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句子 / 正文

虐恋小说 有肉肉的 宝贝乖让我爽一爽

2019-07-05 09:06:36 句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李南方一心想着如何把南方集团的问题解决,并没有去找某家主的麻烦。

这样的结果,令岳梓童无比开心的心情,刹那间消散一空。

“他怎么可以走了?他为什么要走啊!”

从七点多开始等到现在都没看到任何人来赴宴,岳家主都没表现出丝毫的不耐。

可是当一直在外面观察对面情况的贺兰小新,跑回来报告说,李南方自己一个人走了之后,岳家主怒了。

如果不是闵柔在旁边时间拦着,她很有可能把酒店的大饭桌给直接掀翻。

“梓童你先别生气啊,其实现在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趁这时候追上去,直接把李南方带走多好。”

岳家主的怒吼声刚一落下,贺兰小新就适时地给出了回应。

昨天派出去闵柔做先锋官进行试探,结果闵柔直接把自己完全交给了那个人渣。

这样的过程颇有点赔礼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岳家主手底下那么大的南方后宫联盟,可她实在是不敢再去派别人过去和李南方接触了。

她独守空房,还要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承欢做乐,偏偏那女人还是她送出去。

这种傻缺事情来一次就够了,如果再来第二次,那就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所以,今天上午听到康维雅报告说,李南方要宴请所有合作商来挽救南方危机之后,岳梓童立刻想到额应对之法。

用同样的宴请手段,啊李南方打击的体无完肤,依照那个人渣的脾气,绝对会第一时间找上门来套个说法。

只要那家伙敢主动上门,岳梓童就能够用尽浑身解数,把他揉扁捏圆。

可结果是,那家伙最后一声不坑的走了。

“难道他真的失忆了,只想着用正当手段来解除危机,却不知道,只要他出现在我面前说句软话,任何事情都不是问题的?”

岳梓童心中冒出来这个想法,抬头看见贺兰小新那种,恨不得现在就飞出去追上那个人渣的急切表情,眉头一皱缓缓说道:“不行,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去见那个家伙!”

“为什么啊?”

新姐已经很久没有在某家主做出命令之后,带着不满的情绪去反问了。

这一次之所以没控制住,是因为她实在不愿再这么等待下去。

什么李南方有挤成可能恢复记忆,什么出现在他面前会不会刺激到他,现在都不重要。

昨天闵柔的经历已经充分证明,某人渣遇到熟悉的人之后,不仅不会受到任何精神刺激,还会做出比以前更加人渣的事情来。

这样的李南方,新姐喜欢的要死,刚才透过窗户看到李南方独自离去的身影,新姐差一点就被思念之情冲击的波浪翻腾、欲水横流。

刚才那一瞬间,哪怕是让她直接冲过去,就在马路边上和李南方来一场胡天胡地呢,新姐可能都没有任何犹豫。

就是这么急切的心情,却还是没能抵过岳梓童对她造成的心理压力。

她不得不回来,像个小丫鬟似的向家主大人报告情况。

新姐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好的了,这才敢在岳梓童提出和她想法完全背离的决定之后,敢于第一时间发出质问。

还好,同样心情复杂的岳家主,并没有在意她问话的语气。

“这家伙摆明了是要躲着我,我看他是根本就没有失忆存心要气我的,我偏要让他尝一尝没有女人伺候,还对自己的事业没有一丁点办法的挫败感!”

既是回答贺兰小新的问题,又是发泄心头的怒火,岳梓童扭头看向一副无聊样子的康维雅,大声吼道:“你给我过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从现在开始不准让青山的任何人买得到一条南方丝袜,让他一条都卖不出去听见没有!”

岳家主盛怒之下做出了这个决定。

她想让某人渣因为找不到女人而着急,因为卖不出去产品而着急,最后主动求到她的头上来。

可问题是,李老板之所以被称为人渣,就是因为他惹下的情债无数,到处都是女人,都不用花钱就能有主动投怀送抱的。

一路思考着南方集团的经营危机,李南方不自觉地就来到了他在青山的家。

那间租来的小房子,可以说是除了八百之外,这个世界上最能给他温馨感觉的地方了。

上电梯,下电梯,拿着随手找来的铁丝开门,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知道房门打开,李老板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一个伪装失忆者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算了,反正也没人看见,大不了——

“啊,啊啊啊,疼!松口,松口!”

就在李老板对着敞开的房门发愣时,一道人影突然扑到了他的背上,平整的牙齿在肩膀软肉上死死咬合。

也幸亏李老板反应机敏,回手去给偷袭他的人一次致命打击的瞬间,意识到是谁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让他没能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杀机。

龙城城。

没错,就是龙城城。

她已经在家里等了两天一夜,自从看到电视新闻上报道“南方集团创始人回归青山”的消息之后,龙大副市长就请了假,回到家中静静等待着。

她才不管李南方有没有失忆,他只知道那家伙一定会回来这里。

终于,他出现了,即便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出卖了他,他还是那个李南方。

意识到这一点,龙城城没有半点犹豫,拉开虚掩的家门冲出来,扑到李老板的身上狠狠咬了下去。

“够了没有?如果你真是属狗子,我有多少肉也不够你咬的啊。”

感受到基地冰凉的泪水滴落在肩胛骨上,李南方说话的语气不由得柔和了一些。

想当初,我都能视龙城城的魔爪为无物,即便被这女人咬下去一块肉都没有说出来半个疼字,现在又经历同样的风雨,哥怎么可能会撑不住呢。

李南方心里这么想着,只是猛然间有感觉到一阵悲哀。

正常人安慰自己的时候,不都是经常说“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骂两句又不会少块肉”之类的鬼话,可他李老板现在总不能也安慰自己“被咬两下又不会少块肉”吧。

没错,确实不会少一块肉,而是有可能少两块肉。

所以他很聪明地没去用装失忆来刺激背上的龙城城,而是以一种柔和的语气来变相承认,他是她的李南方。

万幸,他成功了。

就是这份柔和,让肩膀上的那对牙齿稍稍松动了些。

疼痛减轻的一瞬间,李老板回手抓住龙城城的胳膊,顺势往前一扭,把后背上那种奶水很足的玄妙感觉拉到了胸前。

抱着美人迈步进屋,抬脚把房门关上。

话不多说直奔卧室。

原本只想着向某人渣发泄心中积攒了无数个日夜怒火的龙城城,听到那声温柔的话语之后,思念、爱怜、伤心、痛苦、恼怒、愤恨等等等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说不出道不明,只能化作泪水往外流淌。

可是被那家伙让在柔软的床上之后,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泪水都消失了,他满心里只剩下惊慌。

好像第一次入洞房的新娘,又像是孤身夜行被蒙面人抓取角落里的少女。

屋子里没有开灯,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怀疑自己会不会搞错了,把她扔到床上的那个人不是他。

这种惊慌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她身上的衣服被人撕扯干净,啪、啪声响中,微微疼痛从浑圆饱满的地方传递进大脑。

龙城城整个人就像是过了电一样,微微颤抖着发出一声娇哼。

李南方很疼孩子妈,所以才没在肩膀受到重创的时候暴起杀人。

可是再怎么疼爱,也不能轻易原谅这个女人。

一只手如雨点般拍打在过去,只想给这个属狗的龙城城一点教训。

天地可鉴,他真的是要对女人施以严惩才会这么做的。

可是有人却把惩罚当成了享受,还发出那种欢快的叫声。

这简直不能忍!

尤其是感受到原本平压在柔软床铺上的某处圆润,微微翘起来之后,李老板的正义之心彻底爆棚,发誓要让这个不知羞的女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尊重男人的女人,就是欠收拾。

不尊重行刑者的囚犯,就该——咳咳,该怎样就怎样吧。

啪、啪的声响还在继续,只是和手掌拍打的音调出现了极大的差别。

因为单纯的手掌拍打,是不可能让龙城城浑身酸爽到,太阳升的老高了,还不愿从床上爬起来。

“你、你去哪?”

即便再怎么浑身无力不想说话,看到某人渣穿上衣服准备出门的架势之后,龙城城还是忍不住撑起身子来,大声问出这句话。

轻薄的被单从她身上滑落,奶水已经不是很足,但奶已经很足的那个啥,在空气中展漏无遗。

也幸亏李老板是个正人君子,只不过是伸手过去揉捏两下,顺便品尝几口而已,并没有做出特别出格的举动。

要是换做其他人性泯灭的家伙,八成会扭头过去看都不看一眼,真不怕丧了良心。

“公司里,还有那么多事需要我解决,我总不能一直窝在床上,不管手下人的死活啊。你既然知道我回来了,肯定也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的。”

李老板说着话,站起身来,继续整理自己的衣服。

一丝不挂的龙城城,完全没有任何害羞的意思,直接爬下来悉心帮着自己的男人扣好衣扣。

“我知道,其实这一次还是岳梓潼留下来的那个康维雅搞出来的问题。只不过,她好像学乖了一点,手段比上次高明了很多。对了,我听说昨天晚上,开皇集团的岳总亲自出面,让你很没面子的。”

“哼,这点小手段,还不至于让我难堪。”

李老板满不在乎。

龙城城瞬间就被某人渣高大伟岸的样子给吸引了,笑道:“那你想好怎么解决问题了吗?”

听到这句问话,李南方脸上不屑的表情更加明显,傲然地点点头说道:“没有。”

虐恋小说 有肉肉的 宝贝乖让我爽一爽
我的极品小姨_第1599章 来自背后的撕咬_虐恋小说 有肉肉的 宝贝乖让我爽一爽

简单惩治康维雅,不过是李老板心血来潮的做法。

其实,他觉得更应该将那个大洋马留下来,然后威逼利诱,最不济施展个床上驯服术,让康维雅为他服务。

这样的话,分分钟就可以搞定所有问题了。

可惜,李老板一时半刻还升不起那样的兴趣。

就算有兴趣,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挽救南方集团的危机。

昨天闵柔对他说的很明白,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岳梓童都要以南方集团为棋子,和他展开一场较量。

岳梓童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较量到最后,让李南方服气,然后主动求到她岳家主的头上。

到那时候,不管是李南方有没有失忆,都要接受他那位亲亲小姨的细心“呵护”了。

李老板肯定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事关男人尊严,没在床上认真征服过他的亲亲小姨,在商场上搞定这个女人也不失为一种成就。

“董世雄、陈大力、王德发,你们去把以前的合作商找来,就说李老板要亲自找他们谈话。”

“是,老板。”

得到命令的三人立刻向门外走。

“等等。不要把他们叫到公司来了。通知他们,今晚八点在青山酒店,我摆酒席宴请他们。”

“是,老板。”

三人齐齐答应一声,见老板没有更多要吩咐的话,转身向外走去。

李南方回过头看向剩下的人:“婉清、老周你们带人去清点一下库存,一定要准确弄清楚我们现在积压了多少货品。还有,告诉生产部不要停工,过了今晚,南方集团还是青山的明星企业。”

“好的,老板!”

两道简洁的命令下达下去,南方集团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诚如董世雄所说,现在在商海中打拼的人,很少有那种可以坚持自身原则的存在了。

一文不名的小喽啰卖金子恐怕都不会有人搭理,但是那种成名的大腕哪怕卖坨屎,也会被人捧到专业的拍卖台上去。

几百年前皇帝用过的夜壶,买到几百万,不正是最好的证明吗。

南方黑丝当然不是那啥,那是比黄金还可贵的东西,再配上李老板的威名,整个青山谁敢不买账。

南方集团之所以会遭遇危机,说白了就是董世雄、陈大力那群人的名望不够格罢了。

“唉,世道艰险,人心不古啊。要是能找个名望颇高的人来南方集团坐阵,又怎么会出现如今这种局面。不过,话说回来,整个青山又有谁能比得过我李南方。”

李老板带着满满的成就感,往后一仰,安心睡个回笼觉去了。

日落西山,华灯初上。

青山大酒店里张灯结彩,酒店胖经理罕见地站到大门前,当起了门童。

不为其他,青山酒店里最大的宴客厅,被南方集团给包了下来。

听说李老板今晚会大驾光临,酒店胖经理也是要好好接待着。

谁不知道李南方是——嗯,不可说不可说,总之李老板的身份相当不简单。

原本就作为迎宾小姐的一群年轻姑娘,也是打起来十二万分的精神。

虽然听说李老板已经结婚了,新娘的来头也大的可怕,但是这样的青年才俊谁没有个时时刻刻可以给暖床的人了。

如果能在李老板进门的时候,留下个深刻印象,那就是往后一辈子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七点三十分,南方集团的顶级公务用车停靠在酒店门前。

胖经理真是连滚带爬地冲下台阶,就想去伸手给大老板开车门。

可惜,他那肥油油的手都没碰到门把手,整个人就被陈大力给一把推飞出去。

一个酒店经理还想抢大力哥的活,那还有没有王法了。

胖经理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就想发飙,可转身看清楚陈大力那张脸,立刻讪笑着打招呼:“陈总,我们恭候多时了。”

“嗯。”

陈大力用鼻子发出来个声音,没再多看胖经理一眼,弯下腰去一手拉开车门,另一只手打在门顶边框上。

“老板,我们到了。”

随着大力哥谄媚的声音,一只脚慢慢伸出汽车。

李老板出场,到没有怎么自带配乐,但那夺目的光辉已经要迷晕酒店门前,十几个排队等候多时的迎宾小姐了。

“老板,欢迎光临!”

十几位少女齐声喊出训练许久的一句话,声音拿捏的恰到好处。

小一分,凸显不出对贵客的尊重。

大一分,则有可能惊吓到贵宾。

只有这种恰到好处的音量,才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给人宾至如归的享受。

欢迎完毕,众女孩抬起头来,稍稍挺起熬人的双峰。

秀丽的旗袍开到臀下三寸处,丁字步的站姿,一方面显露出裙摆下的嫩白,留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另一方面则是进行必要的这该,不会让人感觉到任何媚俗。

旗袍上身是紧领开襟的设计,凸显出少女脖颈的纤细,有将深深的事业线展露出来,用一种视觉突出的手段,让任何人都会第一时间把目光聚集在最关键的部位。

一左一右伴驾的陈大力和王德发看到这般场面,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也只有李老板可以部位世间繁华、灯红酒绿所侵扰,目不转睛地向着酒店内走去。

“李老板,这是今晚宴席的标准,按照您的要求每一桌都不下三千,酒也是咱青山最好的酒。”

胖经理追随着李老板的步伐,叙述酒店安排。

李老板什么身份啊,会在意这种小事情?

“大力,你去盯着点。老王,你就在门口接人。我去上面等着。”

李老板一声令下,陈大力立刻拦住胖经理追随的脚步。

等待了这么久,也没能和李老板正儿八经说上一句话,可胖经理没有丝毫的气馁,对着李老板的背影轻声喊道:“李老板,宴会厅旁边有单独包间,您可以在那稍作休息。需要什么服务,随时喊我。”

不愧是做服务行业的人,考虑的就是周全。

你见过哪个大老板请人吃饭的时候,一直坐在饭桌旁边等着的吗?

当然没有。

大老板都是在宴会开始之后,才会荣耀出场,接受所有人的鼓掌欢迎。

李南方头也不回地挥挥手,算作是对胖经理如此安排的赞许。

胖经理看到这一幕,心里绝对是比吃了蜜还要甜。

目送李老板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胖经理这才回头看向身边的陈大力,脸上那种谄媚的笑容更加深切了。

李老板那种大人物不是能够经常见到的,但是大力哥不同,这一次把南方集团的宴会招待好了,和大力哥打下身后坚实的感情基础。那么以后,青山大酒店就是南方集团的御用宴席酒店啊。

“陈总,您看看这是今晚的菜单,除了酒水之外,所有菜品一律打八折,还请您以后多多关照。”

胖经理说话滴水不漏,可惜他遇上了大力哥这一层吸水纸。

“打八折?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们南方集团是怎么着,我们会差你那两折的菜钱?”

大力哥一瞪眼,把胖经理的魂都快给吓没了,连忙摆手:“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没有这意思,但是别人会以为是这意思。标准给我定最高的,所有东西都给我上最好最贵的,记住,不准打折!”

大力哥财大气粗,那还有点当年为了一袋花生米,多两毛钱就骂上一天的样子了。

不是大力哥败家,如果是他自己请客,酒店哪怕打一折他都嫌贵。

但今天是他的老板请客,万一传出去,李老板请人吃饭还要酒店打八折的消息,别人会怎么看老板,怎么看南方集团啊。

为了保全老板的名声,为了南方集团的荣耀,大力哥这一次绝对是煞费苦心。

“好好好,陈总,我们一定不打折,保证一分钱都不会给您省下。”

“嗯?”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保证不会让李老板丢一分面子。”

“嗯。”

还好酒店胖经理精明,及时改了口,这才让陈总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只这两句话胖经理的后背都让冷汗给湿透了,可是为了酒店的生意,这点苦不算什么。

“陈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后厨看看?”

胖经理一边往手上的菜谱单标注出“绝对不打折”几个字,一边小心翼翼问出这句话。

原本眉头舒展的大力哥,又瞪起了眼睛:“我当然要去看看,没听李老板吩咐让我盯着点吗,难不成就是盯着你这张臭脸?”

“好好好,陈总您这边请。”

胖经理今晚上说的最多的话,估计就是“好好好”、“不不不”这几个字了。

要不怎么说各行各业都有工作难点呢,没点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和过人的机敏反应,别说酒店经理了,传菜生都做不成啊。

在胖经理的引导下,陈大力迈步向后厨走去。

王德发则是尽职尽责站在了酒店门前,做起来迎宾的工作。

相比于大力哥那种从胖经理身上找优越感的快乐,老王现在才是真的有点乐不思蜀。

十几个迎宾少女分站两旁,娇媚的小眼神时不时冲这边来一下。

幸亏老王定力够好,也时刻想着家里的糟糠之妻。要不然,他一旦笑起来,囧成一个团宛若菊花枯萎的脸,还不得把这里的小姑娘都给吓死。

这一行人各司其职,李老板则是在楼上的包间好好休息了一番。

无聊的等待最容易让人犯困,李老板只是稍稍一闭眼就打了个盹,再睁眼看向时间,都已经八点十分了。

“陈大力怎么办事的,时间都过了,也不知道叫醒我!”

李南方暗骂一句,也没怎么生气。

毕竟她一个老板正安心休息呢,谁敢打搅他的好梦。

估计陈大力也是觉得,让那帮合作商等着,也比扰了老板的清梦好。

暂时原谅了陈大力这种贴心,但不太礼貌的安排,李老板赶紧整理了下衣服,迈步出门。

一个转身就是宴会厅,可等站在大厅入口,李老板懵了。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