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作文 / 正文

性过程很污仔细的小说 污文肉小黄文贴吧

2019-07-01 13:18:30 作文 趣事 www.gxguigang.com

审讯室里,李南方终于见到了麦青。

原本性格豪放的年轻女孩,此刻却像个无助的孩子,抱住双膝,缩在墙角,浑身瑟瑟发抖。

“自从我们接警,把她带到这里之后,她就一直这样,什么都不肯说。”

白灵儿凑到李南方的耳边低声说道:“你帮我劝劝她。

现在案子还很不明朗。

被她打伤的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面躺着,生死不明。

但是,根据警方记录,那家伙有很多前科,明显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麦青真的是受到了伤害,正当防卫才打伤的人,我一定会保证她没事。

可她一句话都不说,我也很难办啊。”

白灵儿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要说起来,这事也是相当诡异。

凌晨时候,警方接到报警电话,说某会所内有人持刀行凶,捅伤了人。

等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衣服破损的麦青,抓着一把水果刀,双手沾满鲜血,坐在地上浑身颤抖。

一个男人半果着上身躺在血泊里。

伤者送去医院抢救。

麦青被带回警局接受审讯。

按理说,正常人去猜想当时发生的事情,很容易就能还原一些事实真相。

一个五大三粗的健壮男人,和一个瘦弱的女孩同处一室。

两人有过搏斗的痕迹。

这明显是,男人准备对女孩用强,女孩正当防卫,持凶器捅伤了人。

只要麦青讲清楚,当时在房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灵儿绝对可以保证她安然无恙。

强女干未遂,死不足惜的。

可问题是,麦青什么都不说,这才让办案过程充满了阻力。

尤其是今天一大早,那受害者的家属已经施展手段,通过市政政法口那边的副市长,向警局施压了。

要求严惩凶手,还市民一个公道。

狗屁的公道!

说的话冠冕堂皇,可谁看不出来,这是麦青捅伤的那人,上头有人罩着啊。

白灵儿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

麦青吓坏了,说不出来什么。

但是白警官完全可以从其他角度,去查明真相。

会所的房间里,可不只一把刀、两个人,那么多现场物证,很轻松便能查出点蛛丝马迹。

比如一杯摔碎的红酒当中,掺杂了剂量非常大迷幻药。

这特么还带迷女干的了吗?

只要麦青的血液检测中,有一丝丝相同的药物成分,她都不用说话的,白灵儿便能把事情搞定。

结果——没有。

麦青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伤了人,这特么真的不好办了。

本来挺简单的案子,就因为两个当事人,一个不说话,一个躺在病床上,说不出来话,卡在这了。

白灵儿没办法,只能是想到把李南方找来帮帮忙。

上次在警局,看得出麦青和那个人渣的关系不一般,兴许这家伙能让那女孩平静下来,配合警方的审讯。

恰巧,麦青的母亲病急乱投医,把李南方找来了。

那么这事是不是可以解决了?

还是没用!

大家似乎高估了李南方的作用,无论他说什么,麦青始终是缩在墙角里,只会回应一句话:“别碰我。”

这就相当尴尬了。

折腾半天,也没见起到任何帮助。

白灵儿只能无奈地带着李南方离开了审讯室。

“我现在只能暂时把她拘留48小时,两天之内,如果对方决定走司法渠道。就麦青这样的表现,哪怕是找来最好的律师,按照最轻的刑罚,也只能是判她个过失伤人。那样的话——”

白灵儿后面的话没说完。

但是李南方已经可以猜想到。

别的法律程序他不懂,但是这个过失伤人,他清楚得很。

想当初在青山,他不就是被沈轻舞设计陷害,判了个过失伤人罪,扔进监狱里面去了吗。

最低三年的牢狱之灾。

对于麦青这样的女孩子来说,绝对是一辈子都毁了啊。

麻烦!

李南方以前还从来都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但凡是他身边的女人,遇上这样的问题,总是被他两拳头搞定。

刚去青山时,闵柔被人骚扰,他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

后来遇上隋月月被林康白调戏,他同样是把林大少打的亲妈都不认识。

最激烈的一次还是在京华,在七星会所。

那次是林康白想对蒋默然下手,结果众所周知,从那时候开始,林大少就只能坐在轮椅上过日子。

麦青现在的遭遇,与之情形类似。

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出来,李南方亲自去处理的时候,都只是把人打伤而已,很少闹出来人命。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吗。

那之后,也没有谁会动他,甚至都不敢再去动他身边的女人。

可麦青这边,又算什么?

把人捅进了重症监护室,还引起来不小的动静,连市政口政法委的领导都惊动了?

那人是谁啊。

“对了,灵儿,麦青捅伤的人是谁,什么来头啊?”

李南方这才想起来问问,事件另一方的身份。

只见白灵儿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那人叫韩成雄,明珠的明星企业家,早年在明珠滩靠一双拳头打拼起来的事业。各种违反犯罪的事情,像什么黄赌毒的都沾过,也进过几次宫。十年前洗白转正,开起来一家华振安保公司,几乎在全国都有业务。”

“韩成雄?什么明星企业家啊,说白了不就是个黑帮头子吗。”

听到白灵儿的解释,李南方张口就道破玄机。

却吓得小灵儿急忙捂住了他的嘴,悄声说道:“你小点声,千万不能提黑帮,书会被封的。”

好吧。

不提就不提了。

李南方无奈地翻个白眼,心中已经认定这事压根不是什么大事。

就是个黑、咳咳安保公司的老总而已。

明眼人都知道,那种人面对麦青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也就是捅伤了,要是李南方在场,那家伙还不老实,捅死他也不为过。

“行了,我找人去见见那个韩成雄,想办法私了吧。左右不过是钱的问题。灵儿,你这两天先帮帮忙,帮我照顾好麦青就行。”

李南方心中有了定数,便不再像刚才那样忧愁。

伸手过来,竟是在小灵儿的翘臀上,顺手拍了一巴掌,惹出来美女的惊呼。

“啊,李南方你干什么,我在工作呢!”

“嘿嘿,工作也不能阻挡夫妻间的正常感情交流吧?”

“滚开,谁和你是夫妻了,上次的事情,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想好了,怎么和我解释那个会咬死猛兽的小孩再说。”

白灵儿狠狠一瞪眼。

可她只说李粟锦的问题,却丝毫不提闵柔的案子、南方集团里李南方在洗手间收拾康维雅、还有麦青、古丽娜两个女学生惹恼她的那些事。

这就充分证明,白灵儿其实早就原谅了某人渣。

过分纠结一个人渣的感情问题,那不是白灵儿的性格,只要他心里有她,那就足够了。

尤其是刚才那句“夫妻间的正常感情交流”,着实让小灵儿受用。

李南方看得出白灵儿心情不错,同样是内心欢喜。

试问有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身边的女人一直对他冷眼相待呢。

这么一比,白灵儿绝对比龙城城强出去千百倍啊。

“哎?对了,灵儿,你怎么会变成明珠市局的副局座的?”

李南方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身边便把白灵儿揽进怀里,轻声问道。

白灵儿却是一脸的迷惑,回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些日子,来明珠协助办案,已经结案了。我也要回青山。可局座那边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上面决定,让我暂时调任明珠市局的副局,主持管理刑侦工作。我就留下来了,说实话,我也纳闷为什么会这么安排。怎么了,你知道点什么吗?”

“我、呵呵,我上哪知道什么内幕啊。没事,没事了,我先去找人把麦青的问题搞定。”

李南方探头下来,轻轻一吻怀中的美女。

随后便是快步奔逃,避开了白警官恼羞成怒的追打。

但等走在楼梯上,他的眉头慢慢拧了起来。

还是那个令他头皮发麻的问题。

有人希望他留在明珠,而且还是扎根在这的那种留下。

龙城城、蒋默然、白灵儿先后在明珠的重要部门任职,李南方不可能阻挡身边的女人在事业上有所发展,势必要看着她们留在这。

可他本人,难道要不管不顾地再去浪迹天涯吗?

当然不行!

明珠不比京华,更比不上青山。

京华那里有荆红命罩着,不会出事。

青山是李南方的第二故乡,早就被他摸透了。

可明珠——很陌生。

陌生的让李南方觉得有些可怕。

仅仅是前些日子,胡叨叨对付瑟琳娜的那些手段,就已经证明这里的水很深,各种势力关系错综复杂,远不是李南方以前所接触的人和事,能够应用到这里的。

此时此刻的他,真的相当不放心看着三个女人在明珠。

尤其是,在他还不知道那只幕后推手,有什么目的的情况下。

想着心事,来到一楼。

又遇上麦青的父母,好说歹说才让这两口子安稳住。

李南方这才拿出手机,走出警局,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姐、姐夫?”

电话那头传来龙在空龙大少压抑着兴奋的呼喊。

李南方撇撇嘴,现在都不想承认“姐夫”这个称呼了。

有龙城城那样当姐的吗,故意把姐夫往死路上逼。

晃晃脑袋,把那些令人烦躁的事情抛开大一边,他开口说道:“小龙,帮我办件事。”

李南方找龙在空办事,当然是为了麦青。

在知道麦青捅伤的那人是个不入流的混混头子之后,他脑海当中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找龙在空办这件事。

明珠龙家龙大少亲自出面,帮人私了调解,总应该很轻松吧。

随着龙在空那边招呼一声“姐夫你就放心吧”,李南方绝对是放了十万分的心,结束通话。

谁知刚想收起手机,竟又有个电话打过来。

接听。

随后就能听到陈晓的哭喊:“大叔,我哥不见了。”

性过程很污仔细的小说 污文肉小黄文贴吧
我的极品小姨_第2113章 陈大力不见了_性过程很污仔细的小说 污文肉小黄文贴吧

李南方的嚣张,很少有人见到。

这也就是他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像个地痞流氓一样,惹别人厌烦。

要是他心情不好了。

天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市政秘书当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敢在大领导面前,张口便要东西的人,皱起来眉头,已经准备喊驻守在这安保人员,把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扔出去。

还好,龙城城适时抬头,挥挥手让小秘书离开。

“说吧,你想要什么。”

语气冰冷,全没有一丁点孩子爹妈之间的感情可言。

这就让李南方相当憋屈了。

刚才在门外站岗半小时,他心里已经很不痛快。

知道你龙城城升官了,日理万机,可你的男人主动找上门来,你就算是不高接远迎,也应该立刻把人请进来,亲自端茶倒水吧。

结果,龙城城竟然摆官架子。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当初那个龙家大小姐又复活了。

想当初龙城城刚去青山做副市长的时候,可不就是这么一副样子吗。

白天冰冷的让人无法靠近。

也只有晚上到了床上,才会给李南方一丁点的女人感觉。

虽说早就知道会有眼前这种情况发生,但李南方还是不习惯她转变的这么迅速。

“喂,你想什么呢?要什么快说,说不出来就别浪费我的会客时间,十分钟之后,我还要开个市政发展规划的会议。”

龙城城的喝问,打断了李南方天马行空的思绪。

他皱皱眉头,也懒得废话了。

“我要个地方,风华会所,就是胡叨叨以前开秘密赌场的那里。”

李南方要东西要的理所当然。

龙城城好歹也是他的孩子妈,那么亲近的关系,从你这要点好处不过分吧。

再说了,你可是明珠市政的一把,胡叨叨倒台之后,名下的所有产业充公,全都归市政管理。

不就是外滩路上的一栋楼吗。

肯定是小意思啦。

谁知,龙城城却是瞪大了眼睛,看怪物似的,足足盯了李南方一分钟。

“你确定,你是来找我、要的?”

龙城城故意在“要”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那是因为她了解李南方的无耻程度。

空手套白狼的事情,这家伙干的还少吗。

听到她的问话,李南方更加不开心了,撇撇嘴冷哼道:“当然是要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花钱买?”

这一句反问回来,龙城城当时就一拍额头,险些吐血。

果然让她猜中了。

该死的李南方,真以为一栋楼和垃圾桶的矿泉水瓶子一样,随随便便就能送出来吗?

这里是明珠啊。

风华会所所在的位置是外滩路。

寸土寸金的地方,你来张手就要?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龙城城挥挥手,站起身,开始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李南方急了:“龙城城,你什么意思,我找你要个东西,你就这么对我。想当初你在床上找我要孩子的时候,我犹豫过吗?”

“李南方!”

龙城城拍着桌子大声怒吼:“你少来这里和我充地痞流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先在这故意恶心我,找我空手套白狼。把我惹急眼了,你好顺势抓住机会,捞点其他的好处。

告诉你,没门!

你说的倒轻巧,一栋楼直接‘要’走。

谁给你这么大的脸啊?

能不能正儿八经的和我谈这件事?

不能就赶紧滚,别浪费我时间。”

龙城城一怒,李南方立马怂了。

不就是故意来这里找你宣誓下主权和男人地位,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气吗。

“行行行,我正经的谈。我想收购风华会所,报一下你们市政给出来的底价。”

李南方终于说出真正的目的。

他今天一大早跑来找龙城城,就是为了收购那处已经充公的风华会所。

收购回来之后,当然是送给我们可爱的夜神姐姐了。

七星会所烧毁,别看花夜神表面上不怎么在乎。

可李南方看的出来,那家会所就是夜神姐姐的心血,也是她安身立命的东西,这一遭烧毁之后,世间将再无七星会所。

花夜神不是无家可归了,又是什么?

身为男人,总要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家。

昨晚在床上的时候,李南方就立刻想到了风华会所那块地方。

大楼是早就盖好的,地段也是全明珠最优秀的地方。

甚至都不用过多的重新装修,就能变得比之前的七星会所更气派,那绝对是送给夜神姐姐最好的礼物。

只是,看中了礼物,能不能送的起,还要两说。

李南方又不是傻子。

他很清楚明珠的经济状况,更知道外滩那里是整个明珠的中心地带,风华会所,整整一栋五层高的门市楼,想买下来,那得花多少钱啊。

一个亿?

两个亿?

咳咳,单纯论平方面积去算,少说也是五亿华夏币,这还不包括土地产权的出手,还有整栋楼的装修费用。

李南方有钱。

可他所有钱财的最大头,都在隋月月和上岛樱花那边。

要钱容易。

只是隋月月和上岛樱花现在都怀着他的孩子,真让他要来好几个亿,那他孩子的奶粉钱还有没有了。

更重要的是,实在不好意思,为了送一个女人礼物,朝另外两个女人伸手要钱啊。

他如果真的那么不要脸,前些日子也不会为了杨逍的一个亿焦头烂额了。

现在,他手里的钱不多不少,正好一个亿。

恰恰是杨逍已经不要了的那些钱。

当初要钱,是怕身死之后,李粟锦无所依靠。

现在已经活下来了,伟大的轩辕王倒真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临走之前把那张支票留给了李南方。

李南方手头就这么多钱,根本买不起一个风华会所。

所以,这才紧赶慢赶,跑来找龙城城。

目的就是看在两人都有了孩子的这种关系上,能让龙城城私下里把风华会所亏本卖给他。

当然了。

倘若龙城城把爱情放在第一位,只想着以权谋私,将那栋楼白送给他,他也不会拒绝的。

本以为,感情牌能够打响。

谁能想得到,他来到市政口之后,在外面足足站了半个小时才能见到龙城城。

仅仅是这样的遭遇,便让他意识到,已经转换了身份处境的龙大小姐,是不可能为了他做任何以权谋私的事情。

那他只好装成个地痞流氓,故意给龙城城施加压力。

可惜,这一招没怎么奏效。

索性摊牌,把话说清楚。

只见龙城城逐渐缓和的脸色,就知道这事有戏。

“说说吧,你打算多少钱收购。”

龙城城语气平缓,重新坐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很希望李南方能够留在明珠的。

正如她之前所说的那样。

她从政,李南方经商,两人一起为龙南城铺路。

但等几十年之后,便可以看到他们的儿子站在华夏政权的最顶端。

所以,李南方愿意在明珠购置产业,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幸好你来的及时,我待会儿要开的会议,就是准备和市政班子商讨,怎么处置胡叨叨的那几处资产。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有市政安排的拍卖会举行。当然了,如果你给出的价格公道,我私自把风华会所截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的。”

龙城城这番话,意在缓和两人刚刚那种矛盾关系。

这样的改变当然让李南方开心了。

说到底还是老子的女人,不管装的多么冷傲,终归还是听话的。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五千万买下风华会所,到时候保证让那家会所成为明珠的纳税大——哎,龙城城,你干什么!”

李南方的话还没说完。

抬头就看见龙城城抓起来桌子上的日历牌,朝他狠狠砸了过来。

还好咱李老板身手高强,绝不会被这种小打小闹的暗器击伤。

但是,龙城城突然发飙,是几个意思啊?

“喂,龙城城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啊。有话说话,动手干什么?”

“动手?我现在都恨不得动枪,毙了你个人渣。”

龙城城彻底控制不住情绪了,厉声嘶吼道:“五千万想买下风华会所,是你疯了,还是我看着你疯了?李南方,你一大清早起来,故意到这给我上眼药,想活生生气死我的是不是?”

“我怎么想气死你了?是不是嫌钱少,那就六千万。不,七千万也行。这可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我还得留着点钱装修用呢。”

“滚,李南方你给我滚!”

龙城城已经怒不可遏。

财政部门专家最低估价七个亿的风华会所,李南方来着想要七千万买走。

这特么不是故意来惹她生气是什么。

兴许是正赶上,龙大小姐这两天生理期,脾气也是格外的暴躁。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种,非常难堪的局面。

可李南方也跟不觉得他的要求有多么过分,冷下脸来,沉声说道:“龙城城,我好好和你谈,你就这么对我?风华会所在你的手里,你又是市政一把,怎么处理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吗?”

“我一句话的事情?李南方你要是国家元首,你想要天安门,我也不说什么。你自己没本事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