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趣事网趣文-奇闻-每天等着你!

首页 > 作文 / 正文

用力快点好深 肉肉肉肉教室

2019-07-04 11:10:44 作文 趣事 www.gxguigang.com

医院里闹妖?

这特么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所有人都被李南方的说法所震惊。

可这家伙紧接着一句解释,登时就让众人崩溃得想死。

“明珠总院当然闹妖了,闹得还是一群高鼻子扩眼,鼻孔看人的外国妖。”

这话一出,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不远处的病房区通道大门那边,一群外国佬正是蜂拥而出。

搞了半天,李南方这是骂人呢。

当然了。

看见那群老外,他心里就来气,不能守着媒体记者打人,好好骂两句过过嘴瘾总可以吧。

而且,只看那群老外一副垂头丧气的苦逼样子,就知道他们对那些孩子的病症束手无策。

李南方更加确定,好好收拾一下那些歪果仁的时机到了。

老子在这废了那么多口水,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冷笑一声,抬手指了过去:“各位,你们天使团的医疗专家出来了,要不要先去问问他们有什么诊断结果。如果他们有办法,也省得我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啊。”

话音落下,当时就有人撒丫子准备重现那群老外。

可没等跑出人群,就猛然意识到气氛不对劲。

以明珠总院的秦院长为首,在场的所有华夏各地医疗团队的领队,没有一个挪步的。

甚至他们都没多看那群老外一眼。

大家不是傻子,只看那群老外的脸色,就知道他们没什么好办法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希望都在李南方身上,谁还敢去惹得李老板不开心。

老老实实站在这,聆听教诲吧。

总之,留下就还有希望。

找那群老外,无异于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人群的小小骚乱,就想一颗小石子丢进湖面里,只搅动一丝丝的涟漪,瞬间变平静下来。

刚刚收到热烈欢迎的欧洲天使医疗团,一下子被人冷落。

那群老外似乎是完全受不了这样的待遇落差,全都带着懵逼的表情,小心翼翼向前迈步,凑到李南方这边来,打算看个究竟。

这样的结果,令李南方无比的开心。

他的要求不高,就是不想让华夏人去惯着一帮外国佬。

让他们知道,这里是华夏的地盘,来这里友好交流、诚心协助,我们无比欢迎和尊敬。

要是打算耀武扬威,还故意贬低华夏的传统。

那他们就是纯找不痛快。

李南方的目的达到了,也终于不再吊大家的胃口。

“各位,那些孩子的病理,我已经说的明明白白。

可不可信,看大家自身的意愿。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问题,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治病要治本。

治本,需要两步。

第一,把婴幼儿的病房区挪动到其他楼层去。

医院本身就是个阴潮之地,一楼并不适合身体病患比较严重的病人,或者是自身抵抗力非常弱的病人居住。

再加上,明珠总院的地下室就是太平间。

把一群孩子放在死人的头顶上,他们能消停下来才怪呢。“

此话一出,所有人不由得吸了口凉气。

对啊,这种把孩子放在死人头顶上的做法,确实不太合理呢。

谁知大家心里刚刚产生些许认同,一个相当不和谐的声音,就从人群外爆发出来。

“李南方,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

这时候竟然有人敢反驳李南方?

众人扭头一看,集体无语。

开口说话的那人,正是明珠总院的程副院长。

这姓程的白天时被杨逍一根银针放倒,都不知道抽了多久,又昏迷了多久。

连秦院长都把他给忘得一干二净。

没想到,都到这时候了,他还有力气来这里和李南方唱反调。

程副院长带着满脸的怨怒,分开人群走进来,怒斥道:“李南方,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让我们改换病区的这种做法,那和街头的算命先生说哪里风水不好,有什么区别?这是搞封建迷信!”

说着话,他又转头看向周围:“各位,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家应该相信科学。

我们华夏的医疗科技水平和国际还有这较大的差距,这都是有目共睹的。

欧洲天使医疗团代表的是全世界医疗科技的顶尖水平,大家应该相信天使团的专家,而不是听一两个江湖骗子在这胡说八道。

来,让我们请天使团的专家,说一说他们的诊断结果。

安吉先生,您请啊。

刚才在病房里,您不是说已经有那么点眉目了吗?”

难怪这个程副院长这么嚣张。

原来,刚才大家都在外面围着李南方的时候,这老小子实在病房区里和那群老外进行交流了啊。

行,反正华夏有句古话,叫“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既然那群老外也说有办法,就让他们说说好了。

众人的目光随着程副院长一起落在天使团的人身上,就连李南方都是饶有兴致地看过来,打算听听那群老外什么说法。

结果——

“啊,我们的诊断结果还需要进一步的论证,现在还不好下结论。总之,那群孩子的病症很类似与某种顽固性疾病的发病前兆,很危险,很危险。”

那个什么天使地屎团的领队,张口说出这番话。

但凡是医疗界的人士,全都差点吐血。

还顽固性疾病呢。

你特么直接说那群孩子都得了绝症,根本治不好,不就行了。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好好的孩子,你给诊断成了绝症。

看来这群老外真应该先去治治他们的脑子了。

众人翻了个白眼,便不再搭理那群老外,重新把目光放在李南方的身上。

秦院长更是直接把堵在面前的程副院长给推到一边,省得那家伙碍眼。

“李南方,其实我早就想重新调整一下病房区了,正好借这次机会做这件事。现在请你再说说治本的第二点是什么吧。”

秦院长态度恭敬谦逊。

李南方很是受用。

可没等他开口说话,那位程副院长突然有堵在了秦院长的面前,急声说道:“院长,病房区不能换啊。”

“我说能换,就能换!”

“可是——”

“闭嘴吧,你惹出来的麻烦还少吗,滚一边去,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明珠总院的正副院长,压低着声音争吵起来。

旁人听不明白。

而李南方和吕明亮此刻相视一眼,则是齐齐想到了一件事情。

最初问题刚出现的时候,秦院长和程副院长就是为了解剖孩子的问题,发生过激烈的冲突。

那时候,老吕就察觉到这家医院有问题了。

现在为了调换病房区这种小事情,两人又像是当成天大的事件发生争论。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不寻常。

难道,明珠总院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等李南方想个明白,那边的秦院长就再次将程副院长给推到一边,郑重其事地询问治本的第二个方法。

先别管这家医院里有什么猫腻。

治病救人才是要紧的。

李南方定了定心神,振声说道:“各位,中医之道,讲究内病外治、体病心治、人病天治。

究其根本,便是内外兼治。

应用在夜哭症上面,刚才所说的调换病房区,是由外而内对症施治。

夜哭症是自然磁场和人体气场不合导致的,调换病房区就是改变周围的自然磁场。

我现在要说的第二种方法,就是由内而外去提高这些孩子的人体气场。

才刚出生的婴幼儿,想让他们自己提高身体气场太难了。

所以,这就需要跟这些孩子最亲近的人,也就是孩子们的父母,去解决这个问题。

让这些孩子的气场,在他们父母的关爱之下获得稳固,不再被自然磁场给影响到。

说白了,就是以人间的阳气,来阻止自然界的阴气。

如何阻止?

我这里有中医圣手杨逍给出的一剂药方,你们先听听。”

说着话,李南方取了一张纸过来,提笔挥毫,当场洋洋洒洒写下来这一段话。

写完之后,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所有患病孩子的家长,请人用红纸黑笔,书写这么一道治病良方,人手七份。

手持这七张红纸,从家中开始也行,从医院出去也好,一路前行,将红纸贴在人流密集的地方,七张纸贴不完,不准回头。

完事之后,绕路回到孩子身边,安静守候孩子三天。

从此就再也不用担心,孩子们在夜间莫名奇妙哭闹的情况。

换病房、贴红纸,这就是治本的方法。”

随着李南方的话语,所有人把目光都聚集在了,他手中的那张纸上面。

只见上面几行大字,写的正是:“天惶惶,地惶惶,

我家有个夜哭郎,

过路君子念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亮。”

所有人都懵了。

刚才李南方说给孩子们调换病房区的时候,就有人训斥他,这种做法是在搞封建迷信。

现在又出了这么一道所谓的治病良方——

这特么就是迷信啊。

夜哭郎的打油诗,曾经出现在很多电视艺术作品当中。

最广为流传的,就是老版的《济公传》。

三十多年前的一部老电视剧了,各种民间故事汇聚起来的电视剧,教育意义相当大。

可就是因为电视剧情,带着浓浓的迷信思想,竟然在很多年之后被封了。

现在流传的,全都是某个港台明星出演的“活佛济公”,教育意义的故事没有了,把老一辈尊敬的济公,演成了多情种子,传统故事还变成了仙侠大战。

真不知道这年头的电视编剧,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再说了,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难道就真的是迷信吗?

各位忠实的读者粉丝,应该都知道,就是今年过年,阳光的小儿子中邪生病。

医院里没能治得好,什么狗屁CT吓得孩子浑身冒冷汗。

最后是找了老家的神婆来喊魂。

万幸啊。

孩子最后好了。

要是真的把什么事情都当成迷信,又该怎么解释阳光的亲身经历?

闲话不多说,阳光感谢众多关心孩子的书友,也感谢某兄弟为这段明珠总院风波提供的故事桥段。

只愿我大华夏中医传承不绝,扬名海外。

愿所有人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用力快点好深 肉肉肉肉教室
我的极品小姨_第2066章 华夏中医传承不绝_用力快点好深 肉肉肉肉教室

就在今天上午的时候。

李南方急急忙忙从病房区冲出来,打断了明珠总院的新闻发布会,警示那些医疗专家,患病孩子的身体状况并没有稳定。

可惜,那时候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甚至还冒出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专家,就是用刚才那句话挤兑得他哑口无言。

咱李老板什么人啊。

绝对不是那种轻易吃亏的人。

他一转眼看到了周围众多伸长了脖子往这看的记者,当时就分开面前的人群,站在了摄像机镜头前。

“各位,听我说两句。

大家不要慌张。

所有的情况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相信各位也能理解,就算是成年人得了一场小感冒,也需要至少三天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更何况是那些弱小的孩子,还是患上了一种特殊的病症。

但请众位放心。

那些孩子的身体状况,已经被我们的中医圣手杨逍彻底稳定住,后期还需要什么样的治疗,我也已经是成竹在胸。

只要没有意外,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让所有孩子痊愈。

请大家相信我。”

好嘛。

这番话明明就是今天白天时,那位医疗专家耀武扬威时,所说的翻版啊。

在场的记者也不是傻子,分明看得出,李南方这是要和在场所有华夏医疗专家唱对台戏的架势。

中医圣手对阵全体专家?

我擦,这特么是多有价值的新闻点啊。

这种事情要是不写个几万字的新闻稿,都对不起大家在这苦苦守候的一整天时间。

刚才,这些记者没什么机会采访谁。

现在终于能够近距离接触事件的主要人物了,谁不是高高举起来手中的话筒,使劲往李南方的面前凑。

“李南方先生,所有迹象表明,是您和您的那两位中医圣手朋友,在这次的医疗事故处理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能不能请您讲述一下,具体的救人过程?”

“英雄!李南方先生,请允许我对您使用这样的称呼。我们都记得,就在今天清晨的时候,您以一己之力救下来数位坠楼人士。之后,又是在这里,与您的朋友一起拯救了上百个孩子的生命。请问是什么样的动力支撑着您,做出这么伟大的英雄事迹。能否讲述一下您此刻的感想?”

“李南方先生,能不能请您那两位中医圣手朋友出面,讲述一下,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把那些孩子全部治愈的?”

一群记者七嘴八舌地发出询问。

这让李南方的心情顿时变得舒爽了许多。

他之所以一下楼,面多众多医疗专家,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全都是被那些什么“天使地屎团”的老外给惹起来的。

杨逍做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刚才走出病房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感谢下。

那帮家伙竟然是对着一群外国佬恭恭敬敬。

这简直就是不把咱李老板和伟大的轩辕王放在眼里。

更是有种崇洋媚外的卑劣心态。

这样的人,不好好给他们点教训,以后还不得让他们把歪果仁给惯得上了天啊。

幸好。

这帮子医疗专家不识时务。

可在场的媒体记者还是很有前途的。

他们完全能够认识到,谁才是真正的主角。

更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不管到什么时候,英雄都绝对不会被埋没的。

就凭这一点,李南方也得免费送她们个重大新闻点,让他们在明珠美院这件事上,赚个盆满钵丰。

李南方心情大好,面对众多记者,扬起来一张嘚瑟的欠揍脸。

可是,当他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的时候,却有收起来笑容,带着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振声说道:“各位记者同志,我先纠正大家一个错误。那些患病的孩子并没有完全治愈,我们的工作也还远远没有结束。”

这话一出,可不光是在场的记者懵圈。

那些被击倒人群外的众多医疗专家,也都是傻眼了。

咱能不能不开这么大的玩笑?

整个明珠总院都被折腾整整三天,今天一早赶来的各地意料团队医护人员,也都是十几个小时没喝过一口水。

大家都为上百个孩子的安危操碎了心。

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杨逍的身上。

现在杨逍去休息了,你李南方作为杨逍的代言人,说什么工作远远没有结束。

这不是将大家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部给否定了吗。

喧闹的大厅里,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随后便是以吕明亮为首的众多华夏医疗专家,挤开记者人群,冲到了李南方的身边。

“李兄弟,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倒是给我们一个准话。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犹豫。时间不等人啊,你没听见那些孩子还在哭个不停吗?”

吕明亮的话,其实就是其他人的心声。

白天时,他们满以为事情已经解决。

结果,李南方突然冒出来说事情没有解决,大家当时还不相信他。

但事实证明,李南方所说的都是真的。

那么众人只能是无条件地信任他,或者说是信任他身后的那位中医圣手杨逍。

人常说,“病急乱投医”。

现在医生急了,也和正常人一样,无头苍蝇似的,逮住个关键人物,就把所有希望寄托上去。

幸亏李南方这次是有杨逍在他背后支撑着。

如果换成他本人来做这件事,估计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有可能害死好几条无辜的生命。

不相干的事情,没必要多说。

单看现在。

李南方这次出面,就是要解决问题,顺带着惩治一下所有崇洋媚外的家伙。

总不能谁过来劈头盖脸一通询问,他就巴巴地把所有实话都说出来吧。

太跌份。

也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

面对众多医疗专家的询问,李南方根本没急着回答什么,伸手一拉吕明亮,就往旁边的医院服务台休息椅上坐下来。

拍着老吕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吕啊,我早就教育过你,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做。

你想想啊。

你来这明珠总院多长时间了?

整整三天了吧?

有人给你端茶送水了没有,有人向你表示过感谢没有?

肯定没有。

倒是刚才那群什么天使地屎团的家伙一出现,好多人都千恩万谢地把人迎进来。

这特么厚此薄彼,做得也忒明显了吧。

更可气的是,刚才大家都亲眼看见,也亲耳听到了,那群老外人口口声声说,中医是骗人的,他们的西医才是科学。

行,我承认西医是科学。

但是说中医是骗人的,我绝对不服。

他们不是进去给那些孩子检查身体去了吗。

我们一起在这里等着他们,看他们能检查出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当然了,在那些老外用他们的西医,检查出来结果之前,如果有人非要让我先说说,我们中医圣手的诊断结果,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那样会显得我好像故意挑起来中西医之争一样。

我们华夏人讲究的是和谐,争名夺利那种事情不屑于做的。

老吕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李南方装模作样,说话时派头十足。

老吕在旁边看得是一愣一愣的,压根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别说老吕了,在场那么多来自全华夏的医疗专家,全都是多少年沉浸在治病救人的世界里,身边都是病患和病患家属把他们当再生父母供奉着,哪有人听过李南方那种冷嘲热讽。

真心没几个能明白李老板的心意的。

李南方装了个比,竟然没人给他托着。

这一瞬间,他是无比想念陈大力和王德发,要是那两员手下大将在场,怎么可能出现现在这种冷场的场面。

擦。

再没个搭腔的,老子这场戏还怎么继续往下演啊?

李南方斜着眼扫视周围,当真是对眼前一帮子榆木脑袋的医生服气了。

还好在这不只有医生,那些心思活络的媒体记者,倒是被李南方的话给勾起来兴趣了。

很明显,这家伙是准备挑起来中医和西医之间的一场较量。

一名记者大踏步上前,开口问道:“李南方先生,您是想用这次明珠总院的医疗事故,来证明华夏的传统医术和现代的科技医学孰优孰劣吗?”

记者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恨不得弄出来能让天地变色的新闻噱头,他们才高兴。

但是明珠总院的人,绝不希望任何事端从他们身上引起来。

尤其是秦院长,恨不得马上解决问题,息事宁人呢。

没等李南方回答记者的问题,那位秦院长就扒开挡在面前的人群,瞪着眼睛吼道:“李南方,你想借助这次机会出名搞噱头,我不拦着。但是也请你认清楚当前的状况,有上百个孩子的生命正受到病魔的威胁,开不得半点玩笑。请你立刻说清楚他们的情况。我代表全体明珠总院的医护人员,在这里感谢你了,还不行吗?”

“哟,感谢我啊,那多不好意思的。我坐在这里,本来就是要把情况说明白,只不过——”

李南方微微一顿,清了下嗓子:“咳咳,只不过我现在口干得很,你这么大个医院,怎么连杯水都没有啊?”

听到他的话,秦院长差点一个白眼翻死过去。

这辈子就没见过李南

网站分类