只不过,身体乏力的表现是想蒙头大睡。

绝不会像他现在这样,那么可怜兮兮的,好像受气小媳妇一般,抱着双腿,表现出对世间万物都无比恐惧的姿态。

装的。

李南方绝对是装的。

之所以装成这样,当然是为了能够在白灵儿爬到上铺之后,他可以张开手臂抱过去,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在白警官的怀里晃着脑袋,享受真正属于他的温柔了。

谁说男人不能哭了。

男人也是人,也有流泪的权力。

尤其是收到了那么大的惊吓,抱着自己女人哭一场怎么了。

这可是去无条件享受福利的绝佳机会。

李南方傻了,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救你了。你别怕,有我在,就不会让任何人折磨你,欺负你的。”

白灵儿抱着李南方的头,完全没发现,那家伙已经把舌头伸进她衬衣的扣子缝隙里了,只是不停说着宽慰的话语,安抚那颗受伤的心灵。

白灵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事还要从五天前说起。

那天被张局狠狠一顿臭骂,白灵儿哭着离开的市局。

在青山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好巧不巧的就碰上了一位刚下夜班的韩警官。

韩警官是青山女子监狱的一位监区主任。

她和白灵儿的相识,还要追溯到很久以前,李南方刚成为南方集团老总的时候。

当时,李南方为给南方集团寻找优秀腿模,驱车赶往青山某模特公司,巧遇南韩明星不良言行事件,被某受南韩沈家收买的记者现场直播采访。

李南方当着全世界电视观众的面,一通慷慨激昂的陈词,获得了许多人的赞赏,更获得了不少人的敌视。

在众多赞赏李南方的人中,有人专门为其树立起来一个光芒万丈的称号,“阳光流氓”。

这个称号的最先发起者,就是韩警官。

韩警官恰巧也是青山女子监狱的监区主任。

阳光流氓这个称号由来的时候,白灵儿正是受上级委派,在这位韩警官的协助下,对青山女子监狱的女囚们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

白灵儿想去女子监狱找李南方。

而张局却是根本不给白灵儿这个机会,以命令的形式逼着白灵儿休假。

白灵儿掩面泪奔,却碰上了下夜班回家的青山女子监狱监区主任。

试问,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

不管那之后两人还有没有联系,白灵儿一眼认出来韩警官,并且记起来她的身份之后,就立刻决定把韩警官变成一个熟人、一个朋友。

不得不说,美女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很吃。

尤其是像白灵儿这样的美女,更是对男女老幼集体通杀。

白灵儿只是带着满脸泪痕,主动和韩警官打了声招呼,就引得韩警官心疼不已,连忙喊着“白副局您怎么了”,然后对白副局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灵儿当时并不想透露出她和李南方的关系,也不敢主动要求去探监,张局的命令她不敢不遵从,否则的话也不会只是掩面泪奔了。

只是吩咐韩警官,这些日子随时把李南方的最新消息汇报过来。韩警官也尽职尽责的,汇报有关李南方的一切。

直到今天,韩警官突然说,李南方昏睡了两天还不醒。

白灵儿心急之下,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快马加鞭赶到这里来。

警官证一亮,副局座的身份往那一摆,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