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看都能看湿的小黄文 细节很多的性插小大尺度说

2019-07-02 15:01:19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李南方是开着车来这里的。

马上要成为上亿资产集团总裁的人,能没有自己的车吗。

当然,为了不让心腹手下发现他这个老板放权之后,还不放心地跟过来查看,他故意把车藏在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现在好了,有车代步,能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市区。

同时,也可以让他在开车的过程中,稍稍恢复一下精神。

以往,每一次被黑龙侵占身体之后,再度恢复过来的时候,李南方都会想和几十个女人大战了七天七夜一样,虚脱无力。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李南方能面相感觉到,黑龙变得比以前强大了。

但是强大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

毕竟,在和菩萨蛮几度**凤凰涅槃之后,这还是黑龙第一次尝试占据他的身体控制权,结果就拉了几下藤条,便被岳梓童、闵柔那些女人的急切呼喊给喝退了。

由此可见,不仅仅是黑龙在强大,李南方自己也变得稍稍强大起来。

要不然,不可能仅凭几个女人的呼喊,就可以让他压制黑龙。

更不可能在黑龙退却之后,稍作休息便可以开车赶路。

按照李南方的想法,肯定是要在那处半山坡的歪脖树下面,睡上半夜,养足精神再走的。

可惜,可爱的岳阿姨根本不给机会。

虽说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确定,岳梓童不会也不敢带着李老板那么多女人在会所里乱来。

但是一想到,那些男人可以用目光来肆虐自己的女人,李南方还是浑身别扭,索性开车过去,和岳梓潼当面摊牌。

省得这个女人三天两头闹出些幺蛾子,让人不得安生。

夜色越来越浓。

时间已经快要接近凌晨。

空旷的大街上除了偶尔顺着马路边游荡过去的乞丐,很难看到其他人。

夜很静。

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罢了。

只要怪伤金帝会所所在的那条马路,所有人都会知道,青山的夜比白昼还要疯狂。

李南方无聊的大哥哈欠。

心想着待会儿怎么样才能和岳阿姨完成这次亲密而又友好的摊牌,然后再次陷入到那个嚣张女人的掌控中,每天晚上安寝之前,还要拿着牌子询问小姨她老人家,今晚宠幸——哎?

“不是吧?”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音,李南方把脸贴着车窗玻璃看向外面,嘴中不由自主地发出这句呢喃。

就在刚刚,他还在思考“翻牌侍寝”的问题时,突然看见马路边一条昏暗小道的拐角处,两个男人拉扯这一个女人消失在黑暗的角落。

距离太远,又隔着车窗玻璃,李南方是不可能听到那个女人在喊些什么的。

但是从他们撕扯挣扎的幅度上来看,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那个身穿红色紧致包臀裙的女人,被人给抢劫了,明显是劫财又劫色的那种。

二是一个男人抓住了在外——算了第二个原因可信度不太高,呢就肯定是上一个原因。

有人在抢劫!

身为正义的化身,和平的使者,拯救世界的英雄,看到这么邪恶的事情发生在眼前,李南方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迅速掉头,将汽车停在马路边,大吼一声冲进小巷子里,打跑敢于非礼美少妇的流氓,接受美少——好吧,扯太多了,不得不承认刚才是普通人的想法和做法。

像李南方这样的人中龙凤、杰出青年,怎么可能那么随便就出场呢。

他却是开车掉头了,只是开往那条昏暗小巷子的速度异常缓慢。

他在思考。

思考刚才被两个男人拉扯进黑暗角落的红衣女郎,和他之前在汉城见过的那位翘臀长腿女人有几分相似。

这世界上,身材好的女人有很多。

但是随随便便就看到身穿同样衣服、同样好身材的女人,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刚才路边发生的那一幕,之所以能引起李老板的关注,就是因为那个被拉走的女人像极了“翘臀长腿”。

不过,那也只是身材相像罢了。

到底是不是,只需要看看待会儿的结果就好。

试想一下,如果他以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一分钟之后恰巧开车到那条小巷子口。然后看到两个惊慌失措的男人连滚带爬跑出来,或者打眼一扫看到两具尸体横躺在巷子深处。那他不会有任何犹豫,就会停车冲过去。

毕竟翘臀长腿的刀法,也曾让李老板心惊过,没理由吓不死或杀不死两个小混混。

可惜,现实让他失望了。

汽车车头和巷子口处于一条平行位置的时候,坐在车内,他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呼救声。

“呀,真的是碰上拦路抢劫的了。特么的,老子在这胡思乱想,耽误了救人了。”

心中瞬间确定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古怪人物,李南方当然不会在犹豫了。

停下汽车,开门冲出去,刚跑进巷子口,就听见了无数坏人最喜欢用的那句烂俗台词。

“妹子,喊吧,你喊破喉咙都没用的。来,让哥哥抱抱,今晚让你爽上天。”

昏暗的小巷子伸出,一高一矮两个壮汉,把可怜的红衣女郎逼进角落里,其中一人死死抓着女郎的头发,另一人一边大笑着“念台词”,一边伸手去解开自己的裤腰带了。

李南方眼前呈现出这样的湖面,尤其是看到那女郎被撕扯开的衣领下,已经露出来打偏的雪白。

他当时就热血重头。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呃,我让你住手!”

好险啊,差点暴露了真实的内心想法。

以后必须谨慎点,决不能口无遮拦了。

心中告诫自己一句,李南方迈步临近过去。

在他那声呼喊发出的时候,两个流氓已经带着惊慌疑惑的目光转头看了过来,随后惊慌疑惑变成凶狠,似乎完全不惧怕只身前来的救美英雄。

“谁家裤链没拉紧把你放出来了,不想死就给我滚!”

正在努力提裤链的高个儿汉子,大喊出这句话。

李南方只感觉相当无语。

这两个家伙表情动作透着无知,说出来的话也特么全是烂俗的威胁话。

就想问一句,现如今半夜拦路抢劫的同志,就不能抛开前辈的束缚,想出一些心潮的话语,让抢劫这份工作变得更有艺术特色吗?

就眼前这两个废物,李老板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他们搞定。

“英雄,救我!”

吓傻的女人,在李南方走的越来越近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张口大喊救命。

那声音即便是在恐惧状态下发出来,也是无比地婉转动听。

尤其是这女人的嘴唇,喊话过后,微微一抿,透着难以言喻的性感,真让人恨不得立刻凑上去,使劲吮吸一口尝一尝那是什么味道的琼浆玉液。

战斗力不足5的小流氓渣渣,性感美艳的受伤害女郎,这简直不给李南方任何拒绝英雄救美的理由。

他二话不说,眨眼间来到近前。

趁着那高个儿刚把裤链拉上去的当口,李南方直接一脚踹在那人的胸口上。

“咔嚓。”

肋骨断裂的声音在静谧的小巷子里显得格外清晰。

李南方有意识地收了收脚上的力度,只让这家伙接受点教训就好了,没必要把人往死里整。

毕竟,小混混也是娘生爹养的,长这么大不容易。

至于旁边那个张牙舞爪还要往上冲的矮个儿,一巴掌扇他脸上,打飞几颗牙齿就好了。

主犯严惩,从犯缓刑,这向来是我们伟大祖国对待不法分子的明确态度。

唉,高手寂寞如雪啊。

一拳一脚就把两个小混混给搞定了,实在没办法凸显哥们的英雄姿态。

心中强烈鄙视一下两个小流氓的武力值,李南方再次上前一步,伸手要去搀扶已经吓得蜷缩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的红衣女郎。

他还想着用什么话才能安抚下,这位美丽女士手上的心灵。

结果没等想好,一声嚎叫从身后传来,把李老板也给吓得浑身一颤。

“啊,杀、杀杀杀人啦,救命啊!”

刚被扇掉几颗牙齿的矮个儿混混,嚎叫起来发出的声音,也带着某种漏风的感觉。

一个抢劫别人的家伙,嚎得跟个娘们似的在这喊救命,这点破胆量也敢出来混啦?

李南方真是相当无语。

暂时放弃面前的女郎,回头看向被他打翻在地的那两人。

矮个儿嚎叫着,两条腿蹬着地面,屁股擦动往后撤,几步之后转身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边喊边跑的样子,别提有多滑稽了。

可惜,李南方看到这么滑稽的画面也根本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惊愕地发现,旁边躺在地上的高个儿混混竟然死了。

你敢说整个脑袋一百八十度向后旋转,把后背当前胸的人,不是死人吗?

“我靠,真特么死了啊?”

李南方蹲下身子探了探那家伙的脉搏,没感到任何跳动之后,也是不由自主地怒骂着发出一句感叹。

这人死的也太容易了吧。

我就是朝他胸口上踹了一脚,又没碰别的地方。

你这脑袋整个来一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还有没有天理了?

就算是为了向世人证明我李南方的身手高强,你也没必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把?

刚说了,小混混活这么大不容易。

结果李老板一脚就把人给踹死了。

“麻烦!美女,你帮我——哎,人呢?”

再次确认高个儿混混死的不能再死,李南方暗叹一句麻烦,就想回头和那个红衣女郎商量下,怎么与警察解释这件事。

毕竟,这是在祥和安宁的大华夏,死了人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必须报告给警察叔叔的。

只要有人作证,证明他是见义勇为,麻烦就会小一点。

结果回头看过去之后,李南方险些当场一个白眼翻死自己。

身后的那个红衣女郎不见了。

就在他去确认高个儿混混死活的时候,全没发觉身后的女人已经顺着巷子另一头,跑掉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老子——呃?”

李南方很想指天怒骂,可惜话未说完,好几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至。

公告声明:无任何app类下载安装软件!网上的所有以""命名的下载安装软件均和本站无关!用户自行下载安装后出现任何损失本站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laoqu123=)

看都能看湿的小黄文 细节很多的性插小大尺度说
我的极品小姨_第1634章 小混混长大不容易_看都能看湿的小黄文 细节很多的性插小大尺度说

康维雅终于不再去鄙视李南方了。

说实话,自从知道李南方这个人的存在开始,康维雅就从来都没瞧得起过他。

一介莽夫,为了救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碰巧搞垮了她的康氏帝国。

一个白痴,空有那么好的黑丝技术,却不曾让公司开拓出来任何海外市场。

一个男人,在为了报复仇家的时候,竟然只会用把汽车掀飞那种小家子气的手段。

综上所述,李南方就应该是被康总踩在脚下的小蚂蚁。

即便刚才都被这家伙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康维雅也没有摒弃过心中的这种念头。

可是,此刻,看到双眼泛红光的李南方。

什么鄙视。

什么怨恨。

全都让它们滚一边去吧,康总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恐惧。

怕的要死,比怕死还害怕。

她不知道李南方怒吼出来的“滚”是不是对她说的,但她相信,现在不滚,接下来就是和这个世界的永远告别。

康维雅不再有任何犹豫,连滚带爬着向不远处的汽车所在位置逃窜。

可是才跑出去几步远,就感觉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量从脚腕处传来,整个人失去平衡,重重摔在地上。

还好,这里的地面是青草地。

康维雅摔下去之后,整张脸保存完整,也没有磕掉任何一颗牙齿,只是下巴有些生疼。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她刚从摔懵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就发现双眼猩红的李南方拉扯着她脚腕上的绳索,一点点把她拉回到身边。

康维雅拼命抓取地面上的青草,试图和恶魔角力。

那些柔嫩的小草又没招谁惹谁,又没承受康总的雨露恩泽,凭什么帮她摆脱恶魔的控制啊。拼着自断根茎,也不给康维雅任何机会,任凭这女人和恶魔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

深处极端恐惧中的康维雅要崩溃了。

她之前毫不搭理李南方的威胁,就是因为心中笃定这家伙不敢杀她。

可现在身后出现的李南方,只是空有一身人的皮囊。

她看得出,这不是她鄙视的那个李人渣了,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面对恶魔的威胁,康维雅甚至连呼救都忘记喊出来。

直到这一刻。

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色的宁静,也像是一股清流冲进康维雅的脑海。

那是李南方的手机。

他刚才捂着头满地打滚的时候掉落出来的。

无论这时候打电话来的人是谁,那都是她的救命稻草。

意识到这一点,康维雅借助绳索的有效范围,横向爬过去,看也不看来电显示,点击接通,对着那边就大声喊道:“救命,救我,李南方疯了!”

这一声喊,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透过手机传到另一边的岳梓童耳中。

带着一脸冷笑的岳家主,还在思考着李南方接通电话之后,用什么话给他一个迎头痛击呢。

结果对面的声音,先给她脑袋上敲了一棒子。

知道听筒中再次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岳梓童才猛然醒悟过来。

“康维雅,是你吗?李南方怎么了?李南方,我告诉你不准乱来!”

岳梓童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听康维雅那种已经变了音调的哭嚎,就知道她的亲亲小外甥没干过什么好事了。

岳家主的声音透过电话传递过来。

康维雅恨不得大骂一句,你让人不乱来就不会乱来了吗,傻缺,你不应该是先问一句我们人在哪吗?

当然,康维雅是骂不出来的。

刚接通电话的时候,身后那个恶魔一样的李南方,突然加大了拉动绳索的幅度,让她整个人瞬间就被拖过去一米多远。

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慌乱之中点到手机上的免提键,就撒开手指,眼睁睁看着手机距离她越来越远。

康维雅都快哭了。

不,她是真的哭了。

躺在地上嚎啕大哭,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李南方这疯子。

如果不招惹他,还能保住一条小命,感受人世的温暖,但现在——怎么不动了?

哭了一半的康维雅,突然发现脚腕上那种拉扯她的力量消失了。

她不敢相信地回头看过去。

只见李南方带愣在原地,早就扔掉了手中的藤条,一双眼睛还是猩红色,但目光始终聚集在刚刚被康维雅不小心丢掉的手机上。

“李南方,我警告你,不准做任何蠢事,快放了康维雅!”

岳阿姨的怒吼清晰传过来。

紧接着又是闵柔的声音:“李南方,你、你给我老实点,要不然我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随后又是白灵儿的声音:“李南方,你不会想让我们去监狱里面才能看到你吧,快把康维雅放了!”

南方后宫联盟里,此刻聚集在一起的那些女人轮番上阵,对着电话大声呼喊。

他们不知道李南方和康维雅在什么地方,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立刻赶到现场,所以只能希冀于这种毫无意义的呵斥,能够让李南方清醒过来。

没听康维雅说李南方疯了吗。

爱人的呼唤,肯定是治疗一切精神疾病的灵丹妙药。

这群女人的想法貌似挺白痴的。

偏偏还真的起到了作用。

李南方眼中的猩红色彩迅速褪去,他一步一步朝着手机摔落的地方迈步前行,等终于来到手机旁边,把对面那些女人的喊话听了一个遍之后,他仰头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恶的黑龙,终于在他铸成大错之前,被他的人性给压制住了。

康维雅愣了好半天,有种死里逃生的不真实感。

我嘞个乖乖。

刚才这家伙不还是如同恶魔一样吗,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软脚虾了?

“你还不走,在这里等着干什么呢?真想让本大爷把你蹂躏致死吗?”

李南方扭头看过来,冲着康维雅怒骂一句。

猛然回神的康维雅,哪还敢有半点的不耐和犹豫,撒腿就往远处跑,一溜烟跑到开皇集团的总裁座驾旁边,拉开驾驶室的门坐进去,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今夜,恶魔一样的李南方给她带来的恐惧,完全压过了她不敢独自开车的恐慌。

“李南方,你到底在干什么呢?快给我住手!快把康维雅放了!”

岳阿姨的嘶吼,从耳边的手机里再度传来。

李南方只感觉被震得耳膜生疼,懒洋洋回道:“别嚎了。”

“嗯?李南方?康维雅呢,你不会是把她给杀了吧?”

“呵,我倒是想杀她,可那女人把汽车开的比飞机还快,我根本追不上,怎么杀——呃,不对,你谁啊,我认识你吗,你就给我打电话?”

李南方躺在地上,下意识回答岳阿姨的问题。

说到一半,才猛然记起来他作为失忆了的叶沈,不应该这么随意地去和岳阿姨说话。

于是,话锋一转。

当然,这转变意思的话,到底是故意隐瞒什么,还是以此向对面那群女人透露出自己没事的信息,让她们放心,也只有李南方自己心里清楚了。

不管怎么说,听到李南方相当正常的声音,还是让电话那头的几个女人长出一口气。

放心过后,话题当然是回到这个电话打来的目的上了。

“李南方,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恢复记忆了,现在就问你敢不敢来拜见本小姨。”

岳梓童的冷笑声悠悠传来。

李南方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来这样一幅画面,岳阿姨翘着二郎腿叼着烟,身边一群妹子环绕,等着他主动上门负荆请罪。

女人可以撒娇,但是不能娇惯,可以有傲气,但是绝对不能太嚣张。

岳梓童竟然用那么嚣张的语气说话,还问哥敢不敢去见她,我要是说敢,那不正合她的意了吗。

“什么小姨大姨的,我再说一遍,我不认识你。再见。”

“等等!”

岳梓童含住李南方想要挂断电话的动作,阴气森森的一声笑,轻声说道:“行,李南方,你还在这和我装。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上午就说过,我们是一群被男人抛弃的可怜女人,既然你不要我们,我们就自己找别的男人填补空虚的心灵。给你发个视频,你自己看吧。”

话音落下,岳梓童那边主动结束了通话。

片刻之后,微信的视频请求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李南方艰难咽口口水,坐起身,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轻松惬意一点,这才接受了视频请求。

结果,一接通,对面就出现了让李南方火冒三丈的画面。

岳梓童、贺兰小新、闵柔、白灵儿、蒋默然,这五个女人在一起,周围竟然是十几个男人团团围坐。

“李南方,你看见了吗,我们找了好多男人来陪我们呢。哇,你看看这位壮硕的汉子,床上功夫一定很不错吧。你再看看,这边这个奶油小生,这皮肤嫩的哟,太让本小姨喜欢了啊。来,宝贝们,不要这么拘束吗,大家一起嗨起来啊。”

岳梓童拿着手机,对着一间屋子拍了一圈,随后就把手机倒扣在了桌面上。

画面黑了下来。

但是那边各种女人的浪、叫声无休无止地传进李南方脑海中。

刚被压下去的黑龙恶念,险些就被手机那头显示出来的情况,给刺激到再度爆发。

对面那间包房的装潢,李南方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青山金帝会所顶层的紫金会员包房。

想当初,李南方和贺兰小新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里开始的。

“李南方,你不是不认识我们吗。那好啊,我们就不打扰你了,自己快活啦。”<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