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女人想那事裤裆湿说说 哥们女友被老伯

2019-07-03 17:43:19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西梁村,还是那个快要拆迁的落后村庄。

村里人大都对拆迁这种事情充满了好感。

毕竟,大家都很羡慕城里人的优越生活,能有更好的生活条件,谁还愿意留在小山村里。

更重要的是,这里留守老人的儿孙都去城里打工了,谁不想拿到几十万补偿款外加一栋城里的安置房,去那边享受子孙的孝敬呢。

但是,距离安置房下发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就有不少拆迁队的人三天两头上门来把村民往外赶。

这种事情见得多了。

拆迁队和钉子户那就是建国以来新形成的重大社会矛盾。

这种矛盾不可调和,也只能任由其发展下去。

可是西梁村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钉子户,大家只想等着安置房盖好,然后开开心心住进去而已。

但现在呢,房子没着落,又有人到这赶他们走。

你让村子里那么多老弱病残去哪安身,总不能大家集体住桥洞子去啊。

王老汉作为西梁村的村长,为了这事没少往镇上去讨要个说法。

回回得到的答案都是,上面会排人出面调查。

但每一次回来,那些胸膛上文龙画虎、一看就不像好人的拆迁队,就会跟着王老汉一起来村子里,再去找大家的麻烦。

王老汉焦头烂额,那些日子真的是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然而,这几天清净了。

再也没有人跑来这里说要暴力拆迁。

王老汉托人一打听,据说那些来这骚扰他们的家伙,都是假冒政口拆迁队的小混混。领头者突然暴毙,剩下的那些也让镇上派出所抓了个一干二净。

得知这样的结果,王老汉不禁感叹,这苍天有眼啊。

为非作歹的人就是应该没有好下场。

当然,除了感谢老天,还要感谢政府,更要感谢西梁山那块村里人的祖坟风水好。

要是没有先人的庇佑,说不定大家现在都要集体去住桥洞子了。

想到这,王老汉就开始考虑如何去向上面的领导申请,不要动那片祖坟。

而一想到这个问题,他脑海中便莫名浮现出来一个血淋淋少女的脸庞。

“唉,也不知道那俩孩子到底回家了没有。受了那么重的伤,眨眼就找不见人了,两个小姑娘出门在外的多危险啊。”

王老汉摇头叹息着。

他所想象的画面,恰恰是那一天杨逍在西梁山上给展星神整容的画面。

至于他所担心的两个姑娘,此刻就住在西梁村村西头一户幽静的小院落里面。

袅袅炊烟升起来。

一副杨棺棺模样的展星神,在农家灶台上熟练做出来三人份的饭菜。

倘若外人看到这一幕,再知道这“杨棺棺”的身份,一定会惊掉大牙。

这还是那位大明星吗?

想当初,连下个台阶都有人愿意趴下来当垫脚石、随便一出场就能引来无数欢呼的大明星展妃,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位能够熟练做好农家饭的村姑。

世事变化,匪夷所思。

展星神以前是不屑于做这种事的,甚至都从来没想过她会学习烧菜做饭。

但现在,她不得不学。

因为王上说过,杨棺棺应该是一个懂得如何做夜宵的女人。

或许伟大的王上看某部电视剧的时候,不小心对“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这句话深有感触吧。

所以展星神,不得不努力练习自己的厨艺。

当然,即便是她做再多的灶膛活计,也不会因此出现任何真正村姑的沧桑。

杨逍对第二个自己相当在意,甚至在折磨展星神的时候,都不会对这副精致的脸,进行哪怕一丝一毫的触碰。

这是她一生中最精美的艺术品。

用来讨某个人渣欢心的艺术品。

展星神小心翼翼端着一份饭菜敲响了王上的房门,等待片刻,没有任何动静,她只好把饭菜放在门口,躲进自己的房间。

王上这些天心情很不好。

因为,有个不要命的拆迁队长,竟然敢在王上看电视剧看到兴起的时候,大声呼喊了一下。

由此导致王上漏听了一句重要台词,不得不倒退回去几秒,浪费时间再把那一段看一遍。

王上的时间岂是一个贩夫走卒可以浪费的。

所以,那个拆迁队长为了弥补王上的这几秒时间,用生命完成了偿还。

死了一个贩夫走卒,还不至于让展星神为此感到悲哀。

之所以想到这一些,是因为她在思考自己的命运。

活着好吗?

还是像那个贩夫走卒一样,去另外一个世界更好呢?

唉,这么简单的生死问题,也不是展星神能想出来答案的,因为她的生死,早已不是可以控制在自己手中的了。

“啊,为什么!”

一声凄厉的哭嚎从王上的房间里传出来,正愣愣出神的展星神当时就被吓得浑身一哆嗦。

发生什么事了?

是不是李南方死了,王上伤心欲绝了?

对,一定是这样。

只有这种事情发生,才能让王上哭的如此伤心。最好是直接伤心死,那我就可以彻底恢复自由了。

心中一瞬间冒出来这样的想法,展星神当时就要起身收拾东西,趁机逃命。

结果,不等她有所行动,虚掩的房门就轰然打开。

王上的身影出现,娇媚女人的模样,脸上挂着两道泪痕。

展星神顿时万念俱灰,瘫倒在地。

哈,李南方死了,我也没有利用价值了,王上这是来收取我的命吧。

那样,也好。

临死之前能看到王上伤心欲绝的样子,死也瞑目了。

脑海中闪过这一丝念头,顿时就是一股异香传来,不等展星神有所玩应,便感觉到浑身奇痒燥热,躺倒在床上,整个人缩成一团抽搐不停。

“王、王上,请您不要再折磨我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展星神不想在临死前,还要受到这样的折磨。

可是伟大的王上在伤心之时,又怎么会听她的话——当然,不伤心的时候,也不会听的。

“你说,这是为什么?”

杨逍带着两行泪痕走到展星神的面前,低声问出这个问题。

可惜展星神已经被浑身的奇痒燥热,折磨得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只想等着王上在伤心过度的时候,一掌将她拍死。

但杨逍并没有那样做,只是坐在床边,伸手轻轻抚向展星神那张杨棺棺的俏脸。

“你说,张无忌最后为什么要和赵敏在一起。他应该是周芷若的,他必须死在周芷若的手下,才能获得完整真正的爱。可为什么结局会是那样?我不同意!”

王上的低声诉说,在展星神耳边回荡。

一心求死,又承受着巨大折磨的女人,听清楚这句话之后,登时出现了好长时间的一段头脑空白。

与此同时,李南方的大脑也是空白一片。

会展中心,南方集团展台后方的临时隔间办公室里。

苏雅琪儿高高撩起来她那条过膝长裙,显露出穿着南方黑丝的大长腿,同时也把没有内衣覆盖的神秘地带展露给李南方。

“上我。”

苏雅琪儿在这种地方,在外面还有无数围观群众的一个小隔间里,趴在桌子上,翘起来小圆臀,对着李南方发出最简单了当的要求。

你说李老板的脑子,能不出现短暂的空白吗?

就在几分钟之前。

李南方远远看到维森先生身后,乘坐扶梯而来的苏雅琪儿之后。

他带着满心的怒骂,以最快速度转身,就要寻找合适的方向就此消失,不要再被苏雅琪儿那个女人抓住。

尽管他想走的话,她也抓不住他。

但是这个女人既然敢出现在这个地方,就一定是有着十足的把握,能让李南方短时间内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为了免受那些令人苦恼的威胁,李南方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可是,该死的陈大力。

需要这家伙的时候,他像个死人一样。

用不到他的时候,就像个牛皮糖一样死黏着人。

李南方刚找到合适的逃跑路径,陈大力就适时阻挡在了他的面前,开口就是一番憋了好久的拍马话语。

那么真心实意的奉承,让李老板出现了片刻的愣神。

随后,苏雅琪儿那个女人就猛然扑上来,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狠狠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同样的遭遇,李南方在龙城城那边也体会过。

可是龙城城这么做的时候,是带着巨大的怨念,真咬下去之后也会在事后心疼好久。

苏雅琪儿这个疯女人不一样。

咬住李南方肩膀的同时,她还在发出快意的微笑,仿佛用这种闷闷的笑声来告诉李南方,你逃不出本美女的手掌心。

身上背着一个女人,遭受疯狂啃咬,李南方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旋转着身子,就想用一个合适的力度,把苏雅琪儿甩下去。

可是旋转的过程中,他透过旁边的玻璃橱窗,看到了这女人裙子下面的真空地带。同时也看到了苏雅琪儿的贴身大秘艾玛拉用洗礼的目光扫视周围,寻找那些无意间窥探到苏雅总裁秘密的人。

一旦有这种人,并被艾玛拉记住他们的样貌。

李南方相信那些可怜的无辜人士,一定看不见明天升起的太阳。

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无辜百姓,李老板毅然决然停下了身体旋转的动作,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把苏雅琪儿这个疯女人背进了隔间办公室内。

终于有了可以稍稍阻挡外界目光的隔板,李南方没在有任何犹豫,回手伸过去在裙底下的位置狠狠掐了一把。

绝对是真掐。

那种可以把水灵灵脸蛋掐出血来,丰满圆润掐出水来的力度。

然后,苏雅琪儿就欢快大叫着从李南方的背上跳了下来。

再然后,就有了此刻这样的局面。

“来上我啊。”

苏雅琪儿再次发出娇媚的呼唤。

李南方当时就热血冲头,起身便往外面走。

论疯狂,饶是素有人渣之称的他,也抵不过她分毫。

“你敢走,我就出资扶持对面的开皇集团,让他们在一天之内,把你的南方集团给彻底压垮!”

这话一出,李南方的脚步立刻停顿在原地。

女人想那事裤裆湿说说 哥们女友被老伯
我的极品小姨_第1619章 青山展会之疯狂女人_女人想那事裤裆湿说说 哥们女友被老伯

李南方满意吗?

废话,当然满意了!

沈云在出现的太是时候了,正是他一筹莫展的功夫,带着神兵从天而降,一下子将南方集团的尴尬局面彻底打破。雅文吧

你看看现在。

别说那些来参加展会的客商了,就连不少参与展出的企业工作人员,都把自己的展台扔下跑来这边围观。

李南方轻轻揽住沈云在的小蛮腰,转身看向展台上穿着南方黑丝、超短裤,卖力热舞的女团。头一次觉得,半岛的文化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相比于南韩数一数二的明星团队助阵,康维雅那边的二三线明星一下子就逊色了很多。

甚至连那些明星的忠实粉丝,都有反水跑来这边的助阵的。

当一曲热舞结束,整个会展中心都回荡着尖叫欢呼。

场面相当热闹,可是——也没什么毛用啊。

所有人都是过来看节目的,偏偏没几个人凑上前谈生意。

李老板又不是什么搞舞台演出的大导演,弄出来这么一场节目来娱乐大众。

那帮人别光顾着尖叫欢呼,你们得花钱。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没有白看的丝袜美腿!

可惜任凭李老板内心怎么呐喊,依旧看不见有几个行动的。

而在一曲热舞结束,女团姑娘们稍作休息的时候,康维雅那边有闹幺蛾子了。

把音乐声音开到最大,让那些专业模特更加卖力地搔首弄姿来吸引注意力。

康维雅想的很简单。

弄来个明星团队你就了不起了啊,有本事让那帮小浪货跳一整天不带停的啊。

只要你敢停下,我们这边就有办法把你们吸引走的注意力,再拉回来。

不得不说,争斗到现在,两人已经不再是比拼智商了,而是拼起来他们所能动用的手段和势力。

康维雅的模特,能在T台上随便走上一整天。

可是李南方这边的女团,总不能始终跳下去。更重要的是,跳得再好也不过是吸引下男性目光罢了,没有合作商的青睐,一切都白搭。

毕竟唯有专业的模特,才能把丝袜这种产品——

“快看啊,看那又是谁来了!”

某不知名吊丝再次发出兴奋的呼喊,顿时引得所有人转头朝扶梯的方向看了过去。

会展中心二楼上三楼的扶梯口,首先出现了一位身穿黑色紧身皮裤、黑色紧身皮衣的金发女郎。

那女郎同样是踢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朝人群聚集的这个位置走来。

但她走路的姿势,并没有南韩女团的妹子那般摇风摆柳、万分妖娆,反倒是正儿八经专业模特猫步,走出来一种高贵范。

随着这女郎的出现,其身后跟着一条长龙队伍。

十几个同样是黑色紧身皮裤、黑色紧身皮衣的西方女郎,在扶梯传送带的呈送下,一一浮现在众人的眼中。

这场面简直就是刚才那群女团出场的翻版。

哦、不,是升华版。

康维雅的展台那边,正在播放专业模特走T台秀的惯用音乐,这群黑衣服的西方女郎真真是踩着音乐曲调的节点,以非常专业的步伐款款而来。

当第一个人来到李南方面前站定之后,其身后的那些随从顺势一字排开。

同样的装扮、同样的动作,正面面对李老板之后,齐齐微鞠躬,大声喊道:“老板好!”

站台旁刚才经受了一次女团出场震撼画面的人,又一次被南方集团老总的威力给慑服了。

“是、是克劳馥!”

可怜的无名吊丝啊,你的电脑里到底装了什么样的种子片源,才能让你那么迅速地认出来所有知名女人的?

没错,那为首出现带着一众黑衣女郎迈步而来的人,正是国际知名模特克劳馥。

兴许很多人都忘了吧。

南方集团并非是什么李老板的独资企业。

公司也是股份制的,也有其他股东,根本不是李老板一个人完全控股。

除了李南方之外,南方集团的另外两个股东,其中之一就是掌握着公司5%股份的克劳馥。

南方集团在海外,也只有克劳馥名下的一家时装品牌店,售卖南方丝袜。

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店面,但那也是南方集团的海外机构。

现如今南方集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作为公司股东的克劳馥适时出现,那不是合情合理吗。

唯一不合情合理的是,岳梓童那个拥有南方集团百分之五十股份,甚至还曾经发誓将南方集团视为己出的女人,竟然会同意手底下的一条狗来这搞垮她的孩子。

看到克劳馥的时候,李南方脑海中莫名浮现出来了岳阿姨的影子。

不过,很快这个身影就被他抛之脑后,伸手过去把克劳馥也拦在了自己的怀里。

左边是南韩小公主沈云在,右边是世界著名模特克劳馥,这左拥右抱的样子,简直让无数男人瞪掉了眼珠子,恨不得把这个不守妇道的南方集团老板千刀万剐。

为什么我们的女神都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可惜,那些想法只是在心里小小浮现一下而已。

“换上我的南方丝袜去走秀吧,记得将南方丝袜的美展示出来,千万不能搞什么特别低俗的画面,教坏小朋友就不好了!”

李老板左拥右抱着说出这句话。

那些身着黑色紧身衣的世界著名模特团队成员,二话不说走到台前,当着所有人的面褪去身上的皮裤,然后又脱掉身上的小皮衣,直接以三点状态现场套上了丝袜。

模特就是这样,这是人家的工作不能亵渎的。

走在T台上的时候,他们只是身穿工作装上台,不能因为人家的工装布料太少,你就说人家伤风败俗啊。

刚才康维雅请来的明星,被李南方的一波女团比了下去。

现在又是一群国际知名模特,把康维雅请来的所谓专业模特比了下去。

自此,再也没有任何人去关注什么劳什子仙媚丝袜了。

在场的华夏人恨不得多看两眼这些外国女人,为国争光。在场的国际友人,则是为他们喜欢的明星或模特助威。

原本应该平淡如水的博览会,竟然让李老板在无形之中给搞出来一波大高、潮。

可是李南方本人却没有丝毫的开心。

因为——

这帮瞪着大眼不知道害臊的东西,看马路边上的乞丐唱歌都知道给一块钱的,老子让你们享受了这么大的福利待遇,就没一个动动脑子想起来给点回报的吗?

还有董世雄那家伙,眼睛都不知道该看什么好了。

身为一个副总,你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去想办法找几个合作商出来的吗。

李南方怀里抱着两位外国美女上下其手,眼睛盯着台上的无限风光,心里却是对董世雄、陈大力这几个手下人骂个不停。

天知道李老板是怎么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行为来的。

“李、叶沈,你不用特别担心的。我这次来,除了帮你在这个博览会上打响名头之外,还准备让沈家名下的时装企业,正式和你进行合作。南方丝袜不用特别愁销路的。”

沈云在俏生生的一句话传进李南方耳中。

按理说,始终为公司发展殚精竭力的李老板,应该对新订单的产生大感欣慰才对。

不成想,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还是那句话,南方丝袜要用来造福祖国人民。

怎么能让老外们专享?

之前那几个国际大亨来谈订单,已经让李南方很苦恼了。现在又要把生意做到半岛,那个李老板相当不感冒的国度。没有当场拒绝沈云在的要求,就算是李老板脾气性格好,有素质、懂礼貌。

“嗯,云在,南方丝袜销往南韩是没问题的。不过,价格要翻升一倍,明白没?”

“明白,哪怕是翻升十倍都没问题。”

沈云在不知道李先生的爱国情结,只为自己能够帮助到郎君而感到无比开心。

李南方带着那种,自家孩子被拐卖到野蛮部落的伤感,偏过头来看向克劳馥。

天地作证,他真的没有去询问克劳馥什么的意思,只不过是让自己的目光有个安放的地方而已。

谁知克劳馥和他四目相对之后,笑吟吟地说道:“老板,我也给您找来了合作商呢。”

“谁啊?”

李南方下意识地询问一句,问过之后就后悔了。

该死的!

克劳馥能找来的合作商肯定是外国佬没跑了,为什么老子的孩子,非得弄到国外去才能活?

“老板,您看,他们来了。”

克劳馥笑吟吟地伸手往扶梯方向一指。

李南方顺势看过去,顿时就露出舒心的笑容。

大卫哥、大卫嫂联袂而至,与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之前刚通过电话的维森先生。

怪不得维森要问清楚哥们的具体位置在哪啊。

搞了半天,他们已经来到华夏,来到青山了。

“很快就会当面送上来一个惊喜”这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

嗯,确实挺快的。

李南方轻轻松开抱住美人纤细腰身的受,随后迈步向着大力哥和为森先生那边迎了过去。

虽说这两位研究一号毒品,从中提取抗癌成分,以此来造福全世界妇女,相当于在给李南方打工。

但李南方不能真的把自己当成个老板,面对这两个重要合作伙伴的时候就趾高气昂。

俗语有云:“敬人者,人恒敬之。”

对于这两位优秀的合作伙伴,李老板当然要致以必要的尊敬了。

他往前走着,伸手就想去和大卫哥握握手。

结果,等走到两人身前几米的位置,一抬头看见维森先生身后出现的另外一个女人之后。

李南方浑身瞬间就冒出来一层冷汗,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行,维森。<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