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按摩着按摩着在一起 看女友被几个老头玩

2019-07-02 13:04:58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李南方,你干什么?你、不要,不要!”

康维雅有些慌了。

慌得像一个黄花大闺女一样,在李南方撕扯她的衣服的时候,使劲抱住胸前的波涛,努力闪躲。

可惜,她的头发被人采住,双手无助的挥舞打在李南方身上,就像是在给他挠痒痒一般。

李南方这是要用男人的终极武器来惩罚康维雅了吗?

当然不是。

尽管康维雅挺符合李老板的审美观。

尽管撕扯衣服的时候,李南方能感觉到身体内沉睡了好久的黑龙又在跃跃欲试者,催促他把眼前这个女人当场干翻搞死。

可他还是没想过要这么对待康维雅。

因为这个女人根本不配!

怎么能让这么恶毒的女人,来污染了李南方纯洁的心灵呢。

之所以去撕扯她的衣服,完全是因为李南方想找一个代替双手的工具。

“嘶啦”一声。

康维雅的职业装上衫被扯开。

轻薄的薄料在卷曲到一起的时候,会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坚韧,足以承受一百多斤的重量。

再配上几根本就柔韧的藤条,很快就是简单制造的绳索问世。

忽视康维雅那种无力的挣扎,李南方很轻易地就在康维雅脚腕上打了个死结,随后绳索的另一头绕过歪脖子树伸展出来的树杈。李南方轻轻一拉,就把康维雅高高倒吊起来。

“李南方,我死后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康维雅又一次感受到血液倒流的压迫感之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句话,随后就是双眼紧闭,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李南方不由得眼前一亮。

“康维雅,我才发现你是真的很聪明。不仅在商战中能把别人耍得团团转,更是在受到折磨的时候,还能保持必要的冷静。不错,我小看你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作为一个英三岛人,你是怎么学会华夏那句老话的?”

李南方很难得地对一个他所厌恶的人,说出夸奖的话语。

因为康维雅此刻的选择非常正确。

无谓的挣扎和怒骂,只会让她的血液循环加速,更快陷入到头脑发胀的痛苦之中。

唯有这种平静之中,尽量减缓颅内血压的上涨速度,才可以极大限度减少身体承受的痛苦。

当然,也只是稍稍缓解而已,最终结果还是回头脑发胀昏迷过去。

但康维雅能在这种情况做出正确选择,已经实属难得了。

毕竟,不是每一个女人在收到折磨的时候,都能保持该有的冷静。

除非,这个女人被此种方法折磨过,或者去折磨过别人。

李南方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康维雅的表现从何而起了。

这可是能把人肉生意做到全世界的人贩子老大啊,哪怕是有人被活生生肢解、取肾,她也看到过,怎么会不明白这种简单的折磨人手段。

察觉到康维雅微闭的双眼中,投射出来一丝戏谑的精光,李南方觉得有必要给这女人再来点狠的了。

“康维雅,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问你为什么会说出来,华夏的那句老话,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难道说你不在信奉你们的上帝,改信华夏的鬼神了?

好,你不说话也没关系。

我总要和你解释几句的。

如果你坚信自己死后可以变成鬼,向我来索命。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曾经因你而死的那些无辜人,也会变成厉鬼找你索命呢?

或许你现在受到的惩罚,就是那些厉鬼在冥冥之中指引我做的。

否则,怎么会那么巧,让我在这里遇见你。

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李南方说道这里,微微一顿。

可以明显看出来,康维雅的脸色呈现出罕见的苍白。

这证明她害怕了。

只是这种苍白根本无法抵挡续页倒流的压力,很快就让她那张妖艳的面庞,再次变得红润起来。

“不想说话,是不是?

没关系,你还是继续听我说。

华夏有句老话是,不写轮回信姻缘,不畏鬼神敬天地。

意思是,凡事信则有,不信则无。

无论你死后能不能变成鬼,我都不会在意

你活着,我都不怕你了,还会怕你变成的鬼?

所以,你的那种威胁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一丁点的用处。

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实在有些煞风景,要不咱们聊点开心的事情吧。

比如说,你会怎么死去。

你应该很清楚,当一个人被倒吊的时候,浑身血液会在地心引力的影响下,向大脑内聚集。

颅内血压会极速升高,明显的表现是额头上的血管会慢慢凸起。

喏,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静脉血管好像一条蚯蚓一样,在额头上爆出来。

不需要太久,只要再过五分钟,你的颅内血压就会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压力程度。

这个时候,如果我拿一把利器,在你的额头上轻轻一划呢。

你的血就会向喷泉一样,飞射出来。

疼痛会让你获得短暂的清醒,清醒之中你就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血不断流淌出来。失血过多的人会昏迷,那是因为大脑供血不足。可是你所有的血液都聚集在了大脑部分。

你想昏过去都不行。

唯一的选择,就是看着浑身血液流干。

然后先感受到四肢麻木。

再然后,是心脏慢慢停止跳动。

嗯,我敢保证你会在清醒的意识中发现自己心脏停止跳动。

然后再慢慢死去。

死,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

“啊,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不要说了!”

李南方的话还没有说完,康维雅再也承受不住心理上的恐惧,大声呼喊着打断了他话。

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

即便以前看到过无数次手下人去折磨她眼中的“货物”,也抵不上自己遭受同样待遇时候的恐惧。

而这一声喊,也让她极力表现出来的平静彻底消失。

心跳加速,血压瞬间升高,刚喊完话,那种头脑发胀的感觉就像潮水一般涌来。

她感觉自己要死了,马上就要去见上——

“哈、呼!”

李南方轻轻一送手中的藤条绳索,康维雅顿时撞击在地面上,软软躺下去。

猛烈的撞击,让她获得了呼吸的力量。

平躺的身子有助于血液循环迅速恢复正常。

李南方不禁感叹,如果早想到这一招,刚才何必累得手臂发酸,还要担心这个女人有可能吐出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躺在地上的康维雅动都没动一下,极度的缺氧,导致她大脑陷进半停顿状态,频临死亡。虽说很快就有新鲜空气补进了,可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的可能性,几乎很小。

万幸的是,李南方给了她时间。

瘪瘪的肺叶,逐渐被氧气充满,促动血流加速,让脑内的高血压慢慢降落回去。

就像装满水的气球,满满当当几欲爆裂的时候,突然来了个小开口,促使水压回落。让绷紧的气球、不,确切说是头皮获得放松,带动了她的各个反映神经,让她思维开始逐渐清晰。

我这是在哪儿?

我到底怎么了?

啊,是李南方在折磨我!

康维雅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与此同时,李南方采住她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陡然发现康维雅的眼角有泪水缓缓淌下。

这是潜意识内做出的本能反应。

女人的泪水,可能会打动男人。

但是鳄鱼的眼泪绝对不会打动任何人,李南方清晰地看到,康维雅的眼神中已经带着狠戾的光芒。

“麻烦!”

李南方暗骂一句。

他现在也有点佩服康维雅了。

不仅是因为这个女人够聪明,更因为她能够承受一般人难以承受的折磨。

要知道,正常女人在第二次被倒吊起来的时候,就不可能再升起来,任何反抗的心思了。

这一瞬间,李南方内心被怒火充斥,沉睡了许久的黑龙终于感受到它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享受的人类愤怒,在丹田处欢快地翻腾起来。

黑龙向来都是那种暴虐的姿态。

只是前段时间,杨逍把被药物侵占身体的花夜神,送到李南方的面前,一次来促使黑龙尽快长大。

结果导致贺龙一不小心成长成了一个畸形。

迫使李南方每天都要承受梦遗的痛苦,怀疑自己随时有可能精尽人亡挂掉。

由此可知,李南方的失忆不仅仅是受到花夜神的刺激,更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本来就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幸好,后来遇到了菩萨蛮。

在那些天的疯狂之中,李南方被黑龙侵占身体完成了一次凤凰涅磐。

然后,畸形生长的黑龙完美实现了正常生长。

它没有沉睡,只不过是用这段时间享受完全生长给它带来的变化而已。

当它适应了成长后的身体,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当然是控制住李南方,来验证一下它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了。

于是,李南方刚才内心被怒火侵占,一瞬间想要做些邪恶的事情时,黑龙立刻迫不接待地向他传递了一个信号。

“让我来,快让我来,这种事情我办起来最是得心应手。”

黑龙不会说话。

但李南方很清楚它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么一层意思。

如同以前一样,除非遇到特别紧急的情况,李南方是不会任由黑龙来控制他的。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大声吼道:“滚!”

这一声嘶吼,没有喝退黑龙,反倒是把康维雅吓得浑身一颤。

刚才,无论李南方怎么折磨她,怎么去讲那些令人恶心的话来刺激她,她也只是稍稍害怕,并没有任何真正发自心底的恐惧。

可是这一声“滚”,却把她吓得四肢瘫软,险些流出某种昏黄色的液体。

她猛的抬头,就看见李南方捂着脑袋在地上来回翻滚,好像非常痛不欲生的样子。

“李、李南方,你怎么了?”

康维雅忘记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下意识地问出这句话。

但是回应她的还是那简单粗暴的一个字:“滚!”

随着这声怒吼,康维雅终于看到,夜色之下的李南方,其双眼中散发出无比妖异的红光。

按摩着按摩着在一起 看女友被几个老头玩
我的极品小姨_第1632章 放开她让我来_按摩着按摩着在一起 看女友被几个老头玩

老话讲,好心当成驴肝肺。

老话又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两句话用在康维雅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因为,现在的康维雅根本不把李南方的赤诚之心当回事,只以为他是真的害怕了,笑声更加狂放。

“李南方,你说我把事情做的太绝?

可笑!

无论是在正常生活中,还是在商业竞争上,我们两个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现在你来求我了?

晚了!

我告诉你,我会用尽一切办法,让你的南方集团一点点垮掉。

我会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公司,变成无人问津的存在。

让你那些心腹手下一个个离开你,让你好好品尝一下背叛、无助的滋味。

到了那时候,如果你还是这么诚恳的姿态来求我,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的。

不过,我可不喜欢你求我。

那样的话,就没有了让我继续去嘲笑你,继续去整治你的乐趣了。”

康维雅的语气越发欢快。

她仿佛看到了南方集团在自己手中掌握着,李南方匍匐在她的面前,祈求她不要把南方集团收走的场景。

那时候,他是多么希望李南方站直了发怒,甚至暴跳起来反抗。

然后,她再去收拾这个家伙,让他一次次跌倒爬起来,之后再跌倒。

只有在一次次打击敌人的过程中,才能享受到胜利者的那种乐趣。

疯了。

如果陈大力在这里,一定会大骂一句,康维雅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

难道她看不出来,李老板刚才哪两句问话,实际上是问他自己的?

难道她没发现,李南方是在替她康维雅询问自己,还能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要不要对她下手那么绝?

可惜,大力哥现在,正在收拾那些敢来南方集团放火的小混混。

真心不能为康总提出来最正确的建议了。

“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李南方微笑着说出这句话。

他的笑容,反而让康维雅出现了片刻的冷静。

“李南方,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说的让你没有任何负担啊?”

“康维雅,我说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说不给的。雅文言情我说不把事情做的太绝,又是你自己说不可能的。那么,你就不要怪我了。”

李南方再也不想去跟这样一个女人废话。

伸手采住康维雅的头发,猛的将这个女人拉向旁边的小树林。

“李南方,你放开我!”

“你个人渣,我和你拼了。”

“快放开我,别逼我报警。我是外宾,我是华夏的外宾,你不能这么对待一个外宾。”

“我不会绕了你的,李南方,你死定了,你真的死定了!”

康维雅的大声嘶吼在山间回荡。

可惜,她自己选择的这个位置,目的就是闹得动静再大,也不会有人发现这个偏僻的角落。

于是此刻的局面就变成了,许多人经常说的那句话。

“你喊吧,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理你的。”

这么烂俗的台词,李南方才不会说出口。

他只会在沉默中,把康维雅拉到一课歪脖子树下面——谁知道青山哪来那么多歪脖子树的,总之李南方每次需要的时候,那颗歪脖子树就会长在他希望看见的地方。

可以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康维雅,怎么可能在李南方的手中讨到好处。

只能在大喊大叫的过程中,任由李南方抓住她的一只纤纤小脚,把她整个人倒提在半空中。

人为什么要头上脚下直立于人世间呢,这是大自然造物主经过数万甚至是数百万年进化之后,总结出来的一个规律。

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哪怕是心脏停止跳动了,只要大脑依旧活跃,就可以通过先进的器官移植技术,使人重新活过来,这种事情在医学界绝对有先例可循。

换一种不科学的说法就是,认得灵魂存在于身体内,汇聚在大脑处。

不要以为灵魂这种说法不科学,就认为它是假的。

否则的话,电视电影里演绎人死之后,灵魂飞升,为什么是从头顶飘出去,而不是从脚底板飞出来呢。

总之一句话,脑子是个好东西。

人的身体内百分之七十是水,如果头下脚上进行行走,那就相当于,把一个喝了一口水的矿泉水瓶子倒立过来。

所有的水都积压在那个小小的瓶盖上面,就相当于把人的脑袋浸泡在水中。

请问,谁敢让自己的脑子进水啊。

正常人都不敢。

康维雅身为正常人中的一员,绝对不喜欢自己的脑子承受要进水的风险。

可是她又不得不承受。

因为她实在没办法从李南方的掌控中挣脱出来。

“畜生!人渣!流氓!恶棍——你松开我,松开我!”

康维雅另一条腿踹下去,手脚奋力踢打着,大声嘶吼。

如果换做是功夫高强的,哪怕是岳阿姨那种在国安训练过几年的三脚猫功夫,也能在一瞬间想到伸手支撑柱地面,然后来个漂亮的空翻接回旋踢,逼迫李南方放手。

可惜,康维雅不过是头脑精明一些、心思歹毒很多,她的行动能力还不如一只猪。

最起码,猪在面临死亡之前,还必须让人把它四只脚都捆起来才行。

而康维雅只是被拎住了一只脚,就失去了任何反抗能力。

李南方也不说话,就这么抓着康维雅的脚腕,将她高高举起来。一只手举累了,再换另一只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康维雅变的安静了。

她头脑发胀、呼吸困难,只能用蚊子哼哼的声音,表达对李南方的咒骂。

双手无力地垂下去,即便是能够触及到地面,她也想不起来,可以用手撑住自己了。

如果这时候凑近过去。

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康维雅的整张脸都憋得像是蒸熟了螃蟹,红润得过了头。

这时候,一直抬眼看向前方,仿佛根本没有手中还提着一个人那种觉悟的李南方,终于想起来低头看一眼康维雅的情况了。

看到这女人,两眼翻白,甚至连眨动眼皮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李南方这才一甩胳膊,将其再次树立起来。

伸手扯住康维雅的衣领,防止她向后仰倒。

随后不轻不重的拳头击打在她的胸腹处。

刚才就感觉自己快要憋闷死的抗为重,就像是拉紧的风箱,张开大嘴使劲呼吸新鲜空气。

她脸上的红润,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下去。

随着积压在大脑处的鲜血退却,康维雅的正常思维意识也渐渐回归,醒转过来的她所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力咬了下嘴唇,猛地昂首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啊!”

“我靠,你鬼叫什么呢,吓我一跳!”

李南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像一把剪刀,剪断了康维雅的尖叫声。

这只大洋马终于彻底清醒了。

她猛地睁开了眼。

那双经常以冷傲目光看待别人的双眸里,现在全是择人而食的凶狠,就像被困在笼子里受伤的野兽,死死盯着李南方那张可恶的脸,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李南方,你敢这么对我,你死定——啊!”

话没说完,又是一声尖叫。康维雅再一次头下脚上被李南方给提了起来。

“人渣,魂淡!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康维雅的喊声响彻幽静的夜空。

就像是之前的翻版一样,没等她呼号太久,大脑充血的感觉再次压迫着她双眼一翻,快要昏厥。

康维雅很想昏过去,最起码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了。

哪怕是注定要死,谁不希望自己死的时候能够祥和安宁一些。

相信每一个必死之人,在安乐死和凌迟处死之间,一定会选择安乐死。

哎?

不对。

貌似当初杨逍要杀隋月月的时候,主动要求过要接受凌迟的。

算了,隋月月那种心机婊不在这类事情的考虑范围之内,否则的话,隋月月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康维雅的脸第二次变成了一只蒸熟的螃蟹,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飞散,意识再消失。

或许在多一秒的时间,她就可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偏偏李南方不想让她这么轻易说再见。

康维雅整个人再次被翻转过来,一记不轻不重的直拳击打在她的腹部,不会让她吐出来什么污秽的东西,恰到好处地有让她获得呼吸的力气。

随着脑内的血压降低,清新的空气,立即顺着她的口鼻压了进来。

她本能的张大嘴巴,发出一声溺水之人浮上水面之后,才会发出的吸气声:“哈——呼!”

连续不停的喘息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漫无休止的怒骂。

只是康维雅的怒骂,也是相当苍白的。

此刻已经决定要好好惩治一下这只大洋马的李南方,不但不会在意她的尖声怒骂,反而会在他骂的正起劲的时候,再次给他来一个人体乾坤大挪移。

第三次感受到血液在头脑中的压迫感觉之后,康维雅害怕了。

“你放过我,我保证不会再对南方集团下手了。只要你放过我,我也可以为你经营你的公司,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呵呵,晚了。”

如果这个女人在没有经受折磨之前说出来这番话,李南方或许会看在她是岳梓童手下狗,也算是他手下狗的份上,放任她安然无恙离开。

可是现在受到了残忍的对待之后,她反而是想起来求饶了。

这样的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