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娱乐 / 正文

啊办公室别啊好深哦 肉肉多的 片段

2019-07-03 16:49:40 娱乐 趣事 www.gxguigang.com

可花夜神刚才的表现,让李南方顿觉索然无味了。

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实在特么的太复杂了。

李南方在忽然失去继续玩下去的兴趣后,并没有因此责怪花夜神。

只因他很清楚,夜神姐姐抓住机会,向贺兰扶苏倾斜不满的行为,很正常。

就像他在挽着新娘胳膊走进大厅时,不也是用目光看向岳梓童的新郎,威胁要干掉人家吗?

花夜神在意贺兰扶苏因而失去理智的伤害他,正如李南方依旧太在意岳梓童那样,谈不上对错。

他更不会因此就埋怨花夜神怎么地。

就是单纯的觉得,他想早点结束这场闹剧,与应该醒悟过来的夜神姐姐,按照正常的结婚流程完婚,以后做个疼爱妻子的好丈夫,生三两个可爱又聪明的小崽子——至于能不能幸福的过一辈子,他不想去考虑。

八百那边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今天脱鞋上炕后,谁知道明天还有没有机会穿上?”

意思是说,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哪些事。

既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哪些事,那么又何必为未来操心呢?

珍惜眼前所拥有的,才是最正确的人生态度。

当然了,在和夜神姐姐正儿八经的完成婚礼之前,他还是要由衷的祝福岳梓童,祝她新婚快乐。

以往的爱恨情仇,就让它们都在这场闹剧中,灰飞烟灭吧。

此后,他不会再想岳梓童。

正如,他能肯定夜神姐姐此后也不会再想贺兰扶苏。

大家以后见面了,也像熟悉的朋友那样,坦诚相对好了。

又何必,总是因为被人利用,就非得把人家丈夫给搞掉呢。

这一刻,李南方感觉自己就是一顿悟了的高僧。

尤其在缓缓摘下面具时,他并没有事先所想到的那种极度酸爽:“看啊,来看看我是谁啊。

哈,哈哈,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都傻了吧?”

只有从不曾有过的平静。

他看着瞬间脸色涨红,又蓦然苍白的岳梓童,很淡然的笑了下,更是很坦然的走过去。

在现场无数懵逼群众的注视下,李南方走到岳梓童面前,抬起了右手。

他的右手五指弯曲,用手指背在岳梓童脸颊上那几道指痕上轻轻擦过,低声说:“对不起。我替夜神向你道歉。”

岳梓童没吭声。

也没动。

没有生命的雕塑那样。

大半年来,无论她成长,成熟的有多快,她都无法接受应该死去很久,连骨灰都被她利用过的李南方,忽然活生生站在她面前,以花夜神新婚丈夫身份的现实。

她想喊。

她想笑。

她,还想哭。

可的血液仿似凝固,她的大脑仿似停转,不再有心跳。

她,除了保持身子平衡不摔倒之外,其它的什么都做不了。

但偏偏,她能清晰感受到,李南方手指背在她脸上轻抚而过后,留下了满满地惆怅。

唯有惆怅。

没有爱。

也没有,恨。

他给她轻抚指痕,只是为了对她说一声对不起,代他的妻子。

更为,和她郑重说一句,再见。

“再见。从此你我是路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南方转身走向花夜神时,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么一句话。

很庸俗,很矫情却又很真实。

“等,等等!”

就在岳梓童彻底石化,现场绝大部分人还没有从李南方竟然特么还活着的懵逼中醒来时,一个沙哑的声音,自东大厅门口响起。

这个声音是在让李南方等等。

在告别真爱,一心与因为暴露心思而满脸惶恐的夜神姐姐,此后做对模范夫妻的李南方,当然能听到这个声音。

却懒得去分析声音的主人是谁,更懒得回头。

他走到做错事后娇躯都在颤抖的花夜神面前,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笑道:“看你这傻样。这是在担心我会不高兴,对吧?你也不想想,我是谁啊。我是李南方,心胸比天高,比海还要阔。怎么可能,不会容忍我的爱妻,以小肚鸡肠的方式,和旧爱说再见?”

“如果真觉得对不起我,那以后就给我生一窝小崽子好了。反正你屁股这么大,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

李南方不喜欢他的新婚娇妻,会因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就此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

所以立即施展出不要脸的绝技,在左手搂住花夜神的脖子,右手在她*上轻拍了一巴掌后,又在她唇上重重亲了一口,大声笑道:“好嫩,好软,好香!”

他怀里的女人,当众被他轻浮后,苍白的脸颊,瞬间浮上病态的潮红,娇躯更加剧烈的颤抖,双眸中春水四溢!

现场数千人,居然在同时都有了种春回大地的舒畅感。

躲在人群中的杨逍,对此很满意。

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花夜神因心情极度激动下,蓦然爆发出的春意,证明了她所研制的“红粉佳人”,是相当相当成功的。

这一瞬间,杨逍清晰感受到满嘴胡说八道,好像个登徒子似的李南方,是真心要疼爱花夜神一辈子后,也由衷的为她高兴。

可与此同时,却又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杨逍忽然很怕这种不舒服,赶紧用力咬了下嘴唇,右手从旁边桌子上悄悄拿起一根筷子,心中呢喃:“还想和她生一窝小崽子?哼哼,想的倒是美——死人,如果还能生小崽子,那我就成全你们了。”

她在微微冷笑着,看向花夜神后心位置时,就听旁边有人痛苦的低声骂道:“卧槽,以后谁要说我认识这混蛋,我非得把他祖坟挖了。如此重大场合下当众打情骂俏,他怎么不去死呢。”

马上,就有个淡淡地声音说:“秦老七,你装什么正人君子呢?你以为你当年做的那些荒唐事,能比这小混蛋强到哪儿去?”

听到这两个声音后,杨逍眉梢急促抖动了下,半转身悄悄走向西大厅门口左侧。

花夜神可不知道混迹于人群中的王上,接下来要做什么。

她只是在真切感受到李南方的柔情蜜意后,幸福的忘记了一切,只想立即扑倒这个男人,给他生一窝的小崽子!

但就在夜神姐姐要做出什么动作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却蓦然惊醒了她的春梦:“李南方,你回过头来!”

贺兰小新已经让李南方等等,看看她是谁了。

可她怎么就不等等呢?

理都没有理她的叫声,自顾自走到花夜神面前,当着数千人的面在那儿打情骂俏。

这是贺兰小新无法允许的。

正如她不许任何人,去打击她活着只为扶苏的贺兰扶苏!

无论这个人是花夜神,还是——李南方!

毫无疑问,贺兰小新现场数千人中的智商,绝对是排名前三。

堪称妖孽。

所以在贺兰扶苏忍不住为岳梓童挺身而出时,她就知道要坏事了。

所有的注意力,也立即从不明白梓童为何非得去看花夜神新郎是谁的问题上,迅速转移到了扶苏这边。

果不其然,正如她最最不想见到的那样,因苦恋贺兰扶苏多年未果,本身就对他抱有一定成见,此时见他挺身而出维护岳梓童后,立即被严重刺激到的花夜神,不顾一切对他展开了毁灭性的反击。

眼看扶苏在花夜神那毁灭性的反击下,唯有节节败退,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贺兰小新要生撕了她的狠心都有。

但发狠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本身这件事就是贺兰扶苏的错,贺兰小新要想在瞬间找到解决办法——妖孽,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但就在贺兰小新像岳梓童那样,急速转动大脑,想找到最好的办法,来挽回贺兰扶苏正面临的劣势时,李南方——施施然的出现了。

岳梓童当场傻掉。

贺兰小新也当场——她居然没有傻掉!

那是因为,她心里最最重要的位置,都留给了扶苏。

她可以为扶苏去做任何事。

包括为了他,去杀李南方。

杀了李南方后,她再自杀殉情好了。

就因为贺兰扶苏在贺兰小新心中的地位,是全宇宙的男人加起来,也比不上的,所以她才能迅速自李南方居然没死的震撼中,及时清醒了过来。

她要让李南方看到,她是谁!

她更要让现场所有人,都看到,岳梓童的新郎是谁!

岳梓童的新郎是她,她是李南方的女人!

她的出现,足够证明岳梓童并没有背叛李南方。

她,贺兰家,之所以同意她给岳梓童当新郎,都是为了保护李南方的未婚妻,以后不会被岳家榨干价值后,再从世界上蒸发。

要想确保岳梓童不受伤害,那么贺兰小新,连同贺兰家都力扛来自世俗的压力,给她当新郎之外,还要确保贺兰扶苏能成为贺兰家的家主,才能确保岳梓童彻底无忧。

而岳梓童,又是李南方的未婚妻。

贺兰姐弟俩人,为保护他的未婚妻,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他凭什么,要纵容花夜神打击扶苏呢?

是时候站出来了。

贺兰小新并不是太在意,她让李南方等等的要求被无视。

只要那个混蛋不是瞎子,那么就该看到岳梓童的新郎,是谁。

娇声喊出李南方回头这句话后,贺兰小新伸手就摘下了脸上的蝴蝶面具,随手撇了出去,露出了她那张妩媚度不次于花夜神,却因剪短头发穿了男装后徒增一股另类美的脸。

由塑料制成的精致蝴蝶面具,好像蝴蝶在天上飞掠而过时,李南方回过了头。

与此同时,花夜神也嘎声叫道:“你是贺兰——小新!?”

岳梓童的新郎,居然是贺兰小新。

已经因李死鬼忽然现身,而集体懵逼的诸人们,在看到岳梓童的新郎现出庐山真面目后,再次集体的懵逼。

尤其李南方的心啊,唇啊,眼角啊,都突地哆嗦了下。

眼前更是黑了下,吐血的**相当强烈。

此时此刻,他只想大声喊:“贼老天,你打雷劈了我吧!”

啊办公室别啊好深哦 肉肉多的 片段
我的极品小姨_第1098章 大婚之我是路人_啊办公室别啊好深哦 肉肉多的 片段

无论她多么想为李南方出口恶气,毕竟岳梓童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

今天会所东西两个大厅内,更是重量级人物云集,她这一巴掌抽过去,可不仅仅只是抽了岳梓童的脸,抽的是整个岳家。

如若不然,心里把岳梓童怨恨到死的岳临城等人,也不会齐声吼叫着冲过来,一幅要拼命的模样了。

但她也仅仅是有点后悔而已。

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还是会这样做。

盖因岳梓童在冲过来要摘下李南方的福娃面具时,不是以她岳家家主的身份。

像岳家主这么崇高的身份,怎么可能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下,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举动?

那么,花夜神为了维护她丈夫的面子,用暴力来制止岳梓童的不理智行为,也就变得有情可原了。

现场一片骚乱中,出手后就有点后悔的花夜神,很快就想通了这一点,底气又壮了起来。

不过,她想看看丈夫的意思。

只因她很清楚,岳梓童在李南方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场大婚了。

她的眼角余光,扫向旁边的福娃——什么都看不到。

却能看到李南方的眼睛。

他的眼神平静,并没有因花夜神掌抽岳梓童,就有所不满。

李南方如此反应,花夜神就放心了。

她并不知道,李南方平静地眼神是装出来的。

尽管早在大婚开始之前,李南方就曾经用强*的方式,惩罚过岳梓童,更发誓要让她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

可当岳梓童对他有所察觉,不管不顾的冲过来要解开他的面具,却被花夜神一耳光抽懵后,李南方的心,却悠地疼了下。

就像是,针扎?

他无法确定。

仿似他也搞不懂,看到小姨被抽耳光后,他怎么就会心疼呢?

难道,不应该是她遭受打击越大,他越该高兴才对吗?

在这一刻,李南方并不知道男人都有个通病,那就是娶来的老婆,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

简单的来说就是他动手打岳梓童可以,但别人动手,他就会不爽了。

只是他不敢,也不能把任何的不爽,自眼神中流露出来。

因为他很清楚,从来都以特别注重身份风度的夜神姐姐之所以出手,就是为了给他出气。

男人打女人,会被人看不起的。

女人打女人,有时候就会变得很正常了。

假如他流露出丝毫的不满,夜神姐姐都会感觉受伤,会呆愣当场,会觉得无论她怎么努力去爱他,都比不上狠狠伤害过他的岳梓童。

那样,对花夜神是相当不公的。

李南方就算再不是好人,也不能在主动要求了这场婚礼后,却因为花夜神为他出气,就对她有任何不满。

真心说,当他发现花夜神偷眼看过来时,没有故意流露出“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叫”的眼神,就已经对不起夜神姐姐为他在众目睽睽下,自毁形象充泼妇的行为了。

但他平静的目光对于花夜神来说,已经足够。

这一刻,她才清晰感受到,她在李南方心中的地位,已经压过了岳梓童。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贺兰扶苏却挺身而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她的“野蛮行为”太过了。

谁都可以因此指责花夜神太过了,哪怕她手下的某个员工,因为看不惯她不顾身份的撒泼,都能站出来指责她。

但独独贺兰扶苏不行。

在这个圈子里,在这个会所内的数千人,谁不知道花夜神曾经苦苦追求贺兰扶苏好多年?

为了他,花夜神宁愿去做任何事。

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得到贺兰扶苏的“垂青”,成为了贵族圈内一个不大不小笑话的同时,对她的威信,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尤其是她与李南方大婚时,贺兰扶苏这个她苦追多年都没结果的“老情人”,凭什么站出来,当众指责她呢?

就因为,她曾经低声下气苦追他多年,未果?

就因为,岳家主是他苦恋多年的女孩子?

所以他在她面前,才能始终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才会在岳家主颜面受损后,急不可待的跳出来?

一股子苦水,随着贺兰扶苏的指责,从花夜神心底泛起。

自凡是女人,无论是哪个层次,平时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的,都有着女人固有的偏执。

花夜神也是这样。

看着满脸满眼都是责怪神色的贺兰扶苏,花夜神以往对他所有的爱意,都被凄苦的怒火焚烧殆尽。

她猛地明白,她已经不再爱贺兰扶苏了。

她现在是李夫人!

既然她已经不再在意贺兰扶苏,为什么在受到他的指责时,仍然像以前对他百依百顺那样,不是低头道谦,就是默声不语呢?

于是,花夜神笑了。

她看着贺兰扶苏,笑得灿烂无比:“贺兰扶苏,你以为你是谁啊,就跳出来指责我?”

是啊,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花夜神的丈夫?

还是,你是岳梓童的丈夫!

既然你谁的丈夫都不是,那你有什么资格,站出来为岳梓童出头呢?

就因为,你曾经苦恋过她,想让人家知道你对她仍是一往情深,所以才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表现吗?

你以为你是谁。

听花夜神说出这句话后,贺兰扶苏身子猛地踉跄了下,脸色苍白。

他终于意识到,他刚才看似很公道的一句话,犯了多么致命的错误。

花夜神苦追他那么多年,他都没给人机会,只能说他不爱她。

毕竟男女之间的感情,是非常复杂,非常微妙,不是因为女的漂亮男的帅,就能成为夫妻的。

今天,贺兰扶苏应该很虔诚的祝贺花夜神,与新郎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才对。

而不是,仗着花夜神苦恋他多年,就像从前那样站在绝对的高处,去指责她做错了什么。

花夜神,终究是个女人。

渴望真爱的女人。

也正是最渴望真爱的女人,才在好不容易找到真爱后,特别在乎守着丈夫时对“老情人”的态度。

如果她默默接受了贺兰扶苏的指责,那么李南方对她会怎么想?

她已经失去了多年的大好青春,真心不想再失去李南方了。

所以在看到苦恋多年的贺兰扶苏,脸色悠地苍白后,她有了无比的快意,立即补了更犀利的一刀:“贺兰扶苏,你当着你未婚妻林依婷的面,就对别人的新娘大献殷勤,就不怕你未婚妻面子没处放吗?”

看到扶苏哥哥身子一晃,下意识赶紧伸手搀扶住他的林依婷,闻言脸色也是巨变,嘴巴张开,却又颓然的闭上,低下了头。

当花夜神质问贺兰扶苏是谁时,现场就诡异的静了下来。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几个人之间的恩怨,都想看看,他们在当前这种特庄重,也更复杂的场合,该怎么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感情问题。

贺兰扶苏眼角剧烈跳动了记下,也慢慢地低下头,哑声说:“神姐,对、对不起。”

他是真心道歉。

不然,也不会在接连遭受打击后,依然会尊称她为神姐,而不是像花夜神那般,直呼她的名字。

“你不该和我道歉,你该向岳家主的新婚夫君说声对不起。只因,你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表现时,并没有考虑到人家的感受。”

接连两刀斩出去后,花夜神再也无法控制她对苦恋贺兰扶苏多年未果后积攒的怒气了,又是狠辣一刀。

贺兰扶苏还没任何反应呢,花夜神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是李南方的叹息。

她稍稍愕然了下,随即豁然省悟。

她在云淡风轻的问贺兰扶苏是谁后,就该适可而止,不再搭理他了。

那样,才能恰到好处的证明,她苦恋多年的贺兰扶苏,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以后,都不会再提起。

但她却接二连三的补刀,极尽可能的去伤害贺兰扶苏,还是因为——她在乎他。

男女之间的某一方,太恨对方了,同样是在乎他的一个方式。

爱着,并相互伤害着,是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

李南方不是叶小刀那样的情圣,但他却有任何男人都该有感情分析功能。

其实就算是再蠢的男人,在看到花夜神接连狠伤贺兰扶苏后,都能感觉出她有多么地在乎他了。

忽然间,李南方觉得眼前这场由他极力要求的大婚,纯粹就特么一个闹剧。

他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相当不光彩的角色。

无论他胜,还是败。

从没有过的索然无味,让李南方再也没心情玩下去了。

看着一手捂着左脸的岳梓童,他轻笑一声,伸手去摘面具:“岳家主,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现在,你的愿望达到了。”

花夜神趁机对贺兰扶苏倾斜她多年苦恋的愤怒时,岳梓童已经清醒了。

要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纵身扑向花夜神,把那张娇媚的脸蛋抽肿,抓花!

但她现在不会了。

花夜神那一记耳光,也算是彻底把她抽醒了。

让她清晰意识到,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岳梓童,而是肩负让整个岳家平稳前行重担的岳家主。

堂堂一大豪门家主,居然在自身大婚上,做出非得要看别人新郎的举动,不但不合情理,还又愚蠢。

被人花夜神抽耳光,是咎由自取的。

尤其她在亲眼看到,因为她的不理智,促使贺兰扶苏为她说话,却惨遭花夜神接连沉重打击后,心中悔意更盛。

她想弥补犯下的错误。

也必须弥补。

可就算她七窍玲珑,八步成诗——急切之间,又怎么能想出好的办法来呢?

为掩饰尴尬,当前她必须依旧用手捂着脸,做懵逼状。

就在此时,花夜神的新郎,忽然说话了。

来不及分辨这个那么熟悉的声音,岳梓童蓦然抬头看去。

就看到,随着那个福娃面具被缓缓地拿下,一张大半年来始终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