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上女友闺蜜 系列小说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说

2019-07-02 10:16:21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一间牢房,就像是刚消过毒的手术室那样,到处散发着刺鼻的味道。雅文言情

李南方好像完全不在乎这种异味,呆愣愣站在原地,面朝牢门外,看着空荡荡的走廊。

他现在都忘不了,穿着囚服走过整个牢区来到最深处这个单间时,一路上听到的各种尖叫呐喊。

全是女人的叫声。

高亢、婉转、悠扬,更多的是刺耳。

怎么来形容这种感觉呢。

就好像听一首钢琴曲,那是享受。

而听几百架钢琴同时演奏不同的曲子,那绝对是一种折磨。

李南方第一次无比讨厌女人的浪、叫声,由此也逐渐明白了那个想要坑害他的人是个什么目的。

或许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会对女人产生一种抗拒姿态,被那些如狼似虎,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看见过男人的女囚犯,硬生生折磨出来一种心理阴影。

从此,他将不喜欢女人的声音。

逐渐变得不喜欢女人。

想到这些,李南方有声以来第一次害怕了。

心理疾病,可不是被万蛇撕咬之后留下的那种身体麻木。

他可以通过和不同女人接触,寻求刺激,来恢复男人雄风。

但是心理疾病不一样,他会慢慢排斥女人,一看到女人,一听见女人的声音就会产生厌恶感。

最终变成一个身体各项功能正常的单身主义者。

或者更不济,变成一个讨厌女人的基佬。

不要怀疑这是危言耸听,生活环境对人思想的影响无比巨大。

老美曾经拍过一部,被全世界封禁的青少年犯罪题材电影,名为——这里就不给那帮外国鬼子打广告了。

故事的主要内容就是说,一个不服管教的问题少年,在传进别人家,当着别人老公玷污人家老婆之后,被警察抓住锒铛入狱。万恶的监狱管理员,通过电击疗法、催眠手段等等惨无人道的方式,把问题少年变成了挨一巴掌都不敢还手的废物。

由此可见,监狱里可能遭遇的一切,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相当恐怖的。

李南方不是普通人。

但他有普通人的人性和良知。

所以,他同样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

一个男人被关进女子监狱,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像被几个畜生轮之后的少女,畏惧所有男人那样,开始排斥所有女人。

如果李南方甘心在这待下去,顶多半年时间,他的结局绝不会比装纯之后的结果好多少。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板,害怕了。

是那成百上千个女人共同鬼哭狼嚎,让他感受到了恐惧,甚至连无女不欢的黑龙也沉在丹田内,表现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他想出去。

他想不顾一切,甚至动用黑龙的力量,扯开牢房门的铁栏杆,逃出去。

只是,不等他把这种想法付之行动。

一群健硕的身影就挡在了牢房门前。

那是监区里的狱警。

女子监狱的狱警当然是女的。

可是,她们一个个带着容嬷嬷的脸,拥有史泰龙的身材,人手一根警棍在手心处有节奏的敲打,隔着栅栏窗口对李南方不停舔嘴唇,这算怎么回事?

李南方不是那种为了一丁点男人面子,就会对世间邪恶置之不理,坚持不打女人这一狗屁原则的男人。

只要这人该打,无论男女,他都会送上正义的惩罚。

所以,眼前这十几个狱警大婶,真要对他图谋不轨,李南方保证一分钟之内就让她们承受最痛苦的打击。

偏偏她们没有一个做出过分举动的。

只是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用那种饿狼一样的目光盯着李南方,不停舔动嘴唇。

这一幕,让他觉得恶心。

甚至也让他体内的黑龙觉得恶心。

然后,李南方失去了徒手撕开牢门铁栅栏的力量,乖乖后退,缩在角落处,不敢抬头。

他现在无比后悔,为什么要充当好汉,去和那个想要坑害他的人对着干。

这才是对方出的第一招,他就已经承受不了了。

这个人绝对是嚣张跋扈的岳阿姨不能比,腹黑恶毒的贺兰小新更是不及其万分之一。

他到底是谁?

有本事站出来,和老子单挑!

李南方在心底里呐喊着。

可惜,他现在还见不到那个人。

而那人确实在暗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青山女子监狱的狱长办公室里。

沈轻舞翘着二郎腿,躺在老板椅上,一边观赏面前电脑连接出来的监控画面,一边相当不屑地大骂:“怂蛋,才刚开始就认怂了,简直没有半点乐趣!花夜神和岳梓童那些女人都是眼瞎了吗,竟然能看上这么一个废物。”

一声怒骂,把旁边的监狱长吓得浑身一哆嗦。

深知沈轻舞来头的女子监狱监狱长,不仅把自己的宝座让了出来,更是恭恭敬敬递上一杯水。

只等到沈轻舞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稍稍挪开一点,监狱长才敢开口问道:“沈、沈小姐,这个人您打算在我们这里寄放多久啊?”

“没想好呢,先放他——等等。”

沈轻舞的话没说完,桌上的手机好一阵闪动,看到上面的来电提示,她嗤笑一声,随手接听起来:“喂,小命啊。”

荆红命听到这个甜腻腻的声音,恶心的恨不得当场挂断。

往前数一二十年,他都没像这段时间一样,总听到沈轻舞的调戏。

这一切全都拜李南方那个臭小子所赐!

“为什么要把他关到女子监狱?”

荆红命对待沈轻舞,向来都是秉承着某项原则:一个字能说完的事情,绝对不废两个字的口水。

听到这么开门见山的问题,沈轻舞才不会那么快给出答案,一只手轻轻弹动手机挂件,对着话筒幽幽叹口气:“唉,可怜我一个弱女子,孤苦无依的,又被那老不死的逼着不能嫁人。小命啊,你说我怎么这么惨啊?”

“这次通话会被录音,通话内容会在最高警卫局备案。”

荆红命用通话内容会被录音,来回应沈轻舞的那句自怨自艾,还真让那女人稍稍收敛了一下。

“没意思,小命你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啊,你们这群人果然都是没什么人情味的。还是李南方那小子不错,能知道害怕。你问我为什么把他关进女子监狱,还不是小命你自己说的不想看见他再去祸害女人吗?”

沈轻舞这一句反问,通过话筒传来。

荆红命只是稍稍一琢磨,瞬间就明白过来。

这世界上最能对人产生精神折磨的地方,就是监狱。

而一个男人被关键女子监狱,遭受那么多精神异常的女人,对其进行心灵摧残,那结果简直不要太好。

兴许李南方待上一年半载之后,就会彻底对女人失去兴趣,还怎么可能祸害良家妇女呢。

一举拯救全世界的美少女,荆红命当属首功。

可问题是,他只想让李南方那个臭小子吃点苦头,绝不是把这家伙变成了心理不健全的人。

“小命啊,你说我现在申请和他住一间牢房怎么样。我会用我博大的胸怀来教化他,同时用他生命的精华来滋润我。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情,你说怎么样?”

沈轻舞的话音,打断了荆红命的思路。

尤其是听到后半句什么教化、滋润的话,荆红大局长气得脑袋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都说了,通话内容会被录音备案。

这个该死的女人,说起话来竟然更加肆无忌惮,果然是这天底下除了那个老、咳咳,除了沈老,就没人能制得住这个妖孽了。

“我待会儿给你传个资料过去,事关国家,也需要你的帮助。同时,希望你别太过火,李南方很重要。”

说完这句话,荆红命毫不犹豫地结束了这次通讯。

他真怕沈轻舞那个疯女人待会儿再说出更露骨的话语,导致他向上汇报工作的时候,徒增别人的笑柄。

嗯,当然了,没有任何人敢去嘲笑十月冷血荆红命的,最起码表面上他们不敢。

沈轻舞这边,很快就收到了荆红命传来的一项加密资料。

细细研读片刻之后,向来玩世不恭的沈轻舞,也难得的露出来个饶有兴致的认真表情。

“还能这么玩吗?有点意思。”

她喃喃自语一句,起身就往外面走,都已经走出门去好远了,才把一句话扔回来:“那小子就在你这待着,除了我之外,不管是谁都不能放他离开或者带他走!”

“是,是,沈小姐。”

监狱长毕恭毕敬地回应,哪怕沈轻舞已经不太可能看到她的表情动作,听到她的话音了,她还是做的相当体面。

只是体面过后,监狱长的脸终于垮了下来。

一个男人关进女子监狱,这算怎么回事啊。

而且听说这小子的来头也不小,唉,青山女子监狱这座小庙,怎么就把西方的上帝给招来了呢。

不是一个系统的,也太特么不合规矩了。

监狱长为了李南方愁眉苦脸。

同一时间,也有不少人因为这家伙茶饭不思。

青山早间新闻,用了报纸头条、电视新闻头版、网络新闻首推等各种手段,把“昨晚李某某见义勇为过程中过失杀人”的事件,当成了个热点话题播报出来。

这么大个举动,令昨夜因为气愤而离开市局的岳梓童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不是李南方自导自演的事情吗?”

岳家主看着新闻报道,嘴中喃喃。

旁边的贺兰小新一拍大腿,当时就喊道:“梓童,我们想错了!李南方再怎么傻,也不会傻到把自己扔到监狱里去的,更不可能有本事调动媒体给他曝光啊。这次是有人故意出手整治他。”

“废话,你当本小姨看不出来吗?”

岳梓童狠狠瞪了新姐一眼,心中无限后悔。

昨晚应该坚持把李南方捞回来的才对。

那样,这件事就不会被新闻报道出来。

一旦上了新闻,任谁也不可能在公众的眼皮子底下,从监狱里捞人的。

想到这些,岳梓童没来由地浑身一颤,大声喊道:“快给白灵儿打电话,问问李南方在哪!”

上女友闺蜜 系列小说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说
我的极品小姨__第1638章 李南方排斥女人_上女友闺蜜 系列小说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说

凌晨时分,万籁俱寂。

本应该是安睡的时候,青山市局的接待处却人满为患。

五位大美女排排坐在接待处的休息椅上,全都是脸色阴沉。

张局不停抬手擦着额头冷汗,冲手下人怒声喝骂:“一群没用的东西,以后出去千万别说是我带出来的兵。前两天让你们找人找不到,现在人都自己出现了,怎么还是找不到呢。傻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再去和省厅那边取得联系!”

旁边的马副局众人听着局座的怒骂,一个个表面上噤若寒蝉,实际上心里都要开骂了。

局座同时兼任省厅副把,想要从那边提个人出来,那不就是随随便便一句话的事吗。

现在反过头来,让他们这些人去和省厅建立联系。

分明就是要把他们当成替罪羊!

前两天,正儿八经去找人,找不到的时候,您骂几句我们受着。

现在您自己搞出来的幺蛾子,还让我们背黑锅,这还有天理了吗?

不得不说,这个黑锅,我们背的很开心。

马副局艰难咽口唾沫,一只手背在身后,使劲压住别人想说话的冲动,他自己往前一迈步,主动站到了局座的身边。

“报告局座,事发突然,但是我们的反应速度也不慢,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处理手段。”

“哦?快向岳、岳小姐仔细报告一下,你们做出的正确处理手段是什么。”

张局故作惊讶地看了眼马副局,横移一步,把单独面对岳梓童等一种女人的机会,让给了马副局。

马副局知道讨好局座的机会来了,清了清嗓子,开始他一个人的表演。

从去年年底的全局工作会议精神开始讲起来,细数着大半年的市局工作情况,再到前几天的全城搜捕、哦,是全程搜寻李先生行动。

马副局事无巨细,将工作当中的成败得失一一摆放在面前。

每当看到岳家主要开口打断的时候,他就带着最大的歉意表示,请岳小姐耐心听下去。

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整个接待处都是马副局口若悬河的演说。

说到最后当然是——毛用没有了。

不管怎样,就是在这里拖延时间。

尽管马副局不清楚局座的处境,更想不明白局座为什么要冒着承担岳家主怒火的奉献,对李南方下手。

但这不妨碍他给领导顶包抗雷的决心啊。

半个小时过去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马副局再也支撑不住,更是受不了岳梓潼那阴森森的目光,这才终于说出一句总结性的话语。

“总之,像李南方李先生那样的遵纪守法良好公民,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省厅方面一定会在合理的安排之后,把人移交到市局这边。所以,请岳小姐和局座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把李先生送到这里来的。”

马副局说完这句话,随即就感受到肩膀上传来局座厚重的拍打力量。

“没错,马副局说的很对。岳小姐您放心,我们市局已经竭尽全力和省厅方面进行沟通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局座亲自向岳梓童作出保证。

岳梓童还能说什么,只能瞪着眼生气啊。

任凭她家主的地位再怎么崇高,也不能守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怒骂一位局座兼省厅副把的。

可是她又实在咽不下去这口气。

好不容易有了这么次机会,又做了周密的计划和准备,才能让李南方乖乖跑到她的面前。

结果,却让警方莫名其妙从中间截胡了。

这算怎么回事?

“说到底还是我输了,一听到他有事,就忙不迭地跑过来,以后又要承受那家伙肆无忌惮的嘲笑了。”

岳梓童在心中默默想着。

自从李南方回国,两人之间就在进行一种只有爱人之间才会展开的较量。

那就是两口子吵架冷战过后,谁先道歉,谁就输了。

李南方和岳梓童不可能互相道歉,只有谁主动去见谁,才能判定输赢。

之前命令康维雅打压南方集团,昨晚又带着一群女人去金帝会所,无不是想方设法,让李南方主动走到她的面前。

只要李南方主动,她就赢了。

可是在这种较量中,谁输谁赢好像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后果,但情人之间不是从来都不会考虑什么利益,经常做这种相当无聊的争斗,以此来证明谁更在乎谁,谁更爱谁吗。

岳梓童感觉自己无药可救了。

在乎李南方,在乎到无药可救的程度。

她甚至都怀疑,这一次警察截胡是李南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是应对她带着一群女人去金帝会所假装胡闹的手段。

可即便真是这样,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赶过来。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岳梓童能去收拾李南方,别人就不行。

谁也不行。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行!

“报告局座,省厅传回来消息了。”

门口处传来的某警员报告声,响彻在房间内。

打断了岳梓童的沉思,也让屋内的五个女人齐齐站起身看过来。

张局看到这些女人整齐划一的动作,不由得脸色发苦。

身为局座,他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今晚针对李南方的行动由何而来,更清楚此刻送来的省厅通知性文件上会说些什么。

他相信,那份报告一旦念出来,这五个女人、不,岳梓童一个就能把市局的房顶给掀翻。

但是他不敢说出真相。

就想当初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他不能有任何拒绝一样。

张局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对着那个小警员振声喊道:“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快,大声念出来。”

小警员不清楚上层大人物之间的事情,只会按照领导的命令行事。

“省厅通告,原南方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南方,于昨夜11时许在花洪路1688号巷口,见义勇为过程中意外造成他人死亡,犯下过失杀人罪。省厅刑侦队经过连夜审讯,嫌犯李南方对其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现由刑侦一处押送其转移至2号监区,等待开庭审判。琢令青山市局及下属各单位对外通报案件处理情况,安抚青山市民,宣扬法律公正。”

小警员尽职尽责地把报告念完,这才抬头。

结果,就看到一屋子的大人物、大领导全都瞪大了眼睛,表现出不可置信的模样。

张局是装出来的傻,可他无比希望自己是真傻,都咋也不用这么担惊受怕了。

马副局等人是真的傻,大家只是察言观色看出来,张局故意在这里拖延岳家主的时间。

他们心想着,这一定是省厅那边有不认识李南方的人,不小心抓走了岳家姑爷和咱市局的姑爷,想要时间拖延,等着省厅那边赶紧把人送回来,抵销岳家主的怒火。

可玩玩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真把姑爷给抓起来了?

还连夜审讯,直接收监了?

马副局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准备情形不妙,立刻闪人。刚才是他主动抗雷的,只是那颗雷就一哑炮,现在的雷绝对能炸死人,不敢接着抗下去的。

岳梓童、闵柔她们五个女人同样目瞪口呆,等了大半夜,就等着李南方回来呢。

结果呢。

人没见到,却是收到了他进监狱的消息。

试问哪个女人听说自己老公被抓进监狱了,不会震惊,不会嚎啕大哭,不会——嗯?

“哈哈哈,好,很好!”

岳梓童笑了。

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听到这么个坏消息之后,岳梓童竟然大笑出声。

“张局,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李南方是不是杀人之后被你们抓起来了?抓的好,非常好,像这种人渣,就该被关进监狱里面一辈子都不能放出来!”

岳梓童冲着张局说出这句话,随后扭头看向身边的其他几个女人喊道:“新姐、闵柔,我们走。哦,对了,灵儿你留下吧。一定要好好配合张局的工作,绝不能让李人渣那个杀人犯从监狱里踏出来一步,让他把牢底坐穿!”

一句话,气势如虹,掷地有声。

岳梓童昂首阔步向外走去。

贺兰小新带着满脸的笑意,伸手轻轻调了下白灵儿的下巴,调笑道:“小白警官,你沾光了啊。我们把直接收拾那个人渣的机会,最先让给你啦。”

嬉笑中,贺兰小新快步追上岳家主的步伐。

闵柔这边微微一愣,随后才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狠狠一跺脚,心中把李南方骂了好几遍,才拉上蒋默然快步追出去。

岳家主为什么听说李南方被人抓进监狱之后,会大笑着走人?

当然是因为她很生气了。

李南方什么身份啊,那可是对最高警卫局局长喊一声“十叔”的妖孽。

莫说见义勇为的时候,不小心杀个小混混了。

哪怕是他在公共场合,当众杀了一个坏蛋,也不会立刻被关进监狱里去。

确切的说,以东省省厅的力量,都很难当场把那家伙抓住,并且让他供认不讳。

由此可见,出现这样的结果,只能是李南方自愿的。

既然是自愿被抓走,那就证明他不在乎岳阿姨等女人是不是去金帝会所狂嗨了,同时也证明岳梓童今晚急匆匆带人来市局,等了大半夜其实就是被李人渣给耍了一通。

想到这些,岳阿姨能不生气吗。

生气过后,当然是会想办法去狠狠收拾李南方了。

所以,他才会在临走之前,让白灵儿留下,说出让那家伙把牢底坐穿的话。

岳梓童生气走了。

贺兰小新自诩一眼看穿真相,也跟着走了。

闵柔考虑到李南方不可能出事,当然是生气地一起离开。

蒋默然不会考虑那么多,她只知道自己的男人很强大,绝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坐牢,所以她要待在岳梓童身边,等待李南方回归。

这些女人都明白,唯有一根直肠子通到底的白灵儿想不明白。

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情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