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趣事 / 正文

纯肉小黄文在线阅读 夹子夹奶头惨叫小说

2019-07-04 17:28:55 趣事 趣事 www.gxguigang.com

蒋少龙粗略一算,两人从潜入寒潭挺进山洞,到出来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跟昨晚比较起来,效率可谓增加了不止一倍。

沿着崎岖的山路回到大道上之后,众人开始往掩埋刘建中的位置赶去。

小货车在m市郊区驶出去好长一段距离,都没有发现刘建中的坟墓所在地,王**头也不回的问道:“老板,究竟在哪里来着?”

由于昨夜雨势太大,蒋少龙只记得自己曾经让盈盈跟桃子,率领手下的士兵随便找个地方把刘建中埋起来,那些废弃的警车,是蒋少龙脑海中唯一的记忆。

可是,今天早晨潘安已经命人前来把所有空置的警车开走了。

失去了警车参照物,一时之间,蒋少龙也有些拿捏不准。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扭头问向坐在身旁的女警花。

“诗雅,你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发地点吗?”

刘诗雅轻轻摇了摇头,道:“大概有些印象,要不然我们下车去找找看吧。”

闻听此言,蒋少龙耸耸肩膀,无奈的回答道:“那好吧。”

随后,蒋少龙冲着大伙儿命令道:“所有人都下车,对道路两侧的小树林进行搜索,有可疑之处立刻向我汇报,老王在后面匀速跟进就行。”

“是,老板。”几个小混混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虽然跟蒋少龙等人在一起待的时间并不久,但几个小混混早已经跟王**一样,学会改口称呼“老板”了。

如此一来,众人沿着m市南郊的公路,一直搜索到下午四点多,总算找到了掩埋刘建中的地方。

当刘诗雅祭奠完死去的爷爷之时,包括蒋少龙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吃午饭,饿得前胸贴后背。

或许是心情放松的缘故所致,蒋少龙主动提议道:“老四,我打算把老三、琪琪他们都喊出来,咱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怎么样?”

闻听此言,四眼的表情显得有点落寞,低着头小声问道:“龙哥,这算是?

?别前的散伙饭吗?”

蒋少龙拍了拍四眼的肩膀,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安抚道:“放心吧老四,不会有事儿的,我答应你一定活着回来。”

四眼心里还是没有底,但他明白,这种时刻就算说什么都是白搭,根本无法改变蒋少龙的主意。

按照蒋少龙的意思,四眼给三胖打了个电话。

双方约定好集合地点后,四眼遂即挂断手机,冲着蒋少龙说道:“龙哥,一切搞定。”

“嗯,老四?打算去哪吃?”蒋少龙问道。

这个时候四眼哪里还有心思顾得上吃?只要一想到兄弟三人即将分开,心情便郁闷至极。

沉默了片刻,四眼哭丧着脸答复道:“龙哥,还是等集合以后,让琪琪、小宁她们定吧,女士优先嘛。”

蒋少龙一眼就能够看穿四眼的心思,闻言也不再勉强,小货车内瞬间安静下来。

唯一有所不同的便是刘诗雅……

自从祭奠完刘诗韵跟刘建中之后,蒋少龙便觉得刘诗雅有些不对劲儿。

首先,刘诗雅的精神状态比之前要好多了。

其次,刘诗雅的目光不再呆滞,而是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只不过,刘诗雅的目光当中,似乎夹杂着万千思绪,令蒋少龙无法揣测,只能无奈地选择沉默不语。

蒋少龙企图冲破两人之间的那道枷锁,搓了搓双手微笑道:“诗雅,待会儿你想吃点什么?我好提前点上。”

孰料?刘诗雅却摇摇头婉拒道:“不了少龙,我打算回去睡一会儿,折腾了一天一宿没合眼,晚上还得去警察局报道。”

想起m市警察局已经被潘安所控制,而这个老家伙又跟刘建中是死对头。

虽然,刘建中已经自食恶果死于非命,可蒋少龙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在暗地里动什么手脚?对刘诗雅不利。

只见,蒋少龙一把搂住刘诗雅的小蛮腰,关切道:“诗雅,雅,你可以不去吃饭,但绝对不能再回警局了。”

刘诗雅不禁满脸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是m市警察局重案组二队队长,难不成潘安还想拿我开刀?”

无奈的情况下,蒋少龙只好觉得亲自去找潘安,把刘诗雅的利害关系说清楚,这样才不至于发生什么意外。

于是乎,蒋少龙耸耸肩膀笑道:“怎么可能?放心吧诗雅,潘安那边我会负责提前打招呼的。”

顿了顿,见女孩儿没有说话,蒋少龙悻悻的询问道:“诗雅,难道你就没有考虑一下辞职吗?干警察多累啊?不如干脆来星魅酒吧算了,大不了我养着你……”

这句话,在其她女人耳中听起来,或许胜似任何甜言蜜语。

可是,对刘诗雅却没有半点效果。

“不必了,相信以我的实力,还是有能力养活自己的。”刘诗雅的语气依旧冰冷,就像蒋少龙裤兜里的白色晶体一般,丝毫没有人情味儿。

蒋少龙扫视了一圈坐在车厢里的人,非但没有因此而感到尴尬,反而柔声答道:“那好吧,诗雅,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说完,蒋少龙冲着前方驾驶室里的王**大声吆喝道:“老王,先回星魅酒吧一趟。”

“好嘞,老板。”王**专心致志的开车,头也不回的答应道。

四眼见状也赶忙给三胖发了条短信。“三哥,计划有变,你们现在星魅酒吧等会儿吧,我们这就往回赶。”

不一会儿,三胖便回复过来。“好,没什么事儿吧?老四。”

“没有……”

四眼简短的打了两个字,随后便将手机揣回兜里,双臂环于胸前倚在后座上假寐起来。

此时此刻,蒋少龙其实也并不太想参加晚上的聚餐,因为刘诗雅的缺席,让他颇感遗憾。

但是,蒋少龙是这次聚餐的主角,如果他不出席的话,其他人就算全部到齐又有什么意义呢?

半个小时之后,奔波劳碌了一天的人们,终于平安无事返回星魅酒吧。

“次啦……”

蒋少龙跟四眼等人刚刚推开小货车的大门,一阵刺耳的机器切割声便传入耳内。

“搞什么呢?”蒋少龙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当蒋少龙推开星魅酒吧正门的一刹那,顿时被映入眼帘的一幕给整懵了。

只见,十几个头戴黄色安全帽的装修工人,正在星魅酒吧一楼大厅如火如荼的忙碌着。

墙角堆满了装修工人们带过来的各种机器、材料,看起来杂乱不堪。

蒋少龙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当他看到唐宁正掐着小蛮腰,东奔西走指挥工人们装修之时,顿时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王琪琪对装修也非常上心,跟在唐宁身后,时不时问问这个、瞅瞅那个。

两个小丫头原本干净白皙的脸蛋,早已经因为汗水跟灰尘的“洗礼”,而变成两只小花猫脸了。

纯肉小黄文在线阅读 夹子夹奶头惨叫小说
(图文无关)寻花问柳_91_第182章:算是散伙饭么_纯肉小黄文在线阅读 夹子夹奶头惨叫小说

位于前方驾驶座上的司机,通过后视镜发现了刘诗雅的异样,还以为蒋少龙给女孩儿下了什么迷药呢?

只见,出租车司机警惕性十足的望了望蒋少龙,大声喊道:“姑娘,你没事儿吧?需不需要帮你报警?”

闻听此言,蒋少龙下意识摸了摸塞在后腰处的勃朗宁hp-35,还以为自己不小心露出破绽了呢。

刘诗雅回过神来,先是侧脸望了望一脸无辜的蒋少龙,随后冲着前方说道:“报什么警?本小姐就是警察!”

说完,刘诗雅掏出随身携带的警官证件,打开后平铺在后视镜正中央。

原本出租车还不相信,可是,当他看到货真价实的警官证件之后,立刻笑着解释道:“姑娘,你别生气啊,我也是为了乘客着想,最近m市有点不太平,所以……”

刘诗雅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关系,继续开车吧。”

期间,蒋少龙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坐在旁侧,仔细观察着刘诗雅的一举一动。

在蒋少龙眼里看来,刘诗雅的精神状态似乎还是有些不太对劲儿,但是,已经要比两人刚刚相遇那会儿好多了。

一路无话,蒋少龙始终紧紧攥住刘诗雅的芊芊玉手,希望对方能够早点忘掉这一切,从阴霾中走出来。

孰料?眼看着出租车就要抵达星魅酒吧之时,沉默寡言的刘诗雅,却突然开口要求道:“师傅,麻烦你停下车!”

出租车司机习惯性的回答道:“好嘞,姑娘,下车的时候慢点。”

“咔嚓……咣!”

不等出租车司机把话说完,刘诗雅便已经推开车门走出去了。

蒋少龙赶忙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出租车司机找钱之际,蒋少龙眼睁睁看着刘诗雅往前面步行走远了。

察觉出刘诗雅丝毫没有停下来等自己的意思,蒋少龙也打开车门钻了出去,打开后备箱拎起行李包就跑。

出租车司机探出大半个脑袋,冲着蒋少龙的背影大声吆喝道:“小伙子,还没找你钱呢。”

蒋少龙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不用找了……”

追上刘诗雅之后,蒋少龙不禁满脸疑惑的询问道:“诗雅,你为什么下车啊?直接让那个师傅送到星魅酒吧门口,岂不是更好?”

刘诗雅双手插在休闲服上衣的口袋里,一头乌黑的短发,与休闲服还蛮搭配的,看起来充满青春活力。

搁在平时,刘诗雅是绝对不会穿这种衣服上街的,所以,蒋少龙也是第一次见。

“少龙,诗韵跟爷爷现在在哪里?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他们?”刘诗雅用一种近乎于商量的语气询问道,令蒋少龙颇感浑身不自在。

其实,蒋少龙早就想跟刘诗雅打个招呼,告诉她有关于刘??于刘诗韵安葬地点一事。

只不过,蒋少龙担心以刘诗雅现在的精神状态,难以再经受其它的刺激了,所以暂时把这件事情给搁下了。

既然现在刘诗雅主动提出来,蒋少龙也不打算再继续隐瞒下去,坦然道:“诗雅,刘老爷子跟诗韵就安葬在m市郊区,放心吧……”

闻听此言,刘诗雅娇躯一震,情绪明显有些激动的问道:“具体地点呢?”

蒋少龙皱了皱眉头,解释道:“这个还真不太好说,诗雅,你知道m市南郊外面的那条瀑布吧?”

“嗯……”刘诗雅匆忙点了点头。

蒋少龙赶紧说道:“诗韵被我安葬在瀑布里面的一个洞穴内,至于刘老爷子,则埋葬在瀑布周围的树林里,等有时间我带你去看看她们吧。”

谁曾想?刘诗雅竟然一把抓住蒋少龙的胳膊,剧烈地摇晃着。“不行少龙,我等不了那么久,咱们现在就去吧,好吗?”

“呃……”

蒋少龙迟疑了片刻,遂即点头答应道:“那好吧,不过咱们最好先回一趟星魅酒吧,我让老王开车送咱们过去,怎么样?”

刘诗雅转身望了望车流涌动的街道,疑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直接在这里打个出租车不行吗?”

蒋少龙摇头解释道:“去怎么着都好说,关键是回来的时候,在m市郊区可不好打车啊。”

“哦……”闻听此言,刘诗雅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扭着两瓣性感娇俏的小屁屁,沿着马路边缘地带,往星魅酒吧的方向走去。

蒋少龙还有两天的时间,反正闲来无事,趁机多陪陪精神受到重大打击的刘诗雅,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拎着沉重的行李箱跟在刘诗雅身后,蒋少龙没有半点怨言,反而心情舒畅,十分乐意为刘诗雅拎包。

起初,刘诗雅跟蒋少龙回来后,位于一楼大厅的王琪琪跟唐宁并没有多大反应,双方只是充满善意的打了个招呼而已。

可是,当四眼跟王**看见刘诗雅之时,面部表情就非常丰富了,但大多数时间都是以惊讶为主。

四眼冲上来,一脸兴奋的问道:“龙哥,你在哪里找到刘诗雅的?”

蒋少龙自信的笑道:“说来话长……老四,你先找个人帮我跑一趟腿,出去买点东西回来。”

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王**,也好奇的把那张国字脸凑上前来,热心的问道:“老板,需要买什么?要不我去吧?”

只见,蒋少龙假装瞪了一眼王**,没好气的说道:“老王,你别在这里跟着添乱,赶紧去把车加满油,等会儿我们去郊区走一趟。”

蒋少龙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刘诗雅努了努嘴,大伙儿自然明白此行的寓意所在。

尤其是四眼,昨天夜里被水呛了好几次,迄今为止,对冰冷刺骨的寒潭仍是心有余悸。

四眼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试探性问道:“龙哥,咱们是不是要去瀑布那边?”

蒋少龙拍了拍四眼的肩膀,笑道:“老四,还是你最聪明,没错,就是去瀑布。”

四眼提议道:“龙哥,我认为咱们该准备几套潜水服,顺便弄点氧气瓶啥的,这样就不用在水里遭罪了。”

“哈哈……”蒋少龙赞同的点点头,道:“老四,咱们俩想到一块儿去了,我正有此意。”

“是吗?那感情好,我瞎操心一场。”四眼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派出去的几个小混混,分别把潜水服、防水照明灯具、氧气瓶等潜水工具买了回来,堆放在星魅酒吧一楼大厅内。

恰巧此时,三胖领着李思贤回来了。

经过一番介绍,几个女孩子很快便熟悉起来,一齐上楼挑选房间去了。

唯有刘诗雅独自一人坐在一楼大厅,等候着蒋少龙宣布出发命令。

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蒋少龙这才安排道:“老三,等会儿你负责看家,老四跟老王跟我们出去就行了。”

这要是搁在平时,三胖肯定不会轻易妥协。

现如今,李思贤也在星魅酒吧里,三胖又是第一次对女孩子有那种感觉,自然不肯轻易离开。

几分钟后,蒋少龙率领一干人等,坐上王**驾驶的小货车。

为了确保大伙儿的人身安全不受到威胁,蒋少龙跟四眼还特地携带了两个武器装备箱,以备不时之需。

刘诗雅依旧面无表情,也不管周围的人,用何种眼神看她?仿佛整个人都与世隔绝了一般。

而蒋少龙则忽然想起一件小事儿,给三胖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安插在刘建中别墅,以及刘诗雅单身公寓的小混混叫回去,这样才能保证星魅酒吧的安全。

有了充足的准备,这一次下水就比昨天晚上要轻松多了。

不过,为了防止在寒潭中发生意外,蒋少龙只带上刘诗雅一个人潜入水中,不允许任何人一同前往。

湍急的瀑布早已经令几个小混混望而却步,听到蒋少龙下达的命令之后,更是求之不得。

四眼跟王**留在巨型岩石上,随时留意绳索的状况。

不管怎样?四眼对蒋少龙充满了信心,毕竟昨天晚上在没有携带氧气瓶的情况下,兄弟二人就已经走过一遭了,确实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就这样,蒋少龙跟刘诗雅根本就不需要在山洞内换气,一路畅通无阻的游进瀑布里。

除了在经过瀑布正下方时,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是蒋少龙用绳索强行把刘诗雅拉过来之外,没有出现哪怕一丁点险情。

当刘诗雅看到小妹刘诗韵之后,当即哀嚎一声,扑在女孩儿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直至刘诗雅哭得嗓子哑了、眼睛红肿,蒋少龙站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轻轻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

蒋少龙安慰道:“诗雅,这座山洞里的气温非常低,我用那些白色晶体盖住诗韵的身体,确保她可以青春永驻,对此你有没有意见?”

说实话,刘诗雅心里也十分忐忑。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纵然如此,刘诗雅还是不希望把自己的妹妹埋进土里,或者送进火葬场里。

只见,刘诗雅蹲下身子,轻声哽咽道:“如果诗韵的身体真能青春永驻,也算是天意了,就让她留在这座山洞里吧,我没事儿还能经常过来看看。”

刘诗雅这个做姐姐的都发话了,蒋少龙终于放下心来,提议道:“诗雅,时间差不多了,我带你出去看看刘老爷子的地盘吧?”

“嗯……”刘诗雅将潜水镜戴好,含住氧气瓶的输氧管,跟蒋少龙一起走到洞穴入口处。

临行之际,刘诗雅不忘扭头深情地望了一眼刘诗韵,想起小妹昨天还是个鲜活的少女,今天却已经人鬼殊途,不由得心酸至极。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