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作文 / 正文

污辣小黄文 快使劲再深点

2019-07-01 11:45:57 作文 趣事 www.gxguigang.com

大爷跑了。

看到提着砍刀的壮汉冲出来,吓得他撒腿就跑,那速度简直和他的年龄完全不相符。

可那小报记者却是傻在原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这种关系到生命安全的时候,竟然还不忘高举起来手里的照相机,咔嚓一声拍下来张照片。

相机的快门声,引起来那持刀壮汉的注意。

对方眼中的血色更加密布,认准了记者这边,怪叫着扑了过来。

完了,要死了。

那记者预感到生命的终结,非但不选择逃命,还抱紧了怀里的照相机,在那等死。

万幸啊。

真正的死亡并没有降临。

那记者只是感觉到有人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随后便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向后拉扯,扔了出去。

记者只来得及看见一道红色的身影,衣裙飘飞。

落地之后,摔了个头昏眼花。

再等缓过来这口气,哪还有什么端着大刀的疯狂壮汉。

有的只是个面容冷峻的中年人,伸手过来,轻声说道:“把你的相机给我。”

索要相机的人,正是沈抗。

而另一边,原本只想着在暗处静静等待事件解决,才出场的沈轻舞,则是带领几名心腹手下,高高举起来那名壮汉,迅速冲回到小区住宅楼内。

刚才看到新闻车来的时候,沈轻舞并没多大在意。

不管记者是为何而来,她丐帮的事情肯定不可能见报的。

可等那名疯狂的壮汉出现,沈轻舞才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

带着满心的紧张情绪,沈大帮主骤然出手,一把扯开那名记者,挟雷霆之力,抬脚将疯狂的壮汉踹进路边草丛。

紧随而至的沈抗,挡住了那名记者,而几名丐帮弟子,适时出现,冲进草丛,把那壮汉抬了起来。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根本不给正常人反应过来的机会。

等到沈轻舞随着手下人,进入到住宅单元楼里面,再去查看那个疯狂壮汉的情况时,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人废了。

沈轻舞一脚之下,直接踹断了对方的胸骨。

断裂的骨头,扎透了心肺,他只能是躺在地上,不停地喷吐鲜血。

明显没多少活命的时间。

偏偏诡异的是,这人拿刀的手还在无意识地挥舞。

他不知道疼吗?

沈轻舞暗暗心惊。

恰在这时,一名丐帮长老快步跑过来,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沈轻舞的脸色陡然变化,飞速冲进某个房间内,一路直奔地下室。

入眼之处,是十几个身体残疾的少年乞丐。

这倒没什么可奇怪的,丐帮众人,就是随着他们来到这里。

可在那些被成堆看管起来的少年乞丐旁边,竟然还有个身穿白大褂,好像屠夫一样,胸口沾满鲜血的家伙,抱头蹲在那里。

“屠夫”的身前,是两面不锈钢解剖台。

台子上——

“呕!”

沈轻舞捂着嘴,冲出了地下室,在外面干呕了好半天才终于缓过来这口气。

顺手接过沈抗递来的矿泉水瓶子,漱口半天。

沈大帮主总算是能够正常说话了。

“联系荆红命,让他立刻派人来这里。这次已经不是我们丐帮内部的事情了。”

听到沈轻舞的这句话,沈抗长出一口气。

他也看到了地下室的场景,真害怕小姑姑会一意孤行,把这件事情一查到底。要知道,就地下室那番场面,绝对不是一个丐帮或者一个沈家能够独立去解决的问题。

他慌忙拿出手机,正要拨通某个号码。

耳边却突然又听到沈轻舞的命令:“小抗,你留下来,最近不要再回美帝了,眼前这事不解决,你哪都不准去,有什么进展都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啊?哎,小姑姑你呢?”

“我要去明珠,这事肯定和那个家伙有关系!”

沈轻舞恶狠狠地一句话。

她抬眼遥望北方,明珠的方向,脑海中萦绕着某个人仰天发出龙吟时,双眼中透露出的令人心底发寒的猩红颜色。

那人是谁?

当然是英明神武的李南方李老板了。

“阿嚏!”

人还在明珠市局的李南方,张口打了个喷嚏。

手指擦着鼻尖,心里纳闷,又是哪个美少女,在思念他。

会不会是某小姨?

李南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岳阿姨的面孔,不由得浑身打个寒颤,急忙将那个可怕的身影撇开。

看看眼前羞红着脸的白灵儿,他的心绪才平复许多。

女人啊。

总喜欢玩那种打一巴掌给个吻的俗套桥段。

偏偏陈鱼儿不按套路出牌,一耳光扇过来,扭头就走了。

还好,李南方也没吃亏,有小灵儿帮他把损失的东西补了回来。

唯一不爽的是,当前的环境不怎么给力。

在市局里面,周围那么多瞪着大眼的刑警同志,让李南方亲自己的女人都不敢太放肆。

哪像刚才麦青那样。

那一吻——回味无穷。

说起来麦青,李南方就有点情绪低落。

刚刚在拘留室里面,有窜天猴和玉兔的搭配出击,很快便让处于极度惊恐状态下的麦青恢复了过来。

随后,麦青那晚的一切遭遇,便水落石出。

最开始,麦青在明珠总院看到了李南方和花夜神在一起的场景,预感到这一生都没可能“钱债肉偿”之后,索性就放弃了最初的打算。

回头去想办法弄够钱,还清李南方的二十万。

天知道这个傻姑娘当时是怎么想的,就像个失恋的少女一样,完全舍弃了她最珍贵的东西,再度找上了曾经愿意出价二十万买她初夜的那位韩老板。

男人嘛,没有谁不喜欢主动送上门的女人。

虽说麦青的要价高了一点,可真等到木已成舟的时候,就凭他韩老板的身份势力,还真能让一个毫无背景的小丫头,给讹诈走几十万吗。

假意同意了麦青的要求。

两人在某会所里约定见面。

傻乎乎的麦青还要求签什么卖身契,当真是单纯得有些可怜。

签字画押之后,韩成雄嘿嘿笑着,端起来两杯酒,非要和麦美女来什么交杯酒。

麦青忍着心底里的恶心,把酒拿了起来,可酒到唇边,事情的发展便从此出现了转折。

韩成雄那边一杯酒喝了一半,麦青这边则是立刻意识到酒里有问题,果断摔碎了酒杯,一边怒骂韩成雄不讲信用,一边死活要求姓韩的先把钱付了,再说后面的事情。

结果,韩成雄明显没了正常人的状态。

就想疯子一样,扑到麦青的身上,准备用强。

争斗之中,更是拿起来酒杯,硬生生将剩下半杯酒灌进了麦青的嘴里。

麦大美女记得很清楚。

韩成雄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尝尝老子加了新料的酒,说不定你在床上的表现会更好啊。”

结果,事实上他根本没能看到麦青床上的表现。

麦大美女出行,从来都是在包里放一把刀子防身。

这一点,李南方早就见识过。

那晚,带了多年的水果刀,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慌乱之中,麦青一刀扎在韩成雄的心口,分明可以看到那家伙痛苦地躺了下去,大口喘息着,眼看就要不行了。

麦青吓得不知所措,只想快点逃出去。

谁能想得到,明明只剩半口气的韩成雄,竟然又跳站起身,一把抓住她的腿,把她拖回到屋子里。

已经吓得彻底失去理智的麦青,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挣脱开韩成雄的束缚,抓住那把刀子,疯狂捅了十几刀。

当最终,包间里的动静引起来会所保安的注意。

这才有了警察赶到现场,看到的那一幕。

“这就是麦青的遭遇,说实话,有件事情我一直弄不明白。当时我亲自赶到了现场,只看那个韩成雄的受伤情况,那家伙早该死了才对的。没想到挨了十多刀,还留着一口气在,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白灵儿说到最后,深深皱起来眉头。

刚才在拘留室里,龙腾队员审讯麦青的时候,并没有避讳白警官,这才让她能够将所有的事情,完全转述给李南方。

小灵儿纳闷韩成雄怎么能在那种重伤情况下,活下来。

而李南方关心的,则是另一件事。

“灵儿,你刚才说,麦青也喝过韩成雄那杯、那杯加了新料的酒?”

“没错,审讯的时候,是麦青亲口说的。对了,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昨天对麦青进行血压监测的时候,并没有查出来任何异常啊。那姑娘不会是说谎了吧?”

白灵儿惊声询问。

李南方这次是抿着嘴,将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咽回到了肚子里。

他终于明白军情十三处的人,为什么要带走麦青了。

同样的一杯酒喝下去,韩成雄发了狂,而麦青一点事都没有。

这事难道不蹊跷吗?

作为十几年前,专门在全国各地组织打黑行动的军情十三处,留守在明珠的人,一定会死盯着所有的“黑老大”。

韩成雄死,他们立刻介入进来,这是理所当然的。

而介入之后,从韩成雄的身体检测报告,和麦青那把水果刀上的血迹分析上,发现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这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顺着这些线索,逆推向上,很容易就能查到,麦青喝了同样的东西。

这才会立刻派人过来提走麦青。

麦大美女遇上的麻烦,不是她把一个黑老大捅的奄奄一息,而是她的身体对某种“新料”,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溶解能力。

“喂,李南方,你在想什么呢?”

白灵儿突然一句问话。

李南方的思路被打断,也懒得继续往下思考了。

“没什么。麦青的事情,我们就都别管了,反正有荆红十叔出面,她不会有危险就对了。”

李南方没把话说透,白灵儿也很自觉地没有过多询问。

今天这事,都把军情十三处和龙腾部队引来了,当然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副局,能够插手。

两人沉默下来。

也是在这沉默之中,李南方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好像想起来什么,转头看向白灵儿,急声问道:“对了,灵儿,找到陈大力了没有?”

污辣小黄文 快使劲再深点
我的极品小姨_第2120章 麦青的特殊之处_污辣小黄文 快使劲再深点

时间,三月初。

地点,东广佛山。

传说当中,近现代各路武学奇才林立的地方。

随便哪个犄角旮旯里走出来的卖菜大妈,都能使出一套佛山无影脚,对付七八个壮年小伙不成问题。

只可惜,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根本没多少人,学那种真正的功夫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绝对隐藏着无数民间高手。

他们或是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爷。

或者是光着屁股骑小三轮的毛头小孩。

或者是——随处可见的乞丐。

不可否认,与光同在、与尘共舞的乞丐,遍布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当他们组成一个团体之后,所能产生的力量,足以让任何国家政权高度重视。

在华夏,这样的团体名为“丐帮”。

丐帮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个无数要饭的组织在一起。

但实际上自从某朝某代开创以来,丐帮内部的等级划分越来越明确,一直延续到现在,形成了相当森严的阶梯制度。

丐帮弟子分归不同的长老管理。

按照长老身上的布袋多少,又划分为一袋到九袋长老。

等级层层向上,管辖的范围也随之扩大。

比如说,青山那位能把脑袋扭转一百八十度的唐长老,还有明珠那位可以变成蝙蝠攀墙爬高的方长老,都是丐帮的七袋长老。

他们上面还有大区域管辖的八袋长老,以及时常追随在帮主身边的九袋长老。

就是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体系,保证了所有真正要饭的人,不至于饿死街头。

同样的,也保证了这些人严格听从帮主的号令,不至于像封建时期那样,随便被人蛊惑一下,就揭竿而起,想造反。

可俗话说的好。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权利和金钱,向来都是引发人类争斗的罪魁祸首。

乞丐可以不在乎钱。

但丐帮里的人,没几个不在乎权力的。

尤其是那些已经在九袋长老位置上挣扎了二三十年的人,更是苦苦期盼着上任帮主快点驾鹤西归。

结果,老帮主是走了。

可帮主的位置没能落在任何九袋长老的头上。

自从十几年前,一个叫沈轻舞的小丫头,当上了丐帮帮主。

这让无数丐帮里的老资历感到无比郁闷。

尽管有京华沈家那么个庞然大物,背后支撑着沈轻舞,一步步在丐帮内站稳脚跟,并且获得绝大多数帮众的认同,可是依旧挡不住许多人,对这位女帮主的命令阳奉阴违。

甚至——多少年来都不曾放弃推翻沈轻舞。

这也是为什么,那次在京华七星会所门前,花夜神遭到刺杀,沈轻舞正好遇见。

看到手持长剑,假扮成老乞丐冲出来的秦玉关。

沈轻舞下意识便认为,那些人是丐帮里的不安定分子。

这些误会,龙腾四大鸟人是不可能主动解释清楚的,天知道沈大帮主知道是他们故意戏耍她之后,那女人会发什么疯。

没想到,这一不解释,就引来了后面更多的麻烦。

自从花夜神的安全得到保障。

沈轻舞带着满心的怒火,便开始了清理丐帮内不安定分子的工作。

先是一路从京华南下,途径东省青山、江南各地、锦绣明珠、湘西两广,带上了上百丐帮里忠诚于她的四袋以上长老,浩浩荡荡杀到了华夏的最南边。

最终的落脚点,便是——佛山!

为什么会选择这里?

原因有三点。

首先,当初秦玉关假扮的老乞丐,使的是一把软剑,剑法高明,这份本事像极了两广地带的区域丐帮首领,九袋长老叶向天。

其次,叶向天是整个丐帮里面,唯一不在京华守护帮主,而是在远离帮主的华夏最南端,当起来丐帮里土皇帝,对沈轻舞的命令,从来不管不问的人。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一个原因。

佛山的丐帮分舵出事了。

三月初的某一天,分舵里三名主要负责与帮主进行单线联系的丐帮弟子,全部失联。

整个佛山的乞丐,成了沈轻舞管理不到的人群。

沈轻舞亲自赶到这里,耗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哪怕是得到明珠那边方长老的报告,说一个叫杨逍的人遇上了麻烦。

哪怕是看到了散播到全世界的新闻,报道说某个叫杨逍的中医圣手换了绝症。

沈轻舞都压着对心爱的人,无比担忧和思念的情绪,毅然决然留在佛山,要把问题处理个干净。

正如当初方长老对荆红命所说的那样。

这次是丐帮的内部问题,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

佛山梁园广场,如今进入春季,正是旅游高峰时节,随处可见带着满脸兴奋愉悦表情的游客,寻找喜欢的景色合影留念。

广场边缘,某个休息椅上。

一男一女坐在那,却是面容冷峻,完全没有游客的姿态,反倒是死死盯着不远处一个戴墨镜、拄拐杖、手托小饭盒的少年乞丐。

“小姑姑,查了这么些日子,您真的确定,能从这些小乞丐身上找出来突破口?”

沈抗小心翼翼地问出这句话。

可沈轻舞小姑姑没有半点回应,只是单纯地揽住他这个比小姑姑还大好几岁的侄子,装成是情侣般的模样,一脸幸福甜腻的笑容,令沈抗心底发寒。

沈抗心里苦啊。

段家军情泄密的事件之后,他被沈轻舞硬生生留在了美帝,管理纽约的“流浪者之家”。

工作倒是很清闲,可万恶的帝国主义社会,三天两头出点枪击事件。

号称“世界警察”的美帝CIA,别的不管,一查案子就想从乞丐身上下手,闹得沈抗经常是跑到各种警局、秘密机构里面去提人。

烦不胜烦。

当然,这些麻烦也不是半点好处没有。

最起码沈抗的特殊身份,令美帝那边的人对他一个乞丐头子降低了警惕,无意之间透漏了点消息,引起来他的警觉。

沈抗,绝对是向来以国家利益为重的沈家人之中,富有代表性的佼佼者。

带着他探知到的秘密消息,亲自回国,向沈家上层做出了汇报。

汇报完了,正要好好休假几天,哪成想就被沈轻舞拉来当壮丁了。

与其说这趟佛山之行,是沈轻舞在丐帮内部清理门户。

倒不如说是沈抗代表沈家的力量,来这边为沈轻舞助威,安定这边的丐帮弟子。

不管怎么说吧。

耗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今天算是让一切全都了结的日子。

“快三点了,到这些人聚头的时候了。”

沈轻舞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沈抗的思绪。

他跟着脖子,尽量和小姑姑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这事搞定之后,落个调戏小姑姑的罪名,压低声音说道:“嗯,我知道,我立刻通知其他人,准备行动。”

“告诉他们,一定要稳住,等这些家伙聚到一起的时候再行动。尤其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一定给我抓活口,我倒要看看有谁敢冒充丐帮,还把真正的丐帮弟子打压的抬不起头来。”

这一刻,沈轻舞身上爆发出来的凌厉气势。

即便是深深了解小姑姑的沈抗,都不由自主打个寒颤。

“啊,那家伙走了,赶紧随上。”

沈抗努力偏离注意力,便发现他们刚刚紧紧盯着的那个盲人小乞丐,敲打着手里的拐杖缓步前行,顿时低喊一声,顺势脱离小姑姑的掌控。

他的话音刚落下,便看到沈轻舞已经是悄无声息地随了上去。

一前两后。

三人顺着佛山的街道不知走出去多远。

前方的小乞丐突然一扭身,进入某个住宅小区里面。

沈轻舞和沈抗则是停下来,潜伏在隐蔽处。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年龄不一的乞丐少年出现在附近。

这些少年,要么是耳聋眼盲,要么是肢体残疾,甚至还有几个双腿扭曲到令人不忍直视的程度,只能趴在滑板车里,靠双手扒着地面前行。

三三两两成群结退,进入那个小区。

随后,也有越来越多的奇装异服人士汇聚在周围,相互之间保持距离,向着沈轻舞那边眼神交流。

时间过得飞快。

四点整,不用沈轻舞说什么,沈抗微微一点头,高举手臂做了个握拳的动作。

随即,散落在周围的数十个丐帮弟子,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冲进小区里面。

这些人进去了。

而片刻之后,一辆车门上刻着“佛山早报”标志的新闻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一位老大爷拉着个记者就从车里走了出来。

“大爷,您说的是这里吗?”

“没错,就是这。记者同志,我和你说啊,这些天我往政府那边不知道写了多少举报信了,他们都没人理。我是没办法了,才把你们找来的。你们赶紧报道吧,要不然那些孩子真的就彻底毁了啊。”

“大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总要给我个心理准备吧?”

那记者满脸的无奈。

清早起来,这老大爷就跑到报社,说要爆料大新闻。

问他什么新闻,他也不说,就是死活拉着记者来到这里,记者不来,他绝不松口。

可怜的小新闻记者,被报社总编安排了过来。

现在已经到地方了,该说的总该说了吧。

那大爷猛力地点点头:“我说,我说,你把录音笔打开,我说的话全都是证据呢。

你听我讲啊。

这小区里藏着个犯罪窝点,那种拐卖孩子,还把人弄残了,放出去当乞丐要钱的邪恶组织。

有好几个大老爷们,从别的地方把那些孩子拐来,弄成残废,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