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网名 / 正文

已婚老男人舔我 好深啊太快了啊

2019-07-04 12:11:13 网名 趣事 www.gxguigang.com

不说国外,单说华夏。

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华夏,女人从来都是被当做附庸品来对待的。

就算是在盛世唐宋时代,女人的地位也比一头驴子强不了多少。

像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苏东坡等人,就曾经多次与至交好友互换爱妾来享乐。

哪怕是贵为皇女,为了边疆和平,也得被发嫁到蛮族去给首领当老婆。

当然了,随着近代女权的逐渐高涨,普通百姓家的女人们,大有把压迫她们五千年的男人们踩在脚下,翻身做主把歌唱的雌威——但那也只局限于普通人家而已。

在真正的豪门中,女性始终都只是为家族牟取最大利益的工具。

像嫁给岳清科的龙城城,不知道要嫁给谁的岳梓童,还有为了扶持兄弟能成为家主,就化身敛财童子的贺兰小新。

哪一个,不是为了本家族的大利益?

段香凝既然是大理段氏的嫡系大小姐,那么就得在关键时刻,起到大小姐应该起到的作用。

段香凝为了勾搭李南方,放弃了所有的尊严,不惜当着很多下属的面,高声喊出那句话,也是无奈的。

就像龙城城所说的那样,其实她也很可怜。

“我也很可怜啊。为什么没人来可怜我呢?”

目送龙城城排队走进检票口后,李老板很有感触的低声自语。

他确实很可怜,还特别无能——

在得知岳清科曾经差点把他儿子活埋后,李南方除了像叫花子那样咬牙穷发狠之外,暂时什么都做不了。

他不能去找岳清科的麻烦。

而人家来找他的麻烦,则是顺理成章的。

毕竟李老板把人家老婆肚子搞大了的行为,本身就该接受被万夫所指,被口水淹死的惩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促使岳清科必须搞掉龙城城母子而后快——龙城城,是李南方的大舅嫂子。

小姑子未婚夫把大舅嫂子的肚子搞大了,无论他是不是被迫的,这事放谁身上,谁都不会乐意的。

所以李南方在听完原本的大舅嫂子,现如今儿子他老妈的哭诉后,唯有咬牙穷发狠后,再把恨力化作动了,趴在女人身上拼命折腾了。

十一点,差三分。

李南方来到了某小区的22号楼1009室门前。

这是段香凝的家。

青山中心医院也有自己的职工小区,尤其是各位重量级的领导们,都是两百多平的大复式。

不过自持身份的段香凝,是绝不会和同事们住在一起的,她也如龙城城一样,自己掏钱在某白领扎堆的小资社区买了一套房子。

要想知道段副院长的家庭住址,李南方只需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如果吕明亮连大对手住在哪儿都不知道,那么他干脆早点让出院长宝座吧。

至于在接到李南方的电话后,吕明亮是何等的激动——握了个草,在段香凝门前来回走了几遍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在意了。

“唉,我本纯洁善良,奈何现实逼良为娼,这万恶的命运。”

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时间数字,已经走到11:59分后,李南方才幽幽叹了口气,抬起好像吊了沙袋的手,颇有礼貌的敲响了房门。

房门上是有门铃的,只需拿手指头轻轻一按,就会叮当一声响的。

不过李老板却觉得,大男人按门铃,那也太有损男人风度。

如果可以,他更喜欢抬脚就踢。

门铃刚响,就是喀嚓一声轻响,房门开了。

段香凝站在门后,静静地看着他。

她肯定早就知道李南方在门外,也透过猫眼看到他好像驴子推磨般的来回走了。

更知道这厮此时心里很矛盾,内心正在做着“敲门,还是不敲门”的艰难抉择。

李南方在抉择,其实段香凝又何尝不是在抉择?

自从医院回家后,无论是做什么,她都在想一件事——等,不等。

如果她等,就代表着她完全屈服在家族严令下,甘心当个工具来利用了。

不等呢,则代表着她要用生命来保护她残存的最后一丝女性尊严。

别看她已经和李老板多次发生那种难以启齿的关系,但那都是逼不得已的。

无论是她在医院办公室内被强女干,还是在电闪雷鸣那个晚上,因恐惧而不得不按照李南方的吩咐,坐上去,自己动。

而且迄今为止,她的合法丈夫,只担任着和合法丈夫的职责,和她没有哪怕是丁点的感情。

但这一切,都不是段香凝甘心对李南方自荐枕席的理由。

她害怕李南方,却又偏偏开始迷恋被他践踏尊严时的那种古怪感觉,甚至都压过了家族给她的严令。

简单的来说就是她想逃离李南方。

逃得越远越好,一辈子不再见面。

可她刚做出这个决定,决定抛弃现有家庭,抛弃家族使命,连夜逃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时,一道无形的绳索,却又牢牢捆住了她的双脚,不许她外出一步。

就是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房门被敲响了。

徘徊在门外的李南方,终于做出“正确”决定的同时,也帮段香凝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在快速开门的那一刻时,段香凝就知道她的命运,就此改变。

自这一刻起,她不会再去想家庭,想狗屁的女人尊严。

她只能心甘情愿当李南方的女人,还是没有名份的哪一种。

人一旦从痛苦的纠结中做出了决定,心就会在瞬间安静下来。

就像现在的段香凝,以从没有过的镇定神色,静静地看着李南方。

门开了后,李南方没有马上进门,而是倚在了门框上,手里捏着香烟,上下打量着女人。

段香凝今晚换上一身黑色的,低胸的,露出小半个后背的短裙。

短裙下摆的长度,最多能遮掩住腿根。

脚下却穿着一双水景色的细高跟皮凉鞋。

十个卧蚕般的脚趾上,都涂抹了艳红色的水晶指甲油,在灯光照耀下泛出星星点点的性感光泽。

满头的乌黑秀发,弯成了一个纂,把两个耳朵完全露了出来,晶莹地耳垂上,挂着镶钻白金耳坠。

无风微微自动,荡出动人的风情。

修长白嫩的脖子上,没有佩戴项链,而是系了一根黑色的丝带。

李南方不知道这根丝带的“官方名称”叫什么,却觉得它与白嫩脖子黑白相映下,仿佛拥有了生命那样。

同样是黑白相映,大V领的领口内,能看到两个大半的雪白半球。

受稍稍有些紧身的黑色短裙束缚,两个雪白半圆中间那条沟堑,显得格外深邃。

尤物。

当李南方的目光,很没出现的定格在那条沟堑上时,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了这个词。

绝对的尤物。

他明明已经和这个女人多次发生过那种负距离的关系了,对她整个人,每一寸肌肤都算是熟悉无比了,可为什么此时却有了种熟悉的陌生感?

就好像,他从没见过段香凝。

他当然不是没见过段香凝,而是从没见过妆扮到如此性感的段香凝。

“怎么样,好看吗?”

就在李南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时,段香凝说话了。

“好看。”

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点头说:“也许好看这个词,还不足以描述你当前的样子。”

段香凝又问:“从你踏进这个门开始,我就是你的女人了。而且,以后,我只能是你一个人的女人。我的合法丈夫,都不能再碰我一下。你还满意吗?”

“我能说不满意吗?”

李南方反问着,迈步走进了段香凝家里,擦着女人的肩膀。

前一秒,段香凝就告诉他说,自从他踏进这个家门后,她就是他一个人的女人了。

现在,他踏进了她的家门。

那么从这一刻起,她就是他一个人的女人了。

李南方在擦着女人的香肩走进来时,明显感觉到她的娇躯猛地颤了下。

还是那句话,以前他们俩早就发生过负距离的接触,那么现在他们俩擦肩而过时,她心中不该发颤才对。

她颤了。

这是因为她最不想渴望、最渴望的命运,已经成为定局。

从没有过的空荡荡,让段香凝茫然失措,痴痴看着门外走廊,呆愣很久都没动一下。

却有泪水,从眼角缓缓地淌下。

李南方就站在她背后,打量着屋子里的装饰。

屋子里的装饰风格设计,家电家具包括窗帘,低柜上的小摆饰品,应该都是出自段香凝之手。

她不愧是出自豪门,这格调就是与众不同。

最起码,李南方进屋后,能从中感受出明显的温馨,浪漫,还带有一丝未泯的童心。

这证明段香凝心中还有个美少女才会有的梦。

李南方慢慢地侧脸,看向了门后的鞋架,衣架。

衣架上挂着几件风衣、套装之类的,都是女式的。

鞋架上有塑料拖——两双。

一双是玻璃水晶的,很小。

一双却是蓝色的,和李南方的鞋码一般大。

蓝色拖鞋的鞋面上,还有崭新的商标。

从这双拖鞋上,李南方就能看出段香凝已经做好了他今晚会来的准备。

就像,她精心打扮的如此性感。

只是,既然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为什么在李南方迈过她命运的转折线后,她又默默地哭了呢?

“我随时可以出去的。”

李南方淡淡地说到:“而且,我也向你担保,我有办法不会让因为你没有完成任务,就会迁怒于你的大理段氏,永远都不会对你追究你的责任。”

段香凝没说话,可默默地流泪动作,变成了轻轻的抽噎。

“龙城城说的不错,出生在豪门之家的你们,其实都很可怜的。”

李南方笑了下,转身抬手放在段香凝的香肩上:“真要有下辈子的话,不要再去当什么大小姐了。用一生的幸福,来换取所谓的卓然身份,这并不是一笔好买卖。”

段香凝转身看着他,任由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却笑了下,走到鞋架前。

她取下那双蓝色拖鞋,屈膝蹲了下来:“抬脚,我帮你换上鞋子。”

李南方迟疑了下:“我刚才说的这番话,并不是在骗你。”

已婚老男人舔我 好深啊太快了啊
我的极品小姨_第1082章 踏进了她的家门_已婚老男人舔我 好深啊太快了啊

“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车子慢慢停在车站停车场内后,一路上都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龙城城,终于说话了。

其实这一路上她不是不想说话,只是看李南方没有说话的意思,就闭目养神了。

“我能遇到什么难题?”

李南方耸耸肩,故作轻松的笑道:“你老公我可是在刀尖上跳舞的人,多次在鬼门关前徘徊,还不是全须全发的回来了?连阎王爷我都能搞定,还能有什么难题是我不能解决的?”

龙城城抬手看了下腕表,说:“距离发车还有半小时的时间,应该足够你和我说说了。”

李南方点上一颗烟,问:“能不能不说?”

“唉,是不是和段香凝有关?”

龙城城幽幽叹了口气,身子前倾趴在驾驶座上问。

这是个高智商的女人。

那天看到段香凝从李南方家里走出来后,就起了疑心。

只是段香凝也不是简单之辈,马上就用一番谎言遮掩了过去。

可后来因为那个香蕉皮,勃然大怒下的龙城城开始砸门,结果却被李人渣缠住折腾了接近两天。

对门住着的人不姓司,而是姓李名南方。

段香凝为什么要撒谎,依着龙城城的智商,根本不需太费脑子就能推断出怎么回事了:“怪不得小段说那人姓司呢,原来是诅咒他去死的意思。”

不过在与李南方缠绵的那两天里,龙城城始终没有提及这件事。

她不提,李南方当然不会主动告诉她这些。

毕竟怀里抱着小龙女时再提起别的女人,貌似也太不厚道了些。

更何况李南方也不知道段香凝曾经在门口遇到过龙城城,所以现在听她提到小段后,本能地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回青山的那天是芒种吧?那天我感冒了,下午才去上班。刚出家门,就看到段香凝从你家里走了出来。”

龙城城如实说道:“当时我很惊讶,就问她怎么会在那儿。她告诉我说,是去看一个姓司的朋友。”

不心虚的女人,是没必要撒谎的。

段香凝既然心虚撒谎,那么在知道对门住的是李南方后,龙城城立即就猜到俩人的关系不一般了。

她没拆穿,是因为她觉得吧,她没权力去管李南方的私事。

有权利能制约李南方在外沾花惹草的人,只能是花夜神。

一年来历经多次打击的龙城城,更加成熟,给自己的定位也更准确。

唯有这样,她才能紧紧抓住她想要的东西。

听她这样说后,李南方才知道怎么回事,低声骂了句:“靠,臭娘们,敢咒我早死。”

龙城城马上说:“英三岛的超级海啸都没留住你,这就证明你这人的命相当大,早死是不可能的了。但是,麻烦肯定会一大堆。”

“是啊,就是麻烦一大堆。”

李南方苦笑了下,拿着香烟看着排队进车站的人群发呆。

他没有问龙城城是怎么猜出,他一路上心神不定是和段香凝有关。

因为他相信龙城城在知道段香凝的存在,在知道今天傍晚去中心医院看望陈大力后,有可能会遇到她,然后惹上一些麻烦。

甚至,李南方都能肯定,龙城城已经猜到他遇到怎么样的麻烦了。

确实是这样。

陪着李南方沉默了几分钟后,龙城城才低声说:“大理段氏早在四年前,让段香凝下嫁京华某三流小家族时,就已经开始布局将权力的触手,伸过江北的计划了。只是这些年段香凝在这边的发展,应该不是很让人满意。所以,大理段氏要寻找一个新的契机。”

这个新的契机,就是段香凝无意中“勾搭”上了李南方。

新契机的出现,让大理段氏核心层眼前一亮,马上通过详细的分析,确定了新的计划。

段香凝在这个计划中,就是大理段氏能否成功登陆江北的关键所在。

暂且不提背景有着天大的花夜神,仅仅是背后站着荆红命的李南方,就要比段香凝下嫁的某小家族强过百倍不止。

真以为荆红命能占据最高警卫局大局长之为二十多年,是因为他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了各届领导对他的赏识吗?

当然不是。

任何成功者的背后,都站着一些倾力付出,大力支持他的人。

大理段氏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给段香凝下达了必须死缠李南方的铁令。

什么大理段氏嫡系大小姐,已经身为人之妻等等的尊严啊,在整个家族利益面前,都算不了什么。

岳梓童不就是这样?

她在与李南方的骨灰举办阴婚后,再和贺兰家联姻的行为,能为岳家和她本人,牟取到更大的利益。

“大理段氏给段香凝下令必须死缠着你,除了因为你背后有荆红命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已经分析出,你要与花夜神结婚了。花夜神虽说始终在商场上发展,可所有豪门都很清楚,她背后站着什么样的大人物。”

龙城城详细的分析着:“南方,无论你多么鄙视大理段氏这种利用女人来牟取利益的行为,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我是段家的掌权人,我也会这样做的。”

不等李南方回答,她又自嘲的笑了下:“呵呵,我还敢确定,等明天你以新郎的身份,出现在花夜神身边后。不但会让岳梓童极度震惊,会让大理段氏窃喜不已,还会让明珠龙家后悔不迭。”

李南方忽然出现,岳梓童肯定震惊,大理段氏也会窃喜,但明珠龙家怎么会后悔呢?

李南方有些不明白,回头看着她,用目光询问。

龙城城双眸中浮上痛苦的神色,却坚强的笑着:“因为你是我儿子的亲生父亲啊。”

李南方恍然大悟。

大理段氏发现他很有结交价值后,立即给已经成为人之妻的段香凝下令,必须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勾搭他了,那么就证明他拥有某些关键性的作用,值得段家这样做。

段家都能这样做了,明珠龙家又凭什么不想这样做呢?

而且他们相比起段家来说,更具备“合法”的身份。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南方也算是明珠龙家的女婿了。

可他们却为了和岳家保持盟友关系,放任岳清科追杀龙城城,要把李南方的亲儿子给干掉。

这种行为,彻底斩断了明珠龙家与李南方交好的可能,简直是赔了女儿又没捞到任何好处,能不后悔吗?

岳家震惊,段家窃喜,龙家后悔,李南方则懵逼:“我、我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重要吗?是,荆红十叔待我如子侄。但我毕竟只是——”

龙城城打断了他的话:“仅仅是子侄吗?”

李南方愣了下:“不是子侄,还能是什么?”

龙城城微微冷笑:“如果只是子侄,他会帮你养情人?”

李南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是因为他忽然发现,龙城城说的一点也没错。

他一直以为,荆红十叔等人对他好,是因为他是老谢的得意弟子。

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如果李南方只是老谢的得意弟子,就算有三个脑袋,也不可能让荆红命甘心给丫地养情人。

那,是为什么呢?

李南方很想知道。

“南方。”

看到李南方满脸茫然的样子,龙城城伸手,手指在他脸上轻轻抚摸着:“也许事实不是我所想象的这样。荆红命呵护你,是真把你当亲侄子看了。”

李南方点头,脱口说道:“荆红十叔对我的呵护,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这一点,我敢用脑袋来担保。”

龙城城笑了。

笑容在穿过车窗的灯光下,就像一朵白玫瑰蓦然绽放:“是呀。既然荆红命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来呵护你,把你当做亲儿子来管教,那你又何必质疑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好呢?”

“习惯,嘿嘿,习惯而已。”

李南方尴尬的笑了下:“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总是遭白眼,被人讨厌惯了的原因吧?所以别人对我好后,我就会怀疑人家对我是不是别有用心——段香凝说了,我今晚十一点之前不去她家,她就会立即给岳梓童打电话,曝光我。”

这就是李南方一路上闷闷不乐的原因。

他真心不喜欢被人威胁,哪怕是这种颇具香艳色彩的威胁。

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会理都不理段香凝的威胁:“好呀,你现在就给岳梓童打电话,告诉她我还活着,是花夜神神秘的新郎,就为明天给她一个大大地‘惊喜’。可就算她知道了,那又有什么呢?最多也就是震惊效果大大减弱罢了。”

可现在他不会这样做了。

因为随着和越来越多的贵族交涉,李南方也懂得了很多所谓的潜规则。

他不在意段香凝曝光他已经回到了青山,却必须去考虑荆红命等人的利益。

他拒绝段香凝的“盛情邀请”,就等于把主动交好的大理段氏,推到了岳梓童那一边。

主动对李南方伸出橄榄枝的大理段氏被拒绝后,肯定会倍感没面子,继而羞恼成怒,此后以全力打压不识抬举的李南方为己任。

李南方背后却又站着荆红命。

那么,打击李南方就等于与荆红命一派的人为敌了。

荆红命等人已经为李南方付出很多了,如果再给他们招惹大理段氏这种重量级的敌人——

唉,李南方以后还有脸去见他们吗?

可要让李南方迫于大理段氏的淫威,今晚主动去“送货上门”,却又觉得男人尊严被践踏了。

所以他纠结,他闷闷不乐。

龙城城的手,放在了李南方嘴上,轻声说:“南方,你知道么?别看我,岳梓童,段香凝甚至花夜神,在人前都很风光的样子。但我们这些人,都只是各大豪门争权夺利的工具。必要时,休说是让段香凝主动结交你了,就算让她去嫁给一个叫饭的糟老头子,她也得照办。”

“我们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