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娱乐 / 正文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小黄文污污情节学校

2019-07-02 13:06:11 娱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你相信她的药?”

目送杨逍飘然离去,胡灭唐问低头拉开裤子往那什么上抹药的秦玉关。

“我能选择不相信吗?”

秦玉关抬起头,满脸的惬意,就仿佛终于被他家里那群虎狼放过时的样子。

胡灭唐笑了下,没说话。

秦玉关不能选择不相信杨逍,只因他实在无路可走。

杨逍说他最多再等十分钟,就会变成华夏最后一个太监的话,老秦是感触颇深。

他受伤有多严重,心里比谁都清楚。

就像,他在敷上药膏后,比和他那群虎狼鏖战半天还要惬意。

“是真的。可惜,没办法复制。”

秦玉关拿着药瓶看了片刻,满脸遗憾的摇了摇头,扔给了胡灭唐。

胡灭唐伸手接住,有些纳闷的问:“既然药是真的,而且还非常管用,那你为什么不留着呢?我可不记得,你以前也是这样大方。”

“唉,你觉得我这次侥幸没变太监后,我家里那群八婆,还会轻易放我再出来吗?”

秦玉关倚在墙上叼上一颗烟,抬头说:“老胡,我真羡慕你只有一个阿莲娜。下辈子,如果老天爷再给我这么多女人,我肯定会自己拿剪刀咔嗒掉。”

胡灭唐满脸鄙夷的神色:“你现在也可以啊。”

“现在不行了。唉。”

秦老七再次叹了口气,有些飘忽的目光看向了七星会所那边,喃喃地说:“女人,有时候就是跗骨之蛆。一旦沾上你后,无论你怎么躲,都躲不掉的。”

胡灭唐忽然说:“杨逍,好像也是女人。”

秦玉关马上反问:“她算是个正常的女人吗?”

“她能不能正常,就看那个小王八蛋的了。”

胡灭唐也点上一颗烟,抬头说:“我觉得这计划,大有可行的机率。”

秦玉关反问:“就因为,她忽然要刺杀岳梓童?”

胡灭唐耸耸肩,没说话。

他相信比他还要更了解女人的秦老七,应该比他更明白,杨逍为什么忽然间就要暗杀岳梓童。

杨逍对岳梓童下黑手,那是因为她蓦然发现,岳梓童在李南方心中的地位太重,太重了。

重到身中红粉佳人后女性魅力四射的花夜神,对他百依百顺,仍然无法占据岳梓童在他心中的地位。

这让堪称是矛盾组合体的杨逍心中很不舒服,立即出手杀人。

果不其然,秦玉关很快就明白了:“你是说,杨逍在不知不觉中,对小混蛋产生了朦胧的感情?她杀岳梓童,只是吃醋。”

“谁知道呢。也许,杨逍杀岳梓童,只是为了帮花夜神而已。但我还是希望,有一天小混蛋能带着她来到老子面前,乖乖喊一声二叔,您老人家好。嘿,嘿嘿。”

胡灭唐说着说着,嘴角勾起了阴险狡诈,且得意的笑容。

就仿佛,他已经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事——可怕的大魔头,就像一朵无助的小黄花,正在遭受李南方狂风暴雨般的践踏。

李南方被吓醒了。

浑浑噩噩中,他居然和杨逍发生了那种关系。

而且,还是他用在岳梓童阴婚之夜对付她的强硬方式。

他想吐。

因为杨逍是男人啊。

无论他杨逍长得有多么英俊,他都是个男人。

只要是男人,身心健康有钱有女人的李南方,怎么可能会用那么恶心的方式,把他当女人那样的推倒呢?

难道,就因为杨逍用一根筷子,刺杀了夜神姐姐?

所以,他才拿出最擅长的本事来惩罚杨逍?

而梦中的杨逍,还真想个女人那样,大声的娇啼着。

明明是在泪流满面,痛不欲生的样子,却又紧紧抱住他,不许他起来——

任何人在做这么恶心的梦时,都会被吓醒的。

“滚开!”

李南方低喝一声,翻身坐起,满脑门的冷汗。

“南方,你怎么了?”

师母那充满呵护的声音,立即从耳边响起。

李南方睁眼,就看到师母正拿着一个手帕,来给他擦汗。

“我、我没事的。就是刚才做了个恶心、啊,不是恶梦。”

看到师母后,李南方立即想起了在昏迷之前,他遭遇了哪些事。

顾不得问好,他就抬手抱住师母的胳膊,急急地问:“师母,夜神怎么样了?”

师母还没说话,旁边就传来老头的声音:“哼,当然是没救了。”

就在一个炸雷,要在李南方耳边爆响时,师母及时回头厉声喝斥:“你胡说什么呢?”

老头可是疼老婆出了名的,赶紧讪笑着:“嘿,嘿,那个什么,开个玩笑而已。”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你来会所的这些天,夜神可是把你当亲老子来孝敬的吧?”

“那是,那是。是我不好,我该死,我有罪。我不该咒夜神,我、我出去撒尿。”

眼看事情不对劲,老头立即爬起来尿遁了。

“别听那个老东西的,年纪越大,越不会说话。”

师母这才转身,用手帕给李南方擦着又冒出来的冷汗:“夜神没事的。但蒋医生说,她还没有度过危险期,需要送医院内密切观察。哦,对了,我觉得默然这孩子很不错。”

大部分的女性长辈,基本都有这样一个缺点。

她们极力反对丈夫在外沾花惹草的,却偏偏希望自己儿子多走桃花运。

最好是能把全天下的漂亮,贤惠女孩都娶回家。

至于别家少年会不会因此打光棍,那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温柔善良如师母者,都不能免俗。

她的南方已经勾搭了龙家的大小姐,七星会所的花总,贺兰家的狐狸精——她仍然觉得蒋医生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

“她,本来就不错的。”

确定花夜神没有当场死翘翘后,李南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现代医术如此的发达,花夜神又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超好,那么在重伤被及时抢救后,应该能逢凶化吉的。

李南方抬脚下床时,触动了后脑的伤口,疼地他咧了下嘴。

被师母看在眼里后,自然再次小声埋怨起了荆红命,说他下手太狠了。

纯粹就是要给她的南方开瓢的节奏。

“你先别去医院了。”

看李南方下床穿上鞋子就要向外走,师母连忙提醒他。

“这不是在医院吗?”

李南方愣了下,才发现这是在会所的花夜神房间内,窗外的天上有繁星闪烁。

荆红命那一瓶子确实够狠,居然让李南方从上午十点多,一觉睡到了晚上十点。

不狠不行。

荆红命发现李南方眼神不对劲,随时都会因极度心疼花夜神将死而走火入魔后,立即果断施以重手,把他打昏了。

任何人心情再怎么激荡,昏睡整整一个对时后,心气儿就会顺了。

“今晚默然在重症室内守护她,你去了也见不到她的。”

师母犹豫了下,有些为难的低声说:“况且,有个人想见你。她想和你仔细聊聊,从你昏迷后,就已经在下面等了。当然了,如果你不想见她的话,我会去和她说,再约定个时间段吧。”

李南方根本不用问,也知道想见他的那个人是谁。

除了他小姨岳梓童外,还能有谁?

师母话说到一半时,他就想说不见。

花夜神还在重症室内接受观察,现在李南方哪有什么心思,和岳梓童探讨谁对谁错呢?

可他刚要张嘴,却发现师母脸上带有为难的神色了。

无论李南方和岳梓童之间发生过哪些误会,误会又有多么大,师母内心深处,却依旧希望他们两个能走到一起。

一个孩子是她亲手抚养长大的。

一个孩子,则是她娘家最有出息的小堂妹。

所以,就算没有其它暂时不能说的原因,师母也衷心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

师母为难,则是因为架不住小堂妹的苦苦哀求,只有答应帮她好好和此时满心里都是花夜神的李南方说说。

李南方一口拒绝,也是很正常。

毕竟仔细推断下来,岳梓童就是花夜神差点丧命的罪魁祸首。

师母不会责怪他。

李南方也很清楚,却不想让师母为难。

这一年来,多年来心态淡泊的师母,鬓角已经悄悄多了几根白发。

她人在八百,却为李南方操透了心。

李南方如果连师母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那么他以后都没脸和人说“孝”这个字了。

“我去找她。她在下面大堂内吗?”

听李南方这样说后,师母脸上立即浮上欣慰的笑容,轻轻点头嘱咐道:“要心平气和,不要冲动。”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她又说道:“梓童虽然现在贵为岳家的家主,其实她还是个比你小一岁的女孩子。才二十三岁的女孩子嘛,任性些也是有情可原的。咳。当然了,她如果做的太过分了,你不用顾忌我的面子。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我可不敢。她再怎么年轻,再怎么跋扈,终究是岳家的家主。想收拾我,很轻松的。”

李南方脱口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这样说有赌气的嫌疑,会让师母担心的。

师母才不会担心。

年轻气盛是年轻人的特征,如果南方也像丈夫那样沉稳,那就是个老头子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出门后左拐,先去最东边那个房间里去一趟。也许,你心情就会好很多了。”

走出房间的李南方刚要带上门,师母忽然想起了什么,这样嘱咐他。

谁在这房间里?

师母为什么会说,我进来看看后,心情可能就会好很多了呢?

带着这个疑问,李南方伸手推开了门。

门刚被推开,就有一股子奶香迎面扑来。

还没等李南方看清屋子里有谁在,就有女人的低叫声响起:“啊,谁?”

女人的轻叫声未落,就有婴孩的啼哭声响起:“哇,哇——”

婴孩刚哭了两声,哭声就嘎然而止。

爱哭的孩子有奶吃。

小孩子在重新咬住奶、头,贪婪的猛吸时,一般就顾不上哭了。

李南方没看是谁抱着孩子,只是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那小崽子,很久后才轻声问:“他,叫什么名字?”)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小黄文污污情节学校
我的极品小姨_第1104章 她好像是个女人_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小黄文污污情节学校

花夜神有没有事,秦玉关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有事了。

这么多年来纸醉金迷、不,确切地来说应该是荒淫无度的安逸生活,不但让他在武力值这方面没有进展,反而开始退步了。

遥想当年,小秦初长成,那是何等的豪放,威风,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残魄黑刺下,几乎没有三合之将。

再看现在,他只是从二十多米的高空跳到树上罢了,就差点让砸断的树枝,把子孙袋给戳穿,成为新世纪第一个年过四旬后,才转行的太监。

他倒不是不怎么在意当太监——但毫无疑问的是,他那帮娇妻美妾,肯定不愿意他当太监啊。

如果他说什么都得当太监,那群正值四十如虎的八婆,肯定会给他亲手织就一顶顶的大帽子,把他给压死。

所以为了不被绿帽子给压死,他唯有强忍着火辣辣的剧痛,与胡灭唐一起,把那个冒牌女侍应生堵在了一个死胡同内。

绝对的死胡同啊,三面都是高楼大厦。

鬼知道,京华闹市区会有这么没品的地方,好像早就算到今天会有人在仓皇逃走时,能跑到这儿来。

“嘶哈,老胡,你自己能搞定吗?”

老秦倚在胡同口,右手捂着裤裆,疼地直打哆嗦。

“不能。”

胡灭唐胸脯急促起伏着,这是亡命追踪半小时的结果,声音却很平静:“我最多也就是能和她两败俱伤。你忍心,等你包扎完伤口回来后,却只能看到我的尸体吗?”

“当然忍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如果把老胡换成别人,听老秦这样回答后,肯定会被气的暴跳如雷,再也顾不上缉拿刺客了,先仗着身体没受伤痛扁他一顿再说。

不过老胡就是老胡,早就习惯了秦老七的卑鄙作风,直接把他这句话当做狗屁放掉后,皱眉扫了眼他的裤裆处,又回头看了看后面的环境。

老秦的裤裆处,已经有鲜血渗出来了。

看来这厮疼地打哆嗦,也不是完全装出来的。

毕竟受伤的地方,是男人最最脆弱之处。

老秦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他那群如狼似虎的老婆,还不得疯了?

唉,由此看来,男人娶太多老婆也不全是好处。

猎狗追兔子时,慌不择路下的兔子,基本就是哪儿偏僻往哪儿跑,这也算是人之常情?

不管是不是,反正他们三个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人迹罕至的。

这个三面环高楼的胡同,其实是京华一处废弃的垃圾焚烧厂后。

焚烧厂刚建成时,可没想到城市扩展的速度这样快,只是找了个远离闹市的地方,就立即大干四化了。

垃圾场,就像火葬场那样,很少有人愿意来这儿。

尤其厂子后面,说是人迹罕至一点都不假。

不过这地方的环境倒是不错,老胡背后就是一大片的树林。

树林那边,就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小河了。

这个深达一百多米,宽约四米的胡同,应该是垃圾场在没有废弃之前,专门从这向里运送垃圾的通道。

垃圾场废弃后,胡同连同焚化路大楼的大门,就被砖石给砌住了。

三个大楼,都高约数十米,生怕会有烟雾,灰尘冒出来,所以没有窗口,一水的青黑色水泥。

又因为是背阴,水泥墙上长满了青苔。

除非刺客化身为壁虎,或者鸟儿,才能从绝境内逃走。

就这种破地方,连人都没有,当然也不会有医院之类的了。

“唉,那你赶紧滚蛋吧。如果还当我是兄弟,来年就去我坟上多烧点纸。最好呢,多烧几个美女过去。话说这些年总是围着阿莲娜转,再好的菜,也有吃腻了的时候啊。”

老胡叹了口气,抬手解开了衣领,看向了胡同内那个背对着这边的刺客。

“我忽然有种感觉。”

秦玉关并没有马上走人,咧了下嘴巴:“咱们不在追杀她,而是,她故意引我们来这儿,干掉咱们的。”

对老秦忽然的感觉,老胡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你能看出这一点,也算证明你脑子里,也不全是小虫。”

对来自老兄弟的打击,老秦早就习以为常了:“你能确定,她就是那个魔头?”

胡灭唐沉声回答:“除了她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有谁,能用一根筷子,就把花夜神刺了个透心凉。你不行,我也不行。”

“我最讨厌你总是会说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哔话了。”

老秦用手轻抚了下裤裆处,皱眉说:“就不能说,等老子被担架抬回来时,你已经把她给搞定了吗?”

老胡淡淡地说:“不能。”

“可你上次告诉我说,魔头是个快要追上我帅的男人。”

“我好像忘记告诉你,昼男夜女,轩辕王生的话了。”

“毛意思?”

“意思就是说,轩辕王可以有时候是男的,有时候则是女的。”

胡灭唐刚说到这儿,就看到刺客缓缓转身,用相当难听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个,知道的太多了。”

老秦马上就像发现新大陆那样,叫道:“胡老二,她在威胁你呢。”

“她也在威胁你。因为她说的是‘你们’。知道什么叫‘你们’吗?”

老胡左手伸开,五指缓缓伸张着:“老七,赶紧的滚蛋。你留下,只能给我当累赘。”

咱们谁给谁当累赘,还不一定呢。

秦玉关笑了下,刚要说出这句话,就听刺客说道:“胡灭唐,你不要劝他了。重情重义的秦玉关,是不会走——”

秦玉关马上就打断了她的话:“谁说我不会走?正因我重情重义,所以我才会走。”

说完,不等刺客说什么,秦玉关转身就走,用最快的速度。

刺客愕然。

胡灭唐却笑了。

很欣慰的恶心样子。

他相信秦玉关说的每一个字。

正因为老秦重情重义,所以他才会走。

他受伤了。

虽说只是被树杈刺了下,只是那地方太要紧了。

他在跑路时,就已经硬要着牙关,一只手抓着裤裆了——真怕,不用手抓着,会因为动作过大,里面的蛋黄会流出来。

他在和胡灭唐联手,对付故意把他们引到这地方来的刺客时,还能一只手捂着,一只手打架吗?

当然不能。

真要那样,他不但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会变成胡灭唐的累赘。

所以,无论秦玉关有多么不想扔下兄弟,他都必须得速速离开。

那样,老胡才能彻底放得开手脚,和刺客一拼到死。

别看老胡名声不怎么好听,但他确实刺客没出现之前,当今天下第一高手。

刺客再怎么厉害,要想把他彻底干掉,也要付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代价。

等她终于把老胡干掉时,秦玉关却已经带人赶到。

不要太费劲,就能把刺客生擒活捉,或者干脆乱枪打死了。

为了斩除这个魔头,秦玉关俩人中,必须得有一个人做出牺牲

子孙袋没有受伤的胡灭唐,当仁不让的选择了这个角色。

龙腾两大高手之间,这种遭遇大敌后,表现出近乎于妖孽般的默契配合,是刺客做梦都没想到的。

不然,她也不会冒险把龙腾两大高手,引到这人迹罕见的地方来。

正是因为在逃亡过程中,刺客发现老秦在追杀过程中,总是一只手捂着裤裆——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确定这就是个一举灭掉两大高手的好机会。

她觉得,胡灭唐肯定会照顾受伤的秦玉关,再也无法凝神和她硬拼了。

那么她就能找到机会,轻松重创胡灭唐,再轻松干掉秦玉关了。

如若不是这样,就算刺客再怎么目中无人,也不敢保证力拼龙腾两大高手后,仍能安然离去了。

所以当重情重义的秦玉关,扔下胡灭唐转身就走后,刺客明显呆愣了下。

接着,就恍然大悟,高声叫道:“等等!”

“等毛?”

胯下越来越疼,还得撇下兄弟独自逃生的老秦,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我有一种外用疗伤圣药,敷上后保管你的伤口,会在半小时内愈合。”

刺客缓缓地说道:“不过,我的圣药也不是白白送给你用的。”

“欺负我读书少?”

秦玉关冷笑:“有什么疗伤圣药,能让伤口在半小时内就能愈合?”

刺客笑了下,自顾自地说:“但你保证在用完后,不能化验配方——算了,就算你化验配方,在外界你也找不到原材料的。”

秦玉关刚要再说什么,胡灭唐抢先说话了:“你送我兄弟圣药,就是要换取我们能让你安然离开吧?”

“最多再等十分钟,伤口得不到治疗,他以后都别想再碰女人了。别怀疑我这番话的真实性。因为在医术这方面,我是从来都不骗人的。”

刺客缓步走过来,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在老秦脸上扫落扫去:“我觉得,这笔生意对你们来说,还是满划算的。当然了,你们如果非得付出一死,一残疾的代价,也要留住我。那,就当我什么话都没说好了。”

“好,成交。”

想都没想,胡灭唐就点头答应了。

他也许不怕死,可真怕秦老七那群如狼似虎的老婆,会在他坟头上大骂害人害己,害大家没有男人可用的——

秦玉关马上说道:“但还有个条件。”

刺客蜡黄的脸上,两道看似很稀疏的眉头皱了下:“你是想确定下,我究竟是不是你们嘴里说的那个魔头吧?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就是那个人。我活着,就是为了抓走李南方。在轩辕神像面前砍下他的脑袋,用他的鲜血,来让我恢复昼男夜女的正常身份。我叫杨、杨逍。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耐心不怎么样,别惹我生气。”

“靠,你比我还拽。”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