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黄到我下面流水的小说 征服又白又紧贵妇的肥水

2019-07-01 11:22:59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京华沈家。

一个传承历史悠久的古老家族,其祖先可以追溯到华夏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朝。

从那时候开始,这一姓氏的组人就担负着特殊的历史使命。

沈家祖训:“无论谁来当权,沈家子弟都要以华夏神州利益为重。”

也就是说,沈家人不可以当权,也不能去干涉华夏的历史政权变迁,无论到任何时候,但凡是沈家子孙都要以国家利益为重。

简单点讲就是,不求回报地为国捐躯、捐肾、捐媳妇孩子,反正能捐什么就捐什么。

几千年过去了,还没把沈家给捐空了,足以见得他们的家底有多么深厚。

也只有秉承着那条组训的沈家,才能在数千年的时间里,受到不同当权者的信赖,经久不衰。

由此可见,沈家的地位在华夏不是盖的。

想当初,花夜神只是给沈家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当时磨刀霍霍想要宰杀李南方的林家就偃旗息鼓,连自家小公子差点被废掉这种血海深仇都不报了。

能量巨大,品德高尚,血统纯正,这些是每个沈家人都引以为傲的事情。

但是沈轻舞不同。

沈家老爷子规定过,沈轻舞不能利用任何手中力量为自己谋取私利。

所以,沈家能量再大,对她而言都一文不值。

沈家人以国为重,就这样却被沈轻舞嫌弃的要死,说家里人都特别的虚伪。

所以,谁说沈家品德高尚,沈轻舞只会嗤之以鼻。

于是,到最后唯一能让沈轻舞觉得,作为一个沈家人非常骄傲的事情,那就是“血统纯正”了。

沈轻舞是沈老在六十多岁那年,才和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生出来的。

千万别以为沈老为老不尊,都那么大年龄了,还做一枝梨花压海棠的香艳之事。

这是他的历史使命。

数千年来,丐帮一大半的帮主,都是来自沈家。

沈家的人之所以去当丐帮帮主,那是因为乞丐的地位,在先前的历朝历代中虽然没地位——可他们所起到的作用,却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就拿八国联军侵华时期来说吧,丐帮就让那帮洋鬼子吃尽了苦头。

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洋人和慈禧太后相互勾结下元气大伤,最终只能饮恨继续蛰伏。

尤其华夏崛起后,该怎么管理好丐帮,不要在和平时期闹事,就成了沈家责无旁贷的使命。

很明显,沈家要想掌控丐帮,让天下第一大帮都给老子安心要饭,别没事找事,那么丐帮的帮主有谁来担任,就成了重中之重的了。

于是乎,沈老这才屈尊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乞丐,完成了某项重大使命。

要说沈老也很牛哄哄,六十多岁了还能让沈轻舞她妈珠胎暗结,生出来的女儿又这么性感漂亮,这——可能是天意吧?

无论是什么。

总之在沈轻舞正式接管丐帮之后,所作出的成绩,她的管理能力,都得到了沈老的首肯。

唯一让人头疼的是,这个明明已经被沈家记载到了宗谱中,算是一方大员,每次回家都备受家中晚辈敬重的沈轻舞,却是个相当放荡不羁的。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就像她天生就生的如此性感漂亮那样,能让人怎么办?

可越是天性放荡不羁的人,就越是有着他们愿意用生命去坚持和维护的东西。

沈轻舞最看重的,就是沈家传承数千年的纯正血统。

也是这份纯正血统,让她养成了在其他任何人面前都无比高傲的气质。

推己及人。

沈轻舞就会觉得所有沈家人都必须高傲。

可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家那些虚伪的家伙全都被磨平了棱角。

也就是那个老不死的,不管做什么事,都不用出面就能搞定,很合沈轻舞的心意。

而最不受沈轻舞待见的,就是花夜神了。

她俩是亲姑侄,体内流淌着同样的正统血脉。

偏偏花夜神让一个岳梓童压得死死的,就连沈轻舞可以随意调戏的龙腾十二月众人,其中的十月冷血荆红命的夫人,都能站出来对花夜神进行一番教训。

这在沈轻舞看来,花夜神实在是有辱门风。

花夜神辱没的门风,沈轻舞有责任争蓉来。

花夜神导致的沈家血脉被鄙视,沈轻舞自诩有必要找回这个场子。

找谁要场子呢?

她锁定了三个人,荆红命、李南方、岳梓童。

荆红命那边就算了,毕竟那家伙找个工作不容易,找个老婆也不容易。真要是把那家伙往死里整,引发的反弹效果沈轻舞可以不在乎,但是她害怕那个老不死的亲死出面训斥她。谁会自找没趣的,挨骂不能还口呢。

所以整治得重点,就放在了李南方和岳梓童的身上。

其实,沈轻舞早就知道李南方,无比清楚李南方和花夜神之间的恩恩怨怨。

花夜神被迫自污,伤心欲绝的样子,早有丐帮小弟拍马告诉过帮主大人。

那时候,沈轻舞就已经准备动手了。

偏偏不等她行动,荆红命竟然主动找上门来。

这不是想打瞌睡,敲碰上有人送枕头过来吗。

一不做,二不休。

沈轻舞就装作配合荆红命的样子,捞一笔好处,顺便完成她早就想做的事情。

终于到了今天。

所有事态发展都按照她的预想在进行,眼看就能让李南方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谁能想得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李南方转性了啊。

至少在沈轻舞看来,这个人渣是转性了。

根据手机过来的资料分析,李南方绝对是那种舞女不欢的男人,只要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来多少他都来者不拒。

可现在呢。

才第一批如狼似虎的女囚冲上去,就被那家伙连连出脚给踢翻了。

沈轻舞那种报复的快感瞬间就没有了。

她不相信,自己专门为李南方设置的险境,竟然会不管用。

“喂,你这有没有多余的囚服,给我来一套。”

眼看着那间牢房里,已经有好几个女囚被踢打的站不起身,沈轻舞再也无法淡定,扭头冲身边刚回来的监狱长问出这句话。

监狱长呆愣片刻,随即就是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大。

沈大小姐这时候要一身囚服,那是准备干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可监狱长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与此同时,混乱的牢房区那边,李南方同样有种不现实的感觉。

他自认为出手已经够狠的了。

甚至刚才狠命打出去的一拳头,都捶断了某个女犯人的一根肋骨。

那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从敞开的牢门飞了出去。

然而,片刻之后,她竟然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张牙舞爪着又跑了回来,双眼死死盯着李南方的双腿中间。

都说女人忍受疼痛的能力,要比男人高出好几个层级。

毕竟她们成熟之后,每个月都要疼上几天。

甚至还会在开花结果、瓜熟蒂落的时候,经历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但是——

“你们能不能别把这种坚韧不拔的劲,用在老子身上啊!”

李南方彻底受不了,开口大声喊出这句话。

屋内的人,没有一个回应他的。

反倒是外面,偌大的牢房监区里,那些没能被选中的女犯人和举着警棍看好戏的狱警,用尖叫和欢呼给了他回应。

李南方快要崩溃了。

自从这些女犯人被放进来开始。

他最初是有所顾忌,然后是放开手脚,现在却被这些女人的悍不畏死给震惊,变得畏首畏尾。

他手软了。

而体内的黑龙比他还软,止不住的低沉龙吟声,好像在呼唤“来人啊,把这些疯女人给朕拉走”。

李南方和黑龙相生共存,很多时候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共鸣。

比如,李南方想杀人的时候,黑龙会兴奋。

再比如,黑龙怂掉的时候,李南方也会变得软弱。

他不敢出手了,整个人逐渐缩到牢房铁床的上铺,闭着眼睛,双腿不停蹬踏。

这一米乘一米二的商铺空间,就是他最后的战壕,只要不让任何女人冲上来,他就是胜利者。

皮肉和铁栏杆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外面是无数女囚的呐喊欢呼助威。

让一群疯狗一样的女人给逼成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李南方这一生的耻辱。

不仅是他。

他体内的黑龙同样感觉到,这是一种对它威严的践踏。

帝王岂容凡人蔑视。

逐渐的,黑龙的低沉吟叫变得高昂起来,变得愈发像是一种怒吼。

黑龙的怒吼,也慢慢转变成李南方的怒吼。

早已为碾压的不成样子的人性在削弱,吞噬世间一切的魔性在复苏。

猩红的血丝,开始充斥李南方的双眼。

终于在某一刻,李南方睁开了眼睛,仰天发出一声类似于龙吟的嚎叫,随后抬脚踹飞一个已经上半身爬上床铺的女囚。

这一刻,他像极了梦境中正殿寝宫中的杨广。

若是长剑在手,他也绝不会有任何犹豫地挥剑劈砍,让这些无耻的女人血溅当场。

高亢的龙吟,盖过了整个监狱的女犯人呐喊欢呼,也让这间牢房里的十几个女人呆愣在当场。

那个最先被李南方魔性大发,踢飞出去的女囚,身体在空中旋转,眼看就要撞上刚走到门口处的一个新来的女犯人。

还好那个新来的反应迅速,一个侧身,闪开人体炮弹。

随后一扭头,正巧与李南方的猩红双眼对视。

沈轻舞没来由地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战栗。

她刚换好一身囚服,准备来亲手制服李南方,没想到却是看到了这样衣服画面。

她很想转身逃走。

但是她的高傲不允许她临阵脱逃。

沈轻舞牙关紧咬,扯紧囚服,尖啸一声,朝床铺的方向冲了过去。

周围傻愣住的其他女人,也被沈轻舞给带动,继续做着争抢的动作。

只是其他人的动作,不再疯狂了,因为她们害怕了。

这反而给了沈轻舞直接面对李南方的机会。

单纯做个样子的沈轻舞微微一愣。

下一刻,李南方伸手把她捞到床上,死死压在身下。

黄到我下面流水的小说 征服又白又紧贵妇的肥水
我的极品小姨__第1642章 给我换身囚服_黄到我下面流水的小说 征服又白又紧贵妇的肥水

五天前,沈轻舞吩咐监狱长,除了她之外,任何人都不准带走李南方之后,就急匆匆走了。

这女子监狱的监狱长,绝对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里,不敢有任何违背。

哪怕是京华岳家的家主亲临。

监狱长两相权衡之后,最终还是选择听取沈轻舞的要求,悍然将岳家主给拒之门外。

自从当了家主,这身份就无往不利的岳梓童,竟然在一个小小的女子监狱监狱长面前吃了瘪。

放在别的事情上,岳梓童可能还会稍微体谅一下,基层工作人员的不容易。

但是这事牵涉到了她的亲亲小外甥。

她的未婚夫,李南方。

试问,那个女人听说自己的老公被关进了女子监狱之后,不会发疯地大闹警局、大闹监狱的。

当然普通女人闹一通,最终也就是被警察叔叔请进去喝茶,或者被警察叔叔架出去喝西北风,这么两种结果。

但岳梓童不是什么普通女人。

在市局,她都敢在占理的情况下,对着局座狠狠拍桌子。

局座还不敢表现出来任何怨言。

岳梓童身份地位高,使出来的耍无赖手段也相当高明。

每天到局座的办公室里胡闹一通,借着为青山市局捐赠公务用车的机会,逼的张局不能不见她。

这几天时间下来,市局已经多出来三四辆新款公务用车。

而张局也经受了岳梓童和贺兰小新各种语言上的折磨,最终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的工作环境,把李南方的具体下落如实说了出来。

当时听说所谓的“2号监区”是一处女子监狱,岳梓童差点就气得背过气去。

她现在恨不得李南方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少。

结果呢,有人却把他扔进了只有女人的地方。

一想到这些,岳梓童怎么可能再听张局的劝说,拍马赶到了青山女子监狱。

然后,岳家主吃了闭门羹。

没关系,岳梓童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开皇集团总裁了,遇上有麻烦的事情,她可以很任性地打个电话摆平。

这一通电话,直接寻根究底地打到了荆红命那里。

最近这段时间,荆红命的业务很繁忙,面对的“客户”也是一个个奇葩。

有敢于调戏他的沈轻舞。

也有敢于使损招陷害他跪搓衣板的李南方。

现在,又多了一个什么正事也不说,电话接通之后就开始哭闹的岳梓童。

荆红命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会一时心情激愤,就给沈轻舞打电话,请那女人帮忙呢。雅文吧

现在好了。

事态的发展都要脱离他这个最高警卫局局长的掌控。

毕竟,荆红命再怎么想收拾李南方那个臭小子,也不会向沈轻舞提议把他关进女子监狱里面去的。

一边臭骂李南方,另一边心中腹诽沈轻舞,这一边则是不断安抚岳梓童。

荆红命忙得不可开交。

就在岳梓童用哭闹的方式,从荆红命那边索取一个见到李南方的机会时,沈轻舞则是已经坐在了女子监狱监狱长的办公桌后面。

还是那台电脑,连接出来的依旧是李南方所在牢房的监控画面。

“这小子真的睡了整整两天,一动都没动?”

沈轻舞盯着画面中间的李南方背影,轻声问出这句话。

旁边站着的监狱长不敢犹豫,急忙回道:“沈小姐,没错,他真的睡了两天。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是推他、打他,哪怕是凉水泼他脸上都没有任何动静。要不是找来医护人员专门检查,确定他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我们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哦?有这么邪门吗?”

沈轻舞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来个饶有兴致的微笑。

发觉这位大小姐的心情还算不错,监狱长忙不迭地抓住这次机会,再度开口:“沈小姐,这人留在女子监狱的时间不短了,原本我们监狱是先进集体,好多年都没出现任何意外事故。自从他来了之后,这几天出现了不下十几起斗殴事件。您看、您看这——”

监狱长说道这里,没再敢继续说下去。

但后面的意思很明显。

不管您几位大人物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请不要那我们这些小人物开涮行不行?

把男人安排进女子监狱本来就不合规矩。

偏偏请进来的,还是尊大神。

麻烦您赶紧把他带走吧,再不走,我们这座小庙就要被折腾塌了啊。

“我看这什么啊?我觉得挺好的啊。”

沈轻舞完全没理会监狱长的弦外之音,这一句“我看挺好”的,差点让那位监狱长同志当场吐血。

反正,只要她不把血吐到沈轻舞的身上,沈大小姐是不会在乎那么多的。

她只在乎一个人为什么可以昏睡两天,怎么叫都叫不醒的原因。

“这小子该不会是装的吧?我记得小谢家的婆娘学过瑜伽,难道他正在施展瑜伽里的龟息术,慢慢减缓自己的心跳,造成个家私状态。然后让人不得不把他拉出去?”

沈轻舞盯着监控画面念念有词,那还中顿时浮现出一条妙计,抬手朝监狱长挥了挥:“你过来,按我的要求办件事。”

监狱长立刻附耳上去。

等听清楚沈轻舞的想法,这些天都快被折磨崩溃的女监监狱长差点吓瘫在地上。

“不行,不行,沈小姐这种事情太耸人听闻了。万一弄不好——”

监狱长连连挥手拒绝。

沈轻舞不高兴了,皱起眉头,说:“出了问题,我替你扛着,你怕什么啊。”

“可问题是——”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要我再把之前的话也说第二遍吗?”

沈轻舞的目光,就像是两把刀子割在监狱长的脸上。

这监狱长哪还敢废话,微微一鞠躬转身出门去安排了。

几分钟之后。

沈轻舞就看到监控画面里,一位狱警带着十几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女囚犯,来到李南方的牢房门前。

也是在这个时候。

李南方听到了开门声,回头就看见十几个双眼放射狼光的女囚,迈步走进来。

“进去吧,今天下午,他是你们的。”

狱警的这句话,给了那些女囚希望,同时,也让李南方明白过来他将遭遇什么。

如果没有之前那场梦境,李南方还有可能愣神片刻。

但是已经见识过无数女人前仆后继、悍不畏死扑倒君王身侧的场面。李南方要是再不明白,那些女囚的反应会是什么样,他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有道是,大音希声。

意思是大气磅礴的音乐曲调,非常珍贵,除非必要,极少发出声响。

以此来形容,被荣幸选中的这些女囚的心理状态,再合适不过了。

前几天,他们肆无忌惮地发出声音,来博得李南方的关注。现在终于有机会碰到她们得不到的男人,反倒是没有任何一个发出声音了。

她们只会想看到骨肉的疯狗一般,张牙舞爪扑上来。

她们要把这个男人身上的衣服撕碎,要用男人来滋润她们空虚寂寞了数年的干渴心灵。

争抢某样东西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人总是最沾光的。

但遇到危险时,冲在第一位的人也是最可怜的。

早有了心理准备的李南方,人还躺在床上,但是一只脚已经伸出去,直接把第一个女囚给踹飞了回去。

那是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的小少妇。

她有可能入监才三年抑或是五年。

她进监狱的原因,可能是杀了勾引她丈夫的小三,又可能是买卖过毒品,还有可能是诱拐过谁家的孩子,最不济也有可能是参与诈骗骗了哪位可怜人几百万的资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甚至连她那甜美的长相,也不能起到任何帮助她的作用。

李南方一出脚,就是把她整个人踢飞,还撞倒了其身后的三四个狱友。

幸亏她身后有当肉垫的,也幸亏是李南方有所顾忌,没使出全力,所以她才没被当场踢死。

可她并没有把李南方的手下留情当成一种恩赐,躺倒之后,挣扎着站起身来,再次疯狂往前冲。

可惜,没等她冲出去两步远。

前面飞回来的一个人,狠狠撞在她的身上,让她也当了一次肉垫。

十六个女囚。

长相娇好,而且欲望极其强烈的女犯人,来这里送给李南方,让他们一起渡过一个难忘的午后。

这就是沈轻舞交代监狱长办的事情。

监狱长不折不扣的执行了,而沈轻舞也拿好了爆米花坐等观看一场好戏。

当初荆红命打电话找到沈轻舞,请她帮忙吧李南方弄到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关上至少半年时间。这期间,只不过是随口提了句,不想让这小子再去祸害良家妇女。

结果,沈轻舞把随口一提的事情,当成了主要任务来做。

将李南方扔进女监里面,就是通过各种心理上的折磨,让这家伙以后不敢再对女人产生非分之想。

在沈轻舞的预想当中,面对十几个漂亮女人主动送上门,人渣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敞开怀抱。

只要开了这个头,那么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的女人送上门。

一开始是身材好、长相好的,接着是身材好、长相不怎么样的,再然后是身材长相都不怎样的,再再然后是年龄大的。最后,如果那些狱警阿姨不介意,他们也可以上场。

就不信几百个女人轮番上阵,榨不干这个人渣。

就不信,这家伙不想做的时候,却又有一群老女人逼着他做,不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

只要这个心理阴影成形。

那么,李南方出去之后,便再也不会再对任何青春无知少女产生威胁了。

不得不说,沈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