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作文 / 正文

一女多夫多男纯肉辣文 第章贵妇吞吃巨龙48岁

2019-07-01 13:10:15 作文 趣事 www.gxguigang.com

雨过天晴的清晨。

吵闹的手机铃声,将李南方从睡梦中唤醒。

朦朦胧胧地拿起手机,滑动接听。

对面立刻就传来白灵儿的怒吼:“李南方,你个骗子,你说过,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现在该怎么解释?你个笨蛋,韩成雄死了,麦青的处境只会更麻烦,你怎么能随便杀人呢!”

任谁刚醒来,就被人劈头盖脸以通讯吃,不会懵逼的?

李南方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除了什么问题。

“韩成雄死了?灵儿,你先别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李南方,你还和我装,除了你谁会杀韩成雄?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啊?”

兴许是李南方的诚恳语气打动了白灵儿。

暴怒中的白警官平静下来,正准备说什么,恰在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大片的喧嚣吵闹。

“该死,又有记者来了。南方,你打开电视看新闻吧,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

通话结束。

李南方愣愣地看着手机,大脑飞速旋转片刻,随即就是跳下床,打开了酒店的电视机。

韩成雄死了。

一个明珠有名的明星企业家,死在大火之中。

这样的事情,足以登上明珠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

时间正是昨夜,李南方离开韩成雄家的时候,只不过地点不同,韩成雄夫妇死在了他们在外滩的另一处房产内。

这个人死了不要紧。

可他的死却引来了许许多多,让李南方不愿看到的麻烦。

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警方都没有得出确切结论的时候,就把大批量消息透漏给了媒体。

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者,就将前天夜里韩成雄被人捅成重伤的事情,与昨天的火中丧生联系了起来。

《女大学生为金钱出卖肉、体,买卖不成残忍行凶》。

《肮脏交易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恩怨情仇?法律专家深度解析华振安保集团老总——韩成雄死亡的前因后果》

《明珠政法口梁书、记做出重要指示:限期破案,严惩凶手,为民众建立和谐稳定的生活环境》。

各种新闻报纸消息满天飞。

麦青被人打码的照片,出现在各个新闻头条上。

网上甚至还有好事者,起底了麦青的所有个人信息。

事情闹大了。

闹得让李南方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韩成雄怎么能死呢!

他死了不要紧,麦青的事情就永远也解释不清楚了。

好吧。

麦青那边也都是小事。

只要稍微施展点手段,很快就能让舆论热度降低,随着时间的推移,再也不会有人关注一个女大学生。

但韩成雄还牵涉到另外一个重要事件。

昨晚出现在他家里的那群东洋雇佣兵,怎么解释?

尤其是那些东洋人手中的特殊药剂,又是从哪得到的?

韩成雄的死,其实是有人为了杀人灭口。

闹大这件事,把麦青推到风口浪尖上,分明就是要转移所有注意力。

等等,还有一个问题。

韩诚信背后的人想要杀人灭口,一定是因为那家伙必须死。

他死了,事情就该结束,完全没必要再朝麦青身上下功夫。

除非——

除非麦青不小心知道了什么秘密。

她现在很危险!

天知道李南方的脑子到底转了多少到弯,才意识到这么严重的问题。

来不及耽搁,抓起来床上的衣服,迅速穿好,直奔明珠市局。

人在路上,李南方就不断给白灵儿打电话。

硬生生驳了十几次,才终于打通。

“灵儿,看管好麦青,我觉得她可能会有危险。”

电话接通的刹那,李南方立刻说出这句话。

而对面的白灵儿明显有些发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道:“南方,这件事情很奇怪,刚刚有军情十三处的特工,来这里要求带走麦青。我——”

“挡住他们,我马上就到。”

到了这种时候,李南方也顾不上客气不客气的了。

直接用怒吼的方式,朝着小灵儿下了命令。

白灵儿不是傻子。

原本今天一早收到韩成雄死亡的消息时,她还单纯地以为是李南方干了蠢事。

再后来,无数记者跑到警局要求采访麦青,令她焦头烂额。

直到几个自称是军情十三处工作人员的家伙,突然出现在市局里,要求带走麦青的时候,她总算发现了一些蹊跷。

一个小小的刑事案子,怎么会惊动军情十三处的。

这里面一定隐藏了更大的秘密。

想到这些,她才会找出手机准备联系李南方。

结果,倒是先接到了李南方的电话。

无需多做解释,通话结束的那一刻,她扭头看到正向着拘留室走去的几名特工,大声喊道:“等一下!”

所有人都被白警官的大汉震住,齐齐扭头看过来。

之间白灵儿好像一道旋风似的,穿过人群挡在了那几位特工面前。

急促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平定下心绪,抬头看向这些军情十三处特工中,领头的那位少女,微笑说道:“同志,我还要再看一看你们的证件。毕竟上面没有提前通知说过你们要提升犯人,我需要再确认一下。”

白灵儿尽可能笑得更加友善。

没办法,她是一名警察,向上寻找归属,当然是在最高警卫局的统一管理之下。

而军情十三处和最高警卫局之间,存在什么样的竞争关系。

那都是许多人看破不说破的秘密。

只是白灵儿的友善,好像并没有换来多好的待遇。

一名特工皱起眉头,厉声呵斥道:“该查验的你们已经查验过了,我们也把紧急军令给你看过,还有什么好查的。闪开,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呵呵,时间都是被你这种不配合的人浪费的。拿出证件来,让我再看一眼怎么了?不敢拿出来,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来人啊,把拘留室的门守住,没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去!”

霸气!

小灵儿前所未有的霸气。

这番话,随意把责任推回给对方也是聪明的很。

周围的小警员当然是听从白副局的命令。

更重要的是,刚才就看这帮军情特工耀武扬威的架势,相当不顺眼,恨不能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呢。

素以这白灵儿一声令下,众多刑警立刻围拢过来,将拘留室的通道牢牢堵住。

刑警们全身戒备。

那帮特工皱起来眉头,做出警戒动作。

眼看就是一言不合,要大打出手的节奏。

恰在这时,几名特工的领头少女,抬手轻轻挥了下,振声说道:“都放松,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要检查我们的证件吗。让他们查就行。”

“可是,陈科——”

“闭嘴,听我的命令。”

军情十三处特工的领头少女,厉声喝止住身后手下的话,转头看向白灵儿,也是露出个非常和善的笑容,轻轻伸出一只手。

“白灵儿,白警官是不是?你好。”

“呃,你好,你好。”

白灵儿愣愣地伸手,轻轻一握。

那领头少女随手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来,说道:“再次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鱼儿,隶属于军情十三处。”

童颜巨、乳的陈鱼儿。

恐怕很多人都忘记了,她还有一层军情十三处特工的身份。

想当初,李南方刚从金三角回国的时候,意外获得了第一份传家宝卷轴。

恰恰是这份卷轴,将他和陈鱼儿联系在了一起。

后来发生的事情无需多说。

只提前段时间,陈鱼儿随着她的师父空空大师,天南地北到处跑。

先是京华,再到青山,转去四川卧龙,最终又来到明珠。

一步步走来,全都是围绕着阴龙脉而行。

正是在明珠总院对面的茶楼里,空空大师突然出现在那,参与到了众多势力之间的第一次毫无保留的交流之中,更是在最后提点了荆红命等人一句,许多事情涉及到了千年时间的恩怨情仇。

那时候,空空大师好像是站在高处俯瞰一切的人。

只是那个装神弄鬼的老和尚,肚子里到底藏了多少货,便不得而知了。

单说陈鱼儿。

她随着空空大师来到明珠之后,就得到了师父的提示,无需再担心上次她私下里窥探黑龙,引来的天罚,安心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就可以。

可陈鱼儿哪有什么想做的。

离开了空空大师,她就是岭南陈家的五小姐,在多个身份也就是军情十三处的特工了。

闲来无聊,便去组织上报道。

收到的命令,是暂时留在明珠等待下一步指示。

这一等,就等到今天,得到了命令,来提明珠市局提走个名叫麦青的女大学生。

陈鱼儿不认识麦青,但是她认识白灵儿。

这位白警官和李南方是什么关系,陈鱼儿绝对是知道的相当透彻。

此刻小灵儿突然跑出来,挡住他们的去路,分明是要拖延时间。

拖延什么?

或者说,是等待什么人?

陈鱼儿的一双眼睛落在白灵儿身上,好似可以看透一切,微笑着说道:“白警官,您可以慢慢查验我们的身份。但是,时间不能太长。就五分钟吧,如果五分钟之后,你想等的人还没到。那么,就请不要再挡住我们执行军令了。”

这句话还真是说的相当透彻。

白灵儿脸色一红,只感觉无比尴尬。

真没想到对面这个少女,看上去年纪小,可心思相当缜密,竟然能猜到她的目的是为了等人。

猜到就猜到吧。

五分钟的时间,比她硬着头皮去阻挡,绝对宽松不少。

只希望李南方能快点赶过来。

几名特工的证件,在白灵儿的手里,就像是小学生读课文一样,恨不得挨个拼着拼音读出来。

只求时间能过的慢一点。

可时间这种东西,哪能随便依照某个人的想法就停止流逝。

五分钟,眨眼即逝。

“白警官,时间到了,请让开。”

陈鱼儿多一秒都不给。

白灵儿心情复杂,不断思考其他的理由。

恰在这时,人群后方终于传来了不同的话音。

“等等!”

唔,终于赶到了。

可为什么走进来的人,不是李南方?

一女多夫多男纯肉辣文 第章贵妇吞吃巨龙48岁
我的极品小姨_第2117章 麦青事件闹大了_一女多夫多男纯肉辣文 第章贵妇吞吃巨龙48岁

陈晓的哥哥是谁?

当然是宇内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的陈大力了。

那么个大活人还能不见了?

开玩笑吗!

李南方刚放松的心情,就被陈晓这一通电话,搅得如同乱麻。

因为陈大力就是在明珠失踪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要从李南方刚来明珠的时候说起,他保护古丽娜,现身在明珠美术学院,正巧撞见了在那上学的陈晓。

为了摆脱那小丫头的纠缠,他随口说了句,要考察明珠的市场,看看要不要在这开一家南方集团的分公司。

天地作证。

李南方真的就是随口一说。

尽管他很希望能把南方集团做强做大,可从没太把心思放在生意上。

只说考虑而已。

扭头的功夫,便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谁能想得到,陈晓上心了。

拿着李南方的话当成圣旨,三天两头打电话回青山,催促着她老哥陈大力赶紧来明珠,帮李老板开分公司。

刚开始,陈大力没把陈晓的话放在心上。

大力哥了解妹妹。

听风就是雨的小丫头,懂个屁啊。

直到前两天,李南方登上了全世界媒体新闻的头条,让远在青山的南方集团众骨干看到了,他们亲爱的老板在明珠创下的赫赫威名。

陈大力的心思活络起来。

正愁南方集团始终不能向外发展的董世雄等人,也来了兴趣。

于是肩负着帮助老板建立分公司,这一重大责任的陈大力,坐上了青山到明珠的动车。

一路南下。

然后——失踪了。

本该三天前,就应该到明珠总院和陈晓碰面的大力哥,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手机打不通。

火车站也接不到人。

刚开始,陈晓满以为是他哥刚来明珠,想着在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独自耍耍,也就完全没放在心上。

可是整整三天时间过去,还没有任何消息。

尤其是明珠火车站的派出所民警,昨天还贴出来个招领启示,让人去那里领取一大包遗失的的南方丝袜。

这事被陈晓知道之后,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陈大力不是办事不靠谱的人,哪怕是真的去玩了,也不可能把他专门从青山带来的“土特产”随手一扔,就没了人影啊。

昨晚,陈晓在火车站耗了整整一夜,求那边的民警同志,检查了三天来的所有监控录像,最后还是没能找到陈大力的下落。

于是,就有了此刻的这通电话。

“行了,陈晓你先别急。陈大力那么个糙汉子,别人绑架了他,也实在没什么用处。安心回学校,等我的消息。”

安抚住陈晓。

李南方回头看看明珠市局的大楼,长叹一口气,迈步又走了回去。

像人口失踪这种问题,不正该找警察叔叔帮忙解决吗。

反正白灵儿也认识陈大力,正好让她请人帮忙,在整个明珠范围内,调监控找找吧。

说来也怪。

就大力哥那货色,拎着包丝袜来明珠。

要钱没钱、要色没色,谁闲着无聊绑架他啊。

李南方再进警局找到白灵儿。

一听说是寻找陈大力,小灵儿也没含糊,立刻带着她来带警方的调度中心,派专人帮他从室内的监控上,寻找蛛丝马迹。

这次折腾的时间略久。

不过,倒是有了点眉目。

从警方的监控上可以看到,前天晚上十点钟左右,陈大力提着一大包南方黑丝,走出了明珠火车站的出站口。

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出站口以西三百米,一处等候出租车的接乘点。

大力哥正在等出租车,突然扭头,伸手指向监控看不到的地方,貌似还大喊了一声,扔下手里的东西便冲了过去。

这之后,人就不见了。

看清楚这些,就算是傻子也能意识到,当时肯定是发生了突发状况。

保不齐,大力哥突然出手,然后——

“查,继续排查周围的监控,同志火车站附近的派出所,寻找目击证人,这是有蹊跷!”

陪在李南方身边的白灵儿大喊了一声。

身为刑警的职业习惯,让白灵儿意识到陈大力绝对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去了。

结果,没能帮助到什么,反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这种事情,关系到社会治安的稳定,怎么能不好好查清楚。

原以为找个人不是那么难,却没想到,折腾了一天,无法确定陈大力的具体下落,还隐隐发现事情比想象中的更复杂。

可想而知,李南方的心情该有多么糟糕。

“该死的陈大力,一个人出门在外,还管什么闲事。这里又不是青山,能让他大力哥横着走,这下子让人弄死了,抛尸荒野都不知道啊!”

等再回到白灵儿的办公室,李南方实在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白灵儿倒杯水过来,劝慰道:“南方,你放心,陈大力又不是小孩子,遇到了危险,他还不知道跑吗。我已经安排人仔细去查了,相信最晚明天一早就能有确切的——呃?”

小灵儿的话尚未说完,敲门声便打断了她。

扭头喊了声“进”。

随后便是一名小警员迈步进来。

“报告白副局,今天凌晨的那起行凶案有最新进展了。受害者家属送来了一份物证,请您过目。”

小警员双手高举,将一份文件送到白灵儿面前。

只听刚才那番话,就能知道说的是关于麦青那起案件的物证,李南方当然第一时间凑过来。

两人齐齐看向那份文件。

片刻之后,便可以听到白灵儿,不由自主一句惊呼:“怎么会这样?”

那份所谓的物证是什么?

竟然是一份买卖合同。

是麦青和那个韩成雄签订的“初夜买卖合同”。

白纸黑字写着麦青自愿把初夜卖给韩成雄,换取三十万的报酬,最后还有两人的签名和手印。

看到这样一份东西,李南方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搞什么鬼啊。

麦青不是说好,把初夜卖给老子了吗?

怎么转头又去找了别人,她到底发得什么疯?

李南方内心深处不断的怒吼。

可他也不想想,麦青之所以回去找那个韩成雄,不还是他一手造成的。

那姑娘心思简单,只求清了当初李南方主动给她二十万,帮卖母治病的那笔账。

结果李南方一直耗着,就是不收“初夜”。

预感到钱债肉偿无望,麦青只能是欠债还钱了。

找韩成雄卖初夜,换来三十万,连本带利还清。

想法倒是没错,只是这结果怎么就变成了持刀伤人?

李南方很无语。

而白灵儿则是深深皱起来眉头,说道:“南方,这案子复杂了。如果真闹到法庭上,韩成雄把这份东西,送到法官手里,那么麦青可就不是过失伤人那么简单。这属于故意行凶,很有可能判罚更重的罪。”

“判什么罪啊。这事闹不到法庭上。”

李南方心头窝火,但还是保持着必要的冷静。

他早就找了龙在空去和那个韩成雄好好聊聊,想来凭着龙大少的面子,很容易就能让姓韩的同意这事私了。

最多也就是被讹上一笔钱罢了。

算不得什么大事。

而这种案子,如果双方同意私了,警方也不方便过多插手,倒不至于让小灵儿太为难。

挺简单的事情。

可是,随着龙在空好巧不巧的一个电话打到李南方这里来,让简单的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姐、姐夫,您交代我的那事、呃,不太好办啊。”

龙在空支支吾吾。

气得李南方恨不得把那小子从电话那头拽过来,好好打一顿。

“有什么就直说,哪里不好办了?”

“那个、那个韩成雄伤的不轻,我没办法说上话。

倒是见到了他老婆。

姐夫你是知道我的,对付那种四十出头、风韵犹存的女人,我绝对是手到擒来。

原本聊得挺好,那女人也同意私了。

可这中间,她突然接了个电话,也不知道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她立刻反水了。

死活不同意我的要求,非要把这事闹大,和我扯什么走法律程序。

对了,我怀疑是她老子,让她这么干的。

韩成雄的老丈人,就是明珠市政的政法委老大。

我寻思着,这事找我姐能说上话。

结果,今晚见到我姐,她、她不让我管这件事,我要再敢管,我姐就打断我两条腿。

姐夫,你是不是和我姐吵架了?”

龙在空絮絮叨叨半天,说到最后,更让李南方恨不得把他揪过来,狠狠收拾一顿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事没办成就没办成,你特么告诉龙城城干什么。

那女人连花夜神的账都不买,又怎么可能为了个麦青出面说话?

李南方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压下心中的怒火。

“行,我知道了。”

通话结束,他转头看向白灵儿,说道:“灵儿,麦青的事情,我再想想办法。还要麻烦你帮我照顾她两天。对了,如果她恢复过来,肯说点什么了,你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没问题,这个案子我亲自负责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