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作文 / 正文

免费很污很污的片段 又大又痒好想要

2019-07-02 14:01:15 作文 趣事 www.gxguigang.com

病房外,田兴华看见默不作声的禾子晏站在走廊里,不用说一个字,那浑身的气势便使得自己有些害怕不宁。

可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毕竟刚刚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

“禾sn,刚刚谢谢你救了我。”

田兴华虽然脾气古怪,但却知礼。

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只这一点,一句道谢的话根本不算什么。

见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闪,禾子晏只是微微颔首,随后看向小妻子。

桃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一副搞定的神态。

禾子晏这才屈步往医院一楼的正厅走去。

几人迅速离开。

田兴华的养父住在长林市职工医院。

这里的环境极差,但医药费却便宜。

看见田兴华养父的时候,桃花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田兴华自己心里也没底的原因。

田兴华的养父得了股骨头坏死的病。

此病在十年代初期也算是重症了。

何况田家没有钱,即便救活了田兴华的养父,生活的重担也能压垮他们。

“田兴华,我们把你的父亲转到长林市中心医院吧,那里的治疗条件相对好一些。”

田兴华想都没想便同意了。

随后,办了转院手续,把其父亲安置在了中心医院。

桃花真的没有任何亏待,还要了一间最好的病房。

见此,田兴华感动的无以言表。

最后,田兴华带着桃花与禾子晏来到了他家。

也看见了田兴华的养母。

三个人住在一间只有二十平不到的小房间里。

虽然如此,但是房间却十分整洁干净。

田兴华的养母是一个很慈祥和善的女人。

但身体不好,听田兴华说有哮喘病。

所以也不能干重活。

这一家的生活重担全都靠田兴华的养父,如今还得了那种病,可谓是雪上加霜。

“华儿,他们是?”

田兴华的养母叫陈彩,听说年轻时还读过女子中学。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毕业,就嫁给了田兴华的养父田立德。

“母亲,这位元桃花是我的同学,她听说了我们家的事,过来帮忙的。”

陈彩看了一眼元桃花,又看了一眼禾子晏,脸上立刻泛起凝重。

“华儿,你”

“母亲,放心吧,爸爸的研究我是不可能卖的。”

听到这句话,陈彩这才放心。

随后,眸光感激的望着元桃花,“真是谢谢你们了,但是我们家的情况确实有些与他人不一样,当真是个无底洞。”

陈彩婉拒了。

她不觉得接受普通同学的恩惠是件好事。

虽然他们家也没什么好图谋的。

可就怕

“伯母,你放心,我与田兴华签署了一个协议,他毕业后必须到我家的企业来工作,介时偿还伯父所有的医药费。”

桃花怕陈彩有什么心里负担,忙想了一个好主意。

“协议?你们家的企业?”

陈彩满脸的疑惑。

田兴华见此,忙在一旁附和。

“对,对,母亲,这位是万和超市,万和加工厂的老板,那可是我们长林最大的工厂,母亲,你放心吧。”

免费很污很污的片段 又大又痒好想要
闷骚军长俏媳妇_第1001章 无底洞_免费很污很污的片段 又大又痒好想要

田兴华见桃花半晌不说话,也有点急了。

“元同学,你听我说,我这套污水排放系统很完整,也很先进,我保证一定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的。”

桃花见田兴华急于辩解,于是忙点点头,“我理解,我理解,你可以慢慢说。”

“可是这污水排放系统是我爸爸毕生研究的心血,我不希望它落入到坏人手里,希望它能得以致用。

所以所以我才想着要去找你,结果却被有心人盯上了,元同学,你”

桃花怎么都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话。

田兴华寻她应该是为了卖掉这污水排放系统,可却被有心人盯上了,为什么?

谁会在乎这么一个才刚刚研究成功的系统啊。

进一步讲,这系统并没有应用到实际当中,谁知道会不会有效果。

便买通小混混,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要废了田兴华一只手。

“你为什么不卖他们?”

桃花自是好奇这个原因。

“他们,根本就是抢,他们曾经就抢走过爸爸的研究发明,如今还来抢我的,我元桃花,我的养父如今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钱,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找你帮忙。”

原来如此!这样讲便也说得通了。

田兴华的亲生父亲去世了,把他托给朋友抚养。

总之,这其中的弯弯绕,桃花不想明白。

她只知道这试用与山地丛林的污水排放系统,似乎为她新建电影城,生态园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那么你想卖多少钱呢?”

桃花到是挺干脆的。

至不过却吓坏了田兴华。

“元同学,你听我说,我其实没想过卖钱的,可是这次我养父确实病重,所以所以”

田兴华吞吞吐吐了许久,也没说出个价钱,估计也是心中没底,更或者确实如他所说,他真的没想过要拿自己亲生父亲的心血卖钱。

“这样,田兴华,你父亲的所有医药费我都负责了,但是如果我们用到这套系统的时候,你也要亲临做指导,怎么样,你也不希望你的研究发明出现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听到桃花的解决办法,田兴华感激的用力点头:“谢谢你,谢谢你,这样太好了,你放心吧,虽然这套系统是我爸爸生前研究的,但是我却做了很多的改善,绝对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对于自己的研究发明,田兴华还是很有自信的。

“如此,你可以告诉我你爸爸住在长林哪家医院了,或者你现在被人盯梢,如果危险的话,我可以给你寻个地方。”

桃花做事从来都尽善尽美,既然面前的人对自己有用处,总不可能几句话便打发了。

“其实我还好,我住在学校里,那些人至少不会去学校胡闹,但是我妈妈她桃花,能给我的母亲找个地方吗?”

“可以,那么你还能动吗?能动的话,我们现在便着手处理。”

“可以的,我能行,我这就带你们去我爸爸住的医院。”

话落,田兴华忍着身上的疼痛下地穿上鞋,与桃花走出了病房。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