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探索 / 正文

说啊痒难受死了,好想被做 办公室淫乱小说

2019-06-30 13:49:23 探索 趣事 www.gxguigang.com

“喜事?”一旁的禾巧巧有些不解,能被桃花称得上喜事的还真不多。

“对啊,那个惠安要把自己酱料的配方卖给万和加工厂,但是她被人监视走不开,所以才央求我的。”

见大家都不是很相信的模样。

桃花这才拉着众人,一边走一边说。

一直到西厢房,终于把这件事解释清楚了。

“唉,这也是苦命的孩子呢,那些人太不要脸了,如今也算是社会安定,怎么会有这么多败类。”

邱文一直生长在京城,经历过的事虽多,毕竟豪门里的龌龊事更多。

但另她没想到的是,在这民间,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地方,也会发生这样的事。

“就没人管管吗?”

“外婆,官官相护,能在这安化市作威作福这么多年,谁也不敢惹,上面没人罩着怎么行?”

“可是国家是杜绝这种事发生的。”

听到桃花的解释,邱文更加郁闷了。

“这当真是没有国法了啊。”

邱文唉声叹气的望着自己的老伴,白景明在位这么多年,好事没做几桩,坏事到是做了不少。

晚上,桃花与妈妈,外婆,大嫂住在一个房间内。

几个人洗漱完,也不睡觉,躺在火炕上聊天。

恰巧问到了禾子晏过几天要去滨海一事。

“桃花,禾子晏这次要走很长时间吧。”

禾巧巧那就是李珍的小棉袄,知道婆婆最想知道这件事,于是也帮忙问。

听到大嫂的问题,桃花笑笑,转过身趴在枕头上。

“是啊,不过,也是好事呢,军爷此去,如果能有一番建树,自然会直接跳过小兵那一行列了。

放心,我又不是闲着的,滨海离长林那么近,我想去看,不就一句话的事。”

为了给老妈吃个定心丸,桃花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格外轻松,就怕老妈胡思乱想。

“桃花,子晏不是说去执行任务吗?你去看望能好吗?何况那边战事连连,可别出了什么岔子,你的身体才刚刚好。”

邱文有点担心桃花,桃花就属于那倒霉孩子的体质,走到哪都能遇到点麻烦事。

虽然最后都能化险为夷,但这经过太过动破人心。

“外婆,这次任务是爷爷找人弄来的,我想去,自然要通过爷爷那关,放心吧,有爷爷在,我不会有事的。”

邱文眨眨眼,算是心安了,冷天赐那个老小子,还是有点本事的。

何况有冷家在,自然不会让冷家的媳妇出任何差错。

几人又聊了许久,一直到深夜,方才睡去。

第二日,竟是都起晚了。

起来去吃早饭的时候,膳房还特意给做的。

“哎呀,你说说,这真不好意思。”

邱文一边吃饭,一边脸红,这么大岁数了,来寺庙了祈福,竟然还起晚了,说出去多丢人啊。

“外婆,人家寺庙那可是清静之地,没有外人打扰,又没有俗事缠身,来这里方才能大自在,起晚了不是啥大事。”

听见桃花的安慰,占军诚笑了,“瞅瞅,瞅瞅,还是我们的孙媳妇会安慰人,这话说的你外婆心花怒放的。”

说啊痒难受死了,好想被做 办公室淫乱小说
闷骚军长俏媳妇_第1073章 就没人管管?_说啊痒难受死了,好想被做 办公室淫乱小说

“这三年来,你们是唯一出手帮助我的人,本地的百姓都晓得那些人不好惹,所以从来都是在远处看着。

我在这里恳请您,您能不能帮我个忙。”

见惠安所说并非虚言,桃花终于应了两个字,“说吧。”

“我想请你们把我这酱料的配方卖给那个加工厂,然后我拿着这笔钱,带着我女儿躲出去。”

说完这句话,惠安怕桃花不同意,噗通一下,跪在了桃花面前。

桃花也没躲闪,就那么盯着惠安。

“他们盯你盯的很紧?”

不怪桃花有些怀疑。

惠安点点头,“今日是庙会,寺里的僧人很忙,便没时间帮我照看孩子,所以我只能把孩子带到小吃街去,却不想孩子被我连累了,往日里,我都是把孩子交给师傅或者寺里的僧人照顾的,请你相信我,我很爱我的孩子。

我的钱,每到收摊之际,都被会他们的人收刮干净,所以我手里连买张车票的钱都没有,我师傅和这寺里的僧人”

话语停在此处,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红尘劫,红尘应。

他人干涉,劫难还会再苦几分。

出家人从来不干涉他人私事。

这个道理惠安明白,当然不会给师傅和寺里的僧人找麻烦。

“其实就算我有了钱,都出不去这个安化市。”

时时刻刻被人监视着,怎么可能逃的掉。

“那些人不会放了我这个财神爷的,呵呵”惠安冷笑,“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他们的财神爷。”

惠安跌坐在地上,这辈子她算是栽在那个男人手里了,这么多年,哪怕恨都没了力气。

“你就不怕我把这酱料卖了钱不给你?”

桃花蹲下身体,直视着惠安。

只见惠安苦笑,“就算不给,全当还今天你救我们母女的恩情了,今天要不是你们出手帮忙,怕是要被她们打个半死。”

“为什么?平日里不是只收钱的吗?”

“因为,我昨天私藏了钱,被他们发现了。”

桃花了然的点点头,“那你把方子给我吧。”

听到桃花的话,惠安刚刚已经变得死灰的眸色瞬间升起了异彩,“恩人,你打算帮我了吗?”

“我是帮你的女儿。”

听到这句话,惠安忙把方子从怀里拿出来,颤巍巍的递给了桃花。

桃花直接打开,虽然天色已经暗了,但从大殿里传来的光亮,却足以看清楚上面的字。

这几种酱料是万和加工厂没有的。

其中有一味,叫甜酱。

这大概就是后世自己吃炸串的时候,上面涂的那层酱料吧。

还有一味叫豆豉酱。

“这豆豉酱不是南方人擅长做的吗?你怎么也会?”

“我妈妈是南方人,外婆也是,但是妈妈饥荒年的时候逃难到了东北,所以我才会的。”

听到惠安的解释,桃花把方子塞进了随带的背包里。

“我们明日便要回长林了,如此,如果你在这里没有任何牵挂,明天便和我们一起离开吧。”

桃花总觉得,这惠安的用处或许会更大。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